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2220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柳枝的三月九日(一三)

她掏出一張面額很大的鈔票,柳枝心裡「咯登」一下,肯定是父親給她的。讀護校這幾年,父親沒有給過柳枝一分錢。柳枝情緒上來了,居然沒攔著妹妹,讓她付了錢。

如今,柳枝回憶當年那些深感不平的事情,歲月讓她有了思考的必要距離,閱歷讓她有了觀察的嶄新視角。她想到一個從未想到的問題:那天的事過後,妹妹會怎樣看姊姊?

6

柳枝跟隨嘉銘來到美國,走進一個五彩繽紛的新世界。那股新鮮勁過去以後,剩下的只有生存壓力。她有一種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飄浮感,未來有著太多的不確定性。

大米、小米相繼降生,母親的責任讓她開始為孩子們的將來擔心。她心事重重,不像嘉銘那樣瀟灑。她的青春就這樣被家務瑣事耗盡,眨眼之間步入中年。

遇到新冠疫情,柳枝更是感到心裡沒有著落。她需要依靠,就像洪水漫過來,需要一棵樹。她逃脫不掉,需要一棵能緊緊抱住的結實的樹。嘉銘絕不能染病。這個病不只要年長者的性命。她不敢想像沒有嘉銘的日子。在尚無特效藥和疫苗、後遺症有待觀察的情形下,她真是從心底害怕,不僅因為她有在危重病房工作過的心理陰影,更因為她是兩個可愛孩子的母親。

以前,希望時間慢,一天像兩天;如今,希望時間快,兩天變一天。這樣的揪心日子快點過去吧!看不見的病毒比看得見的獅虎更凶猛,破壞了幾乎所有人的生活。柳枝感到人的渺小與脆弱。

新冠疫情讓那些遙遠的親人們彷彿靠近許多。(一三)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