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19822/article-link/

首頁 健康

我的經驗╱不識密集恐懼症 常被當怪胎

密集恐懼症狀與人類天生對疾病的恐懼有關,嚴重時,或會影響日常生活。(取材自pexels) 密集恐懼症狀與人類天生對疾病的恐懼有關,嚴重時,或會影響日常生活。(取材自pexels)

我從小就有「密集恐懼」,直到年近半百,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在初始有記憶的三、四歲,有次在庭院發現螞蟻窩,密密麻麻爬著螞蟻和土窩上的孔洞,我好奇地看著一大團向外擴散的螞蟻和蟻窩,讓我嚇得手腳冰冷、幾乎無法動彈,只感覺瞬間天旋地轉,至今,我仍然能想起那瞬間寒毛直豎的恐怖。

•看見青春痘 就想失控尖叫

小學二年級,鄰居有位讀國中的大姊姊,放學後常到我家寫功課,等著家人回家。因為青春期,她的臉上布滿了一顆顆突起的青春痘,看著她的臉,常讓我有失控尖叫的衝動,有她在的空間我根本坐立難安。

後來,我幾乎無法面對這位大姊姊,吵著要媽媽別再讓她到家裡來,因此挨了不少罵,媽媽說我沒同情心、小氣。後來這位姊姊可能無意間知道了,從此看見我總是冷眼以對,還讓附近的小孩都別再和我玩。

•性格變孤僻 遭受周邊冷眼

七○年代的台灣,鄰居小孩都喜歡抓青蛙,爬樹偷小鳥蛋,我卻對青蛙身上的斑點害怕不已、當他們端下鳥窩正對著鳥蛋垂涎時,我卻因那密集排列的圓形體而頭皮發麻。因此覺得自己是有某種嚴重毛病的怪胎,性格帶了些孤僻。

日漸長大,確認自己對某些圖案總是感到恐懼、頭皮發麻,會起一身要掉滿地的雞皮疙瘩,嚴重時還會極度暈眩、惡心、反胃,甚至全身無法動彈。我開始學會刻意避開和遠離,但有時候因此遭到誤解。

大學室友有一位喜歡日式裝扮的女孩,總愛穿皇室系列、有大大小小不一的圓點點圖案的衣裙,常讓我不想靠近她,卻被她誤以為我討厭她,同住的那一學期,沒給過我好臉色。

•糾纏半輩子 認識恐懼終釋懷

偶爾搭公車或火車,如果車上擠滿了人,我簡直無法直視公車究竟駛到何處,因為雙眼只能看著自己的兩隻腳,常因此錯過下車站牌,冤枉地多走一大段路。

直到這幾年,有一天,我看見報上介紹密集恐懼症,說這症狀與人類天生對疾病的恐懼有關,才知原來我就是這種症狀,而且是屬於嚴重天生型的。

世界上有很多人和我一樣,在恐懼懷疑大半輩子之後,才知道我不是怪胎,世上許多人都有相同的「症」,因此才讓我從長期的不安中釋懷。

如今遇到無法忍受的視覺環境時,已經可以自在地對他人說,「我只是有密集恐懼症,不是怪胎,也不是神經病。」近年因此輕鬆不少,應驗了古人說,「人,真要活得夠久,才能夠了解生命的意涵。」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