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1572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從中海艦談起(下)

這些軍艦雖然自一九四〇年初期在美國海軍服役起算,在當時已達知天命之齡,但是經歷過艦艇延壽的「興中計畫」拉皮整容一番,將船殼換修,電氣系統升級等,它們在台海上執行各項勤務時還是虎虎生風,老當益壯!再加上中字號軍艦艦艏的艙門是向左右兩側開啟,以便放下坦克艙內的車輛斜道供車輛進出,狀似張口大笑,所以還博得「開口笑」的諢名。

我曾有幸三次因任務需求登上中字號艦艇。第一次在海軍新兵訓練中心當學兵時,學兵們步行到左營軍區東登碼頭,登上一艘中字號艦艇端並坐在甲板上,進行一趟大約三個小時的出海見習訓練。第二次則是在參加為期三天的海軍三民主義講習班時,艦隊司令部將中建艦作為參訓學員的「海上浮動」餐廳,我在它的坦克艙內補充「糧秣」,完成早午晚三餐。最後一次則是當我們的作戰單位由左營基地移防到花蓮基地時,乘坐中權艦在船艙中度過了一天一夜的時光。

那次移防的行程中,我才真正算是和中字號軍艦親密接觸。我們一早由左營軍港出發,朝南航行。中字號軍艦為平底船身,所以晃動幅度比其他戰艦厲害得多。黃昏時分,我們由巴士海峽轉入太平洋之後,由於受冬季東北季風影響,海象不佳。而我當天稍早在艦上享用過正常的午餐後,晚餐則不敢取食,避免暈船的反胃感覺引起嘔吐。是夜在風浪達到最高點時,我強裝鎮定地躺在中權艦後方住艙的吊床上,但就像是乘坐無止境的雲霄飛車(過山車)般的晃動,心臟都要蹦出來了,同行的許多同事已吐得人仰馬翻。

在艦艇後方的住艙雖有吊床可睡,但是該處距離軍艦主機位置太近,隆隆的發動機運轉聲和住艙空氣中瀰漫的重油味,讓人無法成眠。我走下樓梯到底部的坦克艙,想效法另一群同事一道睡在坦克艙內的貨櫃之上,不料坦克艙的空氣質量稍好,但船身上下晃動幅度竟是如此巨大,加上軍艦乘風破浪前行時,艦艏直直撞上海浪所爆發的巨響在偌大的坦克艙內迴蕩,讓人更覺不適。

最終我還是選擇回到了住艙的吊床上,將自己的水兵背包簡單地固定在下層吊床,自己躺在中層吊床,而瓶裝礦泉水和蘇打餅乾則置於上層吊床。如此一來,當未進晚餐的飢渴之感來襲時,雙臂往頂上一伸,便得以攝取少量的蘇打餅乾,有中和胃酸之效,從而避免胃部過度翻騰造成的嘔吐感,此外也略微補充水分。此項安排讓自己的小小世界,都掌握在雙臂可及之處。

而有時想到艙外呼吸一些新鮮空氣,或感受海風吹拂的涼意,豈知一走出艙門到了舷邊的外走道,只見在艙面燈火管制之下,艙外黑暗的程度竟然伸手不見五指,想想若不幸在夜間因船艦搖晃而掉入海中,那可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我趕忙退入艙內,不敢久留。艦上水兵生活之艱辛,不足為外人道矣!

這次海軍固然以沒有經費預算來回應社會對中海艦的請求,當然這艘十年前老早就除役的老船,也因過去沒有妥善的規畫,任其閒置在碼頭邊造成艦體的狀況更是不佳。至於是否能符合大眾期待,將中海艦改為實體的「軍艦博物館」以資留念,還有勞解決金源,這都有待我等軍事迷持續關注吧!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