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1383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紐約

疫區手記/疫情下 我們何時與藝術「再次交會」?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何雨(左)戴著這頂米色禮帽運送鮮花至伊莎貝拉老人中心。(攝影:雲開;何雨提供) 何雨(左)戴著這頂米色禮帽運送鮮花至伊莎貝拉老人中心。(攝影:雲開;何雨提供)

否畫廊座落於布碌崙(布魯克林)史岱文森高地(Stuyvesant Heights)建於1905年的褐石複式公寓內,因為新冠疫情,從3月中旬就關閉了,然而,雖然沒了參觀的人群,否畫廊卻並未離開人們視野,因為過去三個月裡,有上萬只口罩從中國寄到這裡,畫廊主人何雨和一群在紐約藝術領域打拚的青年每周從畫廊運送防護品至各大醫院和療養院,這座原本致力於推廣中國當代藝術和創意項目的精巧畫廊,也被賦予了別樣意義。

首次踏入否畫廊

​何雨穿上防護服在否畫廊內。(攝影:雲開;何雨提供) ​何雨穿上防護服在否畫廊內。(攝影:雲開;何雨提供)

5月上旬的一個周日晚上,我在電話上和何雨聊了一個多小時,那周她剛剛送上20束象徵生命活力的鮮花給位於曼哈頓華盛頓高地(Washington Heights)的伊莎貝拉老人中心(Isabella Geriatric Center),這間療養院有上百名老人感染新冠病毒去世;那天放下電話前我們說到紐約市什麼時候才能進入復工第四階段,也就是博物館和藝術館可以重開的日子,都覺得遙不可及。

慶幸的是,僅僅一個多月後,在紐約市進入復工第二階段的前一天,我首次踏入否畫廊,這個我在社交媒體上看過它春夏秋冬樣子的地方,在明媚的夏日陽光下,座落在靜謐街區上的它顯得那麼美好,在被疫情困頓的三個月裡,我無數次想像再次回到惠特尼美術館、大都會博物館、Dia: Beacon的日子,感謝否畫廊給我一個重回欣賞藝術軌道的美好開端。

這一天也是我和何雨從線上走到線下、第一次見面的日子,打開門,戴著口罩的我們用帶著霧氣的聲音打了招呼,彷彿好久未見的老朋友,在門口使用過消毒洗手液後,我脫鞋走進否畫廊的首層,進門前,看到何雨前幾個月運送防護品時經常戴的米色禮帽就掛在樓梯的扶手上,這頂帽子,承載著不小的使命,我們之後再講。

與藝術的交會之際

何雨介紹否畫廊推出溫迪·勒特文的「交會之際」展覽。(記者金春香 / 攝影) 何雨介紹否畫廊推出溫迪·勒特文的「交會之際」展覽。(記者金春香 / 攝影)

展覽的中心裝置是一條名為「曲水」的河,由白色鋁板構成,彎曲成水花的景象。(記者金春香 / 攝影) 展覽的中心裝置是一條名為「曲水」的河,由白色鋁板構成,彎曲成水花的景象。(記者金春香 / 攝影)

何雨介紹否畫廊推出溫迪·勒特文的「交會之際」展覽。(記者金春香 / 攝影) 何雨介紹否畫廊推出溫迪·勒特文的「交會之際」展覽。(記者金春香 / 攝影)

否畫廊目前的展覽是2月由策展人海良策畫的溫迪·勒特文(Wendy Letven)的「交會之際」(Lines Falling Together in Time),本預計展至7月,何雨說,疫情後展覽會延期,希望更多人看到。

➤➤➤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最早可在8月中旬重開

展覽的中心裝置是一條名為「曲水」的河,由白色鋁板構成,彎曲成水花的景象,與老子「道法自然」的哲學美學相契合;還有一系列小杯子展品「岩石」是我個人非常喜愛的,這些小杯子倒置像是岩石,正放則是茶杯,因為茶杯的底部如岩石般、並不平整,喝茶後放置時更要小心,但這也同時增加了喝茶的樂趣,每次一放下茶杯,杯內茶水都可能因為放置角度的不同,而形成不同的形狀。

否畫廊推出溫迪·勒特文的「交會之際」展覽。(記者金春香 / 攝影) 否畫廊推出溫迪·勒特文的「交會之際」展覽。(記者金春香 / 攝影)

系列小杯子展品「岩石」,倒置像是岩石,正放則是茶杯。(記者金春香 / 攝影) 系列小杯子展品「岩石」,倒置像是岩石,正放則是茶杯。(記者金春香 / 攝影)

溫迪的創作有很多抽象元素,線、形和符號在她的作品中都有著微妙的聯繫,且達到深層次的和諧。何雨此前在一次藝展活動中看到溫迪的作品,之後邀請她進駐否畫廊,溫迪的創作展現了現象之間偶然的關聯,我們看到的線、形狀和符號表面上似乎毫無聯繫,事實上都是視覺上抽象的,而抽象的圖形在解讀上也有無盡的可能,並在提醒著我們,空間和時間有一種微妙的平衡。

這個名為「交會之際」的展覽又何嘗不是當下社會狀況的寫照,疫情下大大小小的場所關閉,人與人之間疏遠,變得更為孤獨,然而大家的生命線終會隨著疫情緩解再次交會,會繼續對話與交流,會爭吵,也會更加理解心意相通的難能可貴。

何雨 做帽子的女孩

何雨穿好防護服、戴上帽子在否畫廊準備出門運送防護物資。(攝影:雲開;何雨提供) 何雨穿好防護服、戴上帽子在否畫廊準備出門運送防護物資。(攝影:雲開;何雨提供)

否畫廊一層掛著很多何雨製作的復古禮帽。(記者金春香 / 攝影) 否畫廊一層掛著很多何雨製作的復古禮帽。(記者金春香 / 攝影)

何雨是四川姑娘,北大光華管理學院本碩畢業,在荷蘭阿姆斯特丹交換時她嘗試在地攤畫扇子賣,開始產生體驗不一樣的生活狀態的想法,之後毅然從商科轉行進入藝術領域,到紐約大學攻讀藝術管理碩士,期間和朋友發起「未命題對話」項目,2013年12月13日成立否畫廊,介紹何雨的文章不少,除了否畫廊創始人,何雨還有個身分—做帽子的女孩。

何雨設計復古禮帽,並創立運營了回聲骨董帽工作室(Chapeau Echo),過去六年多裡已經做了320多頂帽子,散落在世界各個角落,不同的場合配戴不同的帽子已成為何雨的標配,見面這天,她拿起一頂淺藍色的手工帽戴上,笑稱「它和我的口罩很搭。」

在紐約佩斯畫廊擔任研究員的何雨喜歡一切與藝術相關的東西,但她又和大家腦海中所固有的藝術青年形象不同,何雨雖然人淡如菊,卻能在關鍵時刻產生一種拚勁,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她能夠從3月中旬就發起「N95forNYC」行動,通過多渠道募款然後購買防護物資,堅持將3萬多只口罩和上萬個防護用品捐給紐約醫護人員。

每次出門送防護品,何雨會穿上防護服,然後戴上那頂米色的小禮帽,像每頂禮帽一樣,它也有一個美麗的名字,叫「Dye in the Sun」,雖然相比其他顏色炫麗、裝飾複雜的帽子來講,比較日常,卻展現出一股樸實的儀式感。

到5月,何雨註冊非營利組織「ArtinTouch」,將「N95forNYC」作為子項目運行,並開啟「BouquetforNYC」項目與花店合作,為醫務人員和因新冠去世的人獻上鮮花;此時,身兼數職的何雨除了是畫廊研究員、畫廊主、骨董回聲帽創作人,還成為非營利組織創辦人。

疫情期間,靠銷售藝術品維持運營的否畫廊,受到很大衝擊,基本沒有任何銷售,但在畫廊面臨困境的同時,何雨仍堅持著聯絡廠商訂購、運輸、整理防護用品,然後運至各大醫院,在紐約物資最緊缺的3月底4月初時間裡提供救人命的物資,而大家宅在家的時期,竟也變成她集中的公路旅行時期。

19束鮮花送老人中心

何雨戴著這頂米色禮帽運送鮮花至伊莎貝拉老人中心。(攝影:雲開;何雨提供) 何雨戴著這頂米色禮帽運送鮮花至伊莎貝拉老人中心。(攝影:雲開;何雨提供)

➤➤➤沒有人是局外人 紐約華裔夫婦捐口罩保護「人民保母」

5月9日,也是母親節前一天,何雨和團隊將花藝設計師李愉宣連夜創作的19束鮮花送往伊莎貝拉老人中心內的19個護士站,並將一束鮮花放到中心門口,紀念所有最近去世的老人;歷時一個半小時的遞送結束後,她們走出中心大門,正好趕上紐約40多年來才發生一次的5月降雪,忽然看到滿天飄雪,真的如夢如幻。

何雨相信,一雙手,可以創造萬千世界的方方面面;如今,她的雙手不僅製作出數百頂禮帽,擺設了上千個藝術品,還遞送了數萬個口罩,她的雙手不僅帶給人以美和藝術,還給人帶來生活的希望。

在藝術中見眾生,在眾生中見藝術,紐約的藝術領域雖然稍有停擱和延遲,但疫情期間的鮮花快閃、商店木板作畫,不都是鮮活的藝術?我期待否畫廊正式重開後圍繞溫迪作品裝置舉行的音樂會和茶會,那時的我們,能更深刻的體會每一次「交會之際」的幸運。

微信公眾號:春香花花同學會

➤➤➤點看更多更多精彩、動人的 


金春香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