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1340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的中醫啟蒙

我如今已經行醫四十年了,其中在洛杉磯三十年。回想起小時候對中醫的興趣,也算是自己的啟蒙。

我出生於北京的一個醫生家庭,父親專長泌尿外科,母親致力於內分泌專業。文革期間,父母都被下放到農村,當時我十二歲,弟弟九歲,兄弟倆在家裡相依為命,身體有問題也得自己解決。好在家裡面有不少中醫書籍,都是父母下鄉前買的,沒有全帶走。

我當時有口腔潰瘍,還有嘴角潰爛,查了中醫秘方書,找到一個藥方,是用百草霜調香油塗抹潰瘍處。於是到我家附近的中藥房花了八分錢,買回家後調好外塗患處,三天後癒合,從那時起就開始我對中醫的興趣,同時也給了我一條生財之道。

當時的中藥房收購中藥,乾橘子皮(陳皮)兩毛五一斤、土鱉蟲三分錢一個,於是我把家裡的橘子皮用線穿起來晾乾,幾個星期攢一些送到藥房換點零花錢。抓土鱉蟲則是完全不同的經歷,我們當時住在北大醫院家屬院,有十幾戶人家,院子挺大的,我把院子裡的磚頭瓦塊都翻了一遍,終於找到一個土鱉,興沖沖地送到中藥房,櫃台裡夥計看了一眼,冷冷地說了一句:「太小了,不收。」一盆冷水澆涼我心。

我家離陶然亭公園大約公共汽車三站路,車票要四分錢,太貴了,我決定自己走去。公園門票要五分錢,實在不想花這個錢。公園周圍都是豎立的鐵欄杆,差不多有兩米高,有不少像我這樣不想花錢的人,兩個人每人拉住一根鐵杆,橫著向相反的方向拉,這樣鐵欄之間的縫隙變大,向我這樣的小孩就可以鑽進去了。在公園裡翻了好多陰冷潮濕的的石頭,終於抓到了兩個大土鱉,小心翼翼地把牠們裝在瓶子裡。

到了中藥房後,夥計一看,二話沒說就立馬收下了。我十分好奇想知道他怎麼處理,只見夥計拿出一個土鱉,用大頭針把牠釘在硬紙板上,並告訴我這樣可以晾乾。

賣了兩個土鱉蟲,換了六分錢。當時中藥房有賣山楂丸,三分錢一個,酸甜的很好吃,我於是用六分錢買了兩丸山楂丸,真的很喜歡,只是一會兒更餓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