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1339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亞航聯誼社

台南市亞航同仁聯誼社的社員親屬證。 台南市亞航同仁聯誼社的社員親屬證。

這張亞航聯誼社會員卡是我哥的,我爸一直保留在他的檔案簿裡。看我哥那張娃娃臉的照片,應該是他七、八歲時照的,那也該是六十多年前的事了。會員卡正面寫著我哥和我爸的名字,照片上還打了浮印鋼戳。卡的背面印著「限本人使用,憑證入社」,右下方蓋有朱紅色公司方塊印章。

民國五、六○年代(一九六○、七○年代),亞航應該是台灣台南最大的一家私人公司,全盛時期員工高達五千人,以飛機修護為主,尤其越戰期間,因為是東南亞唯一美國認證的修護廠,美國軍機的修護保養更是頻繁。

記得公司有大小兩個聯誼社,讓員工和家屬公餘時可以聚會同樂。小的聯誼社有個游泳池,水清澈底,戴著蛙鏡,池裡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跟現在在美國看到的游泳池一樣;不過那時候在台南,這麼乾淨的游泳池只在這兒看過,印象非常深刻。大的聯誼社有個大廳可以舉辦各類活動,像是賓果遊戲是定期舉辦,有一回我爸笑瞇瞇地拿個磚塊大的海綿進門,說是他打賓果贏的奬品,我們小孩子洗澡用海綿搓出一大堆肥皂泡泡,也新奇興奮了好幾天。

聯誼社逢年過節也會請康樂隊來表演,載歌載舞,非常熱鬧,也有員工的平劇公演。平時大廳也可以打羽毛球,大廳邊上走道上還有活動乒乓球(桌球)桌,拉出來就可打乒乓。聯誼社還有一個閱覽室,內有大量的書報雜誌,是消磨時間的好地方。室外有個標準籃球場,員工們自組的球隊在這比賽競技。

記憶最深刻的是聯誼社的冷氣和冰飲水器,那時代好像只有大銀行才有冷氣,所以在南台灣炎夏酷暑的日子,聯誼社是我避暑首選,再喝上兩口飲水器扭出的冰水,真是過癮。我從小喝亞航的奶水長大,著實花了很多課外時間在亞航聯誼社。在那娛樂以收音機為主的時代,聯誼社確實提供了青少年一個最佳的育樂環境。

高中畢業大學錄取後要上成功嶺接受六個禮拜的新兵訓練,我抽到的是第二梯次,所以有六個禮拜賦閒在家,這六個禮拜就跟兩位父親也在亞航工作的同學,成天都泡在聯誼社裡消磨時間。

有位同學的父親吳武龍那時正好在聯誼社教太極拳,我們也跟著他比手畫腳地胡打一通。成功嶺後在外埠上大學,服兵役,出國留學,就再也沒回去過亞航聯誼社。幾年前退休後要排出各種益智健身的家常活動,也排上了太極拳,開始在住家附近公園學打拳。想不到年輕時不經意打了幾天的太極拳,冬眠了四十年後也能再繼續茁壯成長。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