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0808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箭鎮的華工遺址

紐西蘭是一個神奇的國度,它有著鬼斧神工的雪山、雄偉壯麗的峽谷、一望無際的草原和熱氣蒸騰的地熱。我們這次遊覽紐西蘭,其中有一段閒暇,決定去拜訪距離皇后鎮只約二十分鐘車程的箭鎮(Arrowtown)。和所有的旅遊小鎮一樣,箭鎮有一條主街,開著各種各樣的紀念品商店,遊客來來往往,頗為熱鬧。在鎮上的幾個主要飯店裡,賓客滿座,大家喝著啤酒,興致很高。乍一看,箭鎮和西雅圖附近的德國小鎮(Leavenworth)很像,但它是千真萬確的歷史遺跡,這個富庶小鎮的源頭要追溯至十九世紀六○年代的淘金熱,很多銀行、商號都好好地保留了下來,見證它曾經的繁華。

在一家紀念品店閒逛時,店主忽然問:「你們是中國人嗎?」我們點頭。她熱心地說:「那你們去參觀華工遺址了嗎?」這一下我們的好奇心被引起來了,在這個世界邊緣的地方難道還有華人的歷史足跡?那我們一定不能錯過。

離箭鎮不遠的Otago地區就有一處華工遺址。我們先去看了根據考古發現所復原的華人居住區。當我看到那些低矮破舊的窩棚時,震驚得無法用言語表達。跟箭鎮上考究的建築相比,這是原始人類的住所啊!那些小屋是用石頭、破木板搭成的,頂上是廢鐵片上蓋草堆。有很多窩棚中人都難以直立,床、灶等基本生活物品簡陋得不能再簡陋。這些同胞大多數來自廣東開平,也是淘金熱的時候來到的,他們擔負了最最沉重的勞役,得到的是遠遠不如歐洲人的待遇。

然後在箭鎮湖畔博物館,我認認真真地搜尋關於華工的資料,但是不多。1874年時,箭鎮共有三千五百六十四名中國人,可是箭鎮的富庶和繁華與他們無關,他們被隔離在鎮邊一條叫Beer Creek的小河旁,在每天的勞作之後便回到蝸居,過自己的生活。很多人是單身漢子,把辛勤勞作得到的收入寄回中國的家人,收入大約是一年七十七紐西蘭元,而在家鄉,一般勞工只能掙大約十二至十四紐西蘭元左右。

這些勞工非常有技巧,也極其能幹,西方人一方面讚揚他們的高效能,一方面又歧視這些「梳著辮子的人」。華工的死亡率高,老弱的也不能享受紐西蘭公民的退休金,運氣好的能回故鄉蓋房娶妻,但也有不少人埋骨他鄉。在介紹當年商店的展覽中,我看到了一套不知哪裡搜羅來的抽鴉片用具,特別覺得刺眼。因為,不遠處就是一台當年鎮上報紙的印刷機。陳列者似乎有意彰顯西方文明的優越。我想起了一個說法:真是月球的兩面啊!

在熙熙攘攘的箭鎮,我忽然感到有風從華工的遺址吹來,來自那荒涼的小山丘和空空蕩蕩的小窩棚,來自當年無數被湮沒在歷史河流中的無名華工,他們跟在奧克蘭街上背著書包的華人留學生、在各個城市開飯店或旅館的華人老闆們、在機場掃貨的華人遊客們都流著同樣的血液。希望所有來紐西蘭旅遊或定居的華人們,別忘了在這個角落的孤魂們。(寄自華盛頓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