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7005706/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疫區手記/美國警察當眾下跪 誰的膝下無黃金?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曼哈頓下城警員向示威者屈膝。(取自推特) 曼哈頓下城警員向示威者屈膝。(取自推特)

對於執法者向示威者單膝下跪這個事兒,從遊行開始一直成為中文讀者們心中一個不大不小的「痛點」,幾乎所有人的聲音都是一邊倒的:「男兒膝下有黃金,怎麼那麼容易就給素未謀面的人跪下了?」

我想不妨換一個邏輯探討,看警察下跪之後,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才能真正判斷它的意義。

祈求和解 抑或同仇敵愾?

駐守在曼哈頓華埠且林綠的警員向示威者屈膝。(記者張晨/攝影) 駐守在曼哈頓華埠且林綠的警員向示威者屈膝。(記者張晨/攝影)

事件一出,人們紛紛上傳美國警察的「下跪圖」,並解釋稱,這是為了祈求和解,從而希望騷亂能夠停止。

根據「今日美國」(USA TODAY)的一篇報導,在愛荷華州,抗議者表示,若警察願意和他們一起跪下為佛洛伊德祈禱,人群則會安靜解散;緊接著,在牧師的督促下,兩位警員率先單膝跪地。

牧師又再一次向其他未下跪的警員說,如果所有人都跪下默哀,他們就將和平離去,於是剩下的警員也都跪下了。

但也有人立馬緊隨其後反駁稱,根本就不是求原諒、求和解,而是和示威者一起同仇敵愾、一起反對種族歧視和執法暴力,你看那些打職業橄欖球的都跪了。更可笑的是,有中文媒體渲染標題稱警察這一跪,體現出了「人性的光輝」。

向抗議者下跪 紐約市一巡官向同僚道歉「餘生都會感到羞恥」

對不起,所有態度都沒有標準答案,畢竟美國的執法者不能統稱為「人民警察」。

什麼意思呢?美國作為聯邦制國家,有一部統一的憲法,但各州行使各自的權力,各立適用該州的法律。比如有的州允許吸食大麻,有的州不允許;有的州允許色情書籍存在,有的州不允許。

警察也是一個道理,全美有大大小小1萬8000個不同的市、郡、縣警局機構;單單紐約州就有500個,所以大家所熟知的NYPD,就是這其中之一。

警員們明顯想要脫離這樣一種「文化」──認為非洲裔具有更多犯罪嫌疑的文化。但這顯然也是一種降級策略(de-escalation tactic),就人群控制技術而言,使用催淚瓦斯或用警車驅趕人群,要比屈膝下跪容易得多。

但即使稱這是一種策略,它也具有一定意義,因為有些警員自願下跪,而另一些警員拒絕下跪,儘管同事或上級要求他們這樣做。

比起下跪 解決問題更有意義

不斷調整的執法模式和細則給警員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壓力。(記者張晨/攝影) 不斷調整的執法模式和細則給警員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壓力。(記者張晨/攝影)

「我不懷疑,甚至可以認為這樣做的警察有一定程度的自責,或者說他們想要遠離……弗洛伊德的謀殺案。」在採訪中一名看似理智且客觀的非洲裔示威者這麼告訴我,他說,跪著是一種「感情上的姿態」,除非有辦法讓警察更負責任,並減少各部門工作方式上的種族差異,不然這樣做的意義不大。

所以人家的言外之意就是:「可以,但沒必要。」

快看世界/示威潮下 數據看非裔為何憤怒

川普政府在2017年退出對地方警察部門的監督;在聯邦一級,佛洛伊德案的發生意味著司法部可能恢復對他們的監督,並恢復對侵犯公民權利的調查。

而這也同樣意味著警方的「合格豁免權」(qualified immunity)地位將會動搖;這項權力可以保護警察不因侵犯公民權利而被起訴,而美國最高法院可能很快就會改變甚至廢除這一原則,轉向對警察進行更好、更標準化的培訓,以及改革公務員制度,向更多樣化、更專業的新成員開放執法機構的大門。

同樣,這預示著警方使用武力又會有更明確的限制,尤其是涉及到鎖喉等致命制伏動作時。除此之外,也象徵著會把一些花在警察身上的資源,重新投入到減少暴力、處理精神疾病或藥物濫用的項目和工作中去。

不過,若上述這些能通過警察工會,那就太幸運了。

警察工會 呼籲社會給予尊重

警察工會在紐約和其他城市一樣,擁有巨大的權力;換句話說,要開除一名濫用暴力的警察通常很難,而且政治成本高昂。

民主黨8日提出改革警察系統的提案,此前一天,明尼阿波利斯市議會12名成員中有9人支持「解散」當地警察局,重建治安系統;紐約市長也表示將削減市警預算。

紐約警察工會(NYP Benevolent Association)主席Mike O'Meara之前在記者會上的大喊:「每個人都想羞辱我們,議員、媒體;每個人都想讓我們感到羞恥,讓我們為自己的職業感到難堪!」 他同時揮舞著自己警徽說,「但它仍然熠熠生輝,他們的(身後的警員)也是如此。」

「別再把我們當動物對待了,開始尊重我們吧!」

仍有大批警力駐守曼哈頓,以保證示威秩序。(記者張晨/攝影) 仍有大批警力駐守曼哈頓,以保證示威秩序。(記者張晨/攝影)

隨著近日各地對警察執法致規則的修改,以及紐約市接連解散便衣止罪小組、公開隨身執法攝像機內容等,讓很多執法者的士氣大傷,導致最近幾天的犯罪案件大增,36小時21起槍擊案件,至少有人20人因此受傷。

很多人不明白的是,暴力是人類社會的基礎,自由是暴力平衡的邊界,政治是暴力的高級結算模式;在微博公號「觀雨大神經」的一篇文章中曾提到,「暴力無處不在,只有以暴才能制暴」。

所以執法機構所持有的這種「高階暴力」掌握了人類社會運行的底層邏輯;高階暴力固然有被濫用的風險,但尚有自我改善的動力,有判讀糾錯的可能。

禁警鎖喉等暴力 葛謨簽10項警務改革法案

但相比之下的低階暴力,一旦失控就沒有任何轉換的餘地,無責任人的「冤假錯案」,只能聽天由命。

執法者單膝下跪,還可這樣解讀:西方人軍事活動頻繁,國王御駕親征更是常事,戰事期間,穿甲佩劍的騎士面對國王時,屈膝更方便,既表達了敬意,也利於迅速起身參加作戰。

還有一層隱晦是保留了反擊的能力,一旦國王背信棄義,行禮者不至於沒有絲毫的反擊能力。

➤➤➤點看更多更多精彩、動人的 


202006211115249812 08620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