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91969/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少數族裔記者採訪示威 也受歧視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公共健康科研組織醫療研究員瑞恩(Dr. Glenda Wrenn)。(USC) 公共健康科研組織醫療研究員瑞恩(Dr. Glenda Wrenn)。(USC)
資深記者、「記者保護委員會」項目主任瑟納(Carlos Martinez de la Serna)。(USC) 資深記者、「記者保護委員會」項目主任瑟納(Carlos Martinez de la Serna)。(USC)

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利斯市非裔男子佛洛伊德遭白人警察壓頸致死案,引發全美各地的大遊行。在長達幾周的遊行中,除了抗議者和警察,隨行報導的記者也是重要參與者,他們將消息即時傳遞給民眾,但同時也是暴力和種族歧視的受害者。南加大(USC)新聞學院10日召開線上討論會,談論有色人種的記者在遊行中受到的傷害。

資深記者、「記者保護委員會」項目主任瑟納(Carlos Martinez de la Serna)說,在這場幾十年難遇的抗議示威活動中,記者不僅遭受到比往常更多的暴力行為,記者的言論自由與那些示威者一樣被壓制。他舉例說,數據顯示去年一年美國有150起記者言論被壓制事件。然而在僅僅過去兩周的抗議遊行事件中,就有400起這樣的事件,包括至少58起記者被拘捕,52起記者被施放催淚彈和辣椒噴霧。瑟納表示,警察本應保護示威者和記者言論自由的權益,但現狀卻恰恰相反。

瑟納又舉例說,有一名記者在街道旁採訪示威者,突然就被警察用槍指著,大聲呵斥。這種警察暴力行為是毫無根據的。5月29日,CNN三名記者上午在明州抗議現場連線報導時,被警方逮捕,約一小時後獲釋,明州州長為誤解道歉。

公共健康科研組織醫療研究員瑞恩(Dr. Glenda Wrenn)表示,報導抗議活動的記者可能比在戰爭前線做報導的記者,更容易受到精神創傷。在戰爭前線的記者至少還有軍隊保護,在心裡上有防線。但是在抗議中,記者沒有人或單位可以保護他們,而且每天看到很多暴力行為發生,在精神層面上的打擊是多方面的。加上疫情影響,記者們可以找到的心理諮詢服務也很有限。

Maynard Institute外部事物副執行長雷納德(Martin G. Reynolds)表示,身為非裔新聞人,很能從這場示威活動中找到同感。在美國主流媒體中,有色人種記者也常受到種族不平等待遇。例如有新聞機構在報導一些設計種族問題的新聞時,不允許非裔記者來做報導,稱他們不會客觀報導。如果是這樣,那記者對任何事情都不會做到客觀報導了。並且人類本來就是主觀性強的生物,不可能做到百分百客觀報導,只能做到「公正的」報導。

雷納德指出,這個時期對於美國新聞業來說是一個「轉折點」,是時候爭取美國新聞界的多元化了。

Maynard Institute外部事物副執行長雷納德(Martin G. Reynolds)。(USC) Maynard Institute外部事物副執行長雷納德(Martin G. Reynolds)。(USC)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