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80097/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疫區手記/直擊紐約新冠急診室:病人少了 醫護仍擔心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布碌崙醫院中心(記者鄭怡嫣/攝影) 布碌崙醫院中心(記者鄭怡嫣/攝影)

在布碌崙(布魯克林)醫院中心(Brooklyn Hospital Center)的一樓急診室,我戴著防護鏡、N-95口罩、一次性手術帽、一次性手套和醫院給我的防護服,在新冠「綠區」及非新冠的「藍區」來回走動。

周三下午一點,綠區的病座空無一人,表明已無輕症病患。病床上躺著三位剛入院的中症及重症病患,年齡在58歲至70歲之間,巨大的空氣過濾器的噪聲蓋過他們的呼吸,他們都閉著眼睛,一動不動,有一人正在使用呼吸器,看起來像是睡著了;非新冠的藍區則有三位意識清醒的病人,兩位心律失常,一位年輕男子腳痛,正發出微弱的呻吟聲。

➤➤➤「驚人改善」紐約單日新增42死 8周前每日800死

新冠病人區的病座房,基本已無新入院的新冠輕症患者,兩個沙發位中間的沙發用封條封起,讓患者保持社交距離。(記者鄭怡嫣/攝影) 新冠病人區的病座房,基本已無新入院的新冠輕症患者,兩個沙發位中間的沙發用封條封起,讓患者保持社交距離。(記者鄭怡嫣/攝影)

綠區中的新冠病患也在大幅減少。(記者鄭怡嫣/攝影) 綠區中的新冠病患也在大幅減少。(記者鄭怡嫣/攝影)

急診部門的醫學科主任蘇莎(Sylvie de Souza)告訴我,在白天,急診室的時間過得很慢,到了傍晚,病人才陸續多了起來。以往,急診室每天接收200至250位病人;在疫情高峰期間,病人的數量增加了兩倍;現在,急診室每日僅接收100至150位病人。

醫院的數據也顯示,在1月及2月,急診室分別接收了5082以及4426位成年病患,約有三成病患病情危急,由救護車接載而來;患者數量在3月飆升至8356人,31%由救護車接載;到了4月患者數降至2247人,救護車接載的病人比率卻增到40%。

急診部主任蘇莎。(記者鄭怡嫣/攝影) 急診部主任蘇莎。(記者鄭怡嫣/攝影)

蘇莎說,病人少了,卻有了另一種擔心,現在來醫院看急診的病人,要少於疫情前往常的病人數量,這不正常,顯示仍有很多人因擔心傳染而延誤就醫;在她救治的病患中,有一位女士已昏迷數次,居家等了一個月才來看病,她甫一入院,就被推進手術室,「一個月前,她就應該立刻使用心律調節器。」

30天應災模式 每天都是911

3月中上旬,布碌崙醫院中心的臨時帳篷向公眾開放,篩查更多病患,帳篷現已拆除。(布碌崙醫院中心提供) 3月中上旬,布碌崙醫院中心的臨時帳篷向公眾開放,篩查更多病患,帳篷現已拆除。(布碌崙醫院中心提供)

3月19日搭建的篩檢病人的臨時帳篷已經拆除,蜿蜒幾個街區的排隊長龍也沒了蹤影,急診室門外雖仍停著16輪的冷凍屍車,不過已從之前的兩輛減至一輛,在正午陽光的照耀下,車廂尾部的一頭正不斷朝地面滴下凝結的水珠,「現在裡面的屍體,應該只有很少了。」蘇莎說,「當時,我的同事也躺在裡面,而我每天都要路過」。

川普總統在3月13日宣布「國家緊急狀態」的當天,布魯克林醫院中心也宣布進入「應災模式」(Disaster Code),在應災模式期間,所有醫護人員都需隨時待命,一位病倒,另一位就要頂上,醫院也可調動任意部門的賦閒員工,以處理緊急醫療情況。

停在急診室大門外的冷凍屍車,已從兩輛減少到一輛。(記者鄭怡嫣/攝影) 停在急診室大門外的冷凍屍車,已從兩輛減少到一輛。(記者鄭怡嫣/攝影)

蘇莎回憶,醫院僅在911、2011年珊迪颶風、2017年長島鐵路行至布碌崙脫軌致百餘人受傷時才啟動了應災模式,但新冠的慘烈程度仍勝於以往,「每一天都是911,每一天都比最糟的一天還要更糟,這樣的日子,至少持續了整整30天」。

剛開始收治新冠病患時,蘇莎以為,新冠就像普通流感及H1N1甲型流感病毒,僅小孩、老人及慢性病患才易發展成重症病患;然而,很多無基礎疾病的中青年也紛紛倒下,除血氧飽和度極低、X光顯示已罹患肺炎以外,他們看上去狀態良好,但也僅僅是看上去,上一秒,他們還在回答蘇莎的提問,語氣平穩,下一秒,當她從衛生間返還時,他們就已經失去了意識,「心力衰竭都發生地十分突然,一定要時刻照看患者」。

➤➤➤如何因應新冠狀病毒疾病的14堂課

在新冠高峰期間,紐約州心理健康辦公室、線上醫療公司等,都為醫護人員提供免費的心理諮詢及治療服務,蘇莎卻說,她也想諮詢,可當時根本沒有時間;現在,儘管疫情曲線已被壓平,紐約市也要開啓第一階段的復工,可就醫護人員的心理健康而言,可謂是個「危險的時間點」,醫護人員有了更多思考悲劇乃至沉浸悲劇的時間,而不是臨危受命,在不同的手術台與病床之間不斷奔波,「很多醫生、護士都有失眠問題,我也很難入眠」。

收治非新冠病患的藍區醫務人員正在工作。(記者鄭怡嫣/攝影) 收治非新冠病患的藍區醫務人員正在工作。(記者鄭怡嫣/攝影)

藍區為安全區 綠區如孤島

收治少數族裔及低收入病患的布碌崙醫院中心有175年的歷史,也是詩人惠特曼為南北戰爭士兵帶來蜜桃與詩歌的地方,急診室的藍區與綠區,在疫情前分別救治重傷病人及中輕傷病人,疫情期間為防止交叉感染,則被重分為了非新冠區及新冠區,藍區為安全區,有27張病床,醫護人員不必全副武裝,綠區則猶如孤島,有12張病床及若干病座,與其他區間的排氣通風口也被一一封閉。

急救車上的病人被送到綠區走廊時就得止步,分診護士會走到走廊,作初步的篩查,對於其他病人,護士則會在急診大廳新安裝的塑料隔板後評估病人的狀況,再將他們轉介至藍區或綠區;X光透視檢查也被隔開,一間為新冠或疑似新冠病患專用,一間為普通病人使用。

原收治中輕傷病患的綠區,在疫情期間改為專收治新冠或疑似新冠病患。(記者鄭怡嫣/攝影) 原收治中輕傷病患的綠區,在疫情期間改為專收治新冠或疑似新冠病患。(記者鄭怡嫣/攝影)

在3月,綠區和藍區都人滿為患,走道上排列著很多病床,救護車的鳴笛聲也不時響起,危重症患者使用著呼吸器,等待加護病房(ICU)空出病床;到了5月和6月,儘管掛壁電視屏上仍不斷播報著新聞,綠區的沙發病座卻已無觀看的輕症病患,藍區的一位護士雖負責看護五張病床,但下午卻僅有一位年輕的病人。

疫情高峰期間,走廊中的病床也排滿,如今則已空出。(記者鄭怡嫣/攝影) 疫情高峰期間,走廊中的病床也排滿,如今則已空出。(記者鄭怡嫣/攝影)

護士長蒂森(Patricia Dixon)及護士佛格森(Eileen Ferguson)和我說,護士是12小時輪班制,一次去藍區,一次去綠區,作為急診室的醫務人員,沒有人會對去綠區感到害怕,蘇莎也說,不怕死,不怕染上新冠;蒂森、佛格森和蘇莎的終極恐懼,都是回家時不慎將病毒傳給家人,若家人因此病亡,她們的愧疚感與巨大的心理負擔,恐怕終其一生都無法消弭。

儘管在名義上,蘇莎掌管整個急診部門,但根據醫院的管理結構,她在急診部也並非「一人獨大」,她雖監管急診主治醫生、醫師助理及住院實習大夫,護士長蒂森及負責病患登記及收費的病人服務助理,卻另由護士行政部及財政部監管,無需向她稟報。

護士佛格森以及護士長蒂森。(記者鄭怡嫣/攝影) 護士佛格森以及護士長蒂森。(記者鄭怡嫣/攝影)

蘇莎說,公衛系統中的權力分散同樣重要,這也使她為全面了解情況,必須與各位醫務人員更積極主動地交流,「如果只有我一位上司,我們之間的關係,一定會變得不同」,在此次疫情當中,權力分散的行政結構也幫上了大忙,因為即使有一位負責人倒下,整個部門也不至於由此癱瘓,仍然可以第一時間令下屬頂上,照常維持運轉。

病人插管那刻 情最難自禁

3月1日紐約市確診第一例新冠病例,3月3日布碌崙醫院中心的急診部門開始篩查出現類似流感病症的所有病患;到5月底及6月初,全市每日新入院的新冠病患已不足百人,檢測呈陽率低至4%,顯示疫情已經得到有效控制。

在候診大廳,醫務人員在新建的塑料隔板後篩查評估病患。(記者鄭怡嫣/攝影) 在候診大廳,醫務人員在新建的塑料隔板後篩查評估病患。(記者鄭怡嫣/攝影)

然而救治新冠病患三月有餘,蘇莎仍無法對病患脫敏,仍會動容他們的生死,「因為在此期間,我們是病患從病重到康復,從生到死,唯一看護他們、唯一和他們在一起的人」。

蘇莎說,為新冠病人插管前的一刻,對醫生來說,感情最難自禁也最艱難,病人入院,已猶如與外界完全隔絕,直到他們病故,家屬也無法拜訪醫院,在插管前,醫護人員會為病患提供與家屬視頻通話的機會,也會靜靜站在床邊,陪同他們完成可能是此生的最後一次對話,「這之後,我們就要為他們打上鎮靜劑,轉換他們的生命狀態,而我們都知道,病人一旦插管,死亡率就變得很高,這也許是他們最後一次見家人,對我們來說,見證這一刻,情感上也不容易」。

收治非新冠病患的藍區的病患總數,要少於疫情前的往常數量。(記者鄭怡嫣/攝影) 收治非新冠病患的藍區的病患總數,要少於疫情前的往常數量。(記者鄭怡嫣/攝影)

蘇莎在巴黎出生,在布碌崙醫院中心已工作27年,之所以成為一名急診室醫生,她說這就是她的天職,小時候玩角色扮演遊戲,她也愛一直扮演醫生,讓玩伴們扮演護士,蘇莎樂於助人,願在性命攸關的時刻救死扶傷,「即使我明天中了彩票,還是會來上班」。

同樣因樂於助人而選擇醫療行業的護士長蒂森及護士佛格森,會在每天晚上七天,與其他的值班護士不約而同來到醫院門口,停在大道兩旁的六、七輛紅色消防車在這時開始鳴笛,穿著制服的警消人員走進,向他們鼓掌,轉角公寓的居民也探出腦袋,紛紛鼓掌、吹哨或是唱歌;有一天傍晚,一位躺在擔架上,正從救護車裡移出的病人也稍稍仰起了頭,「啪、啪、啪」加入鼓掌大軍。

➤➤➤疫情尚未結束 紐約福建社團贈送2萬個口罩感謝醫護

佛格森說,新冠期間,大家都犧牲了很多,很累,也有很大的精神壓力,可在這綿延至今仍未間斷致敬醫護人員的掌聲中,卻得到了安慰、力量和肯定,她們也會在這時,為自己鼓掌。

晚上7點,消防員鳴笛並為醫護人員鼓掌。(布碌崙醫院中心提供) 晚上7點,消防員鳴笛並為醫護人員鼓掌。(布碌崙醫院中心提供)

➤➤➤點看更多更多精彩、動人的 


202006061218499931 08620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