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79960/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聖縣解封首日 Bill of Fare湧上百組老顧客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Bill of Fare將戶外用帳篷布置一下,可以遮陰,每個桌子間也保持社交距離,讓大家用餐可以安心。(記者江碩涵/攝影) --Bill of Fare將戶外用帳篷布置一下,可以遮陰,每個桌子間也保持社交距離,讓大家用餐可以安心。(記者江碩涵/攝影)
Bill of Fare開了41年,是當地知名老店,有多位名人都曾造訪過。(記者江碩涵/攝影) Bill of Fare開了41年,是當地知名老店,有多位名人都曾造訪過。(記者江碩涵/攝影)

經過了兩個半月的居家避疫(shelter in place),聖他克拉拉縣5日首度開放餐廳戶外用餐以及部分零售業,也讓矽谷居民得以出門透口氣。在矽谷逾40年的早午餐店Bill of Fare首日開放戶外用餐,一早吸引了上百組老顧客造訪。餐廳原店主顧漢群、秦素惠與新店主George Spilios也在現場迎接復工後首批顧客。顧客們都不禁感嘆,經過了這一陣子的疫情,與人群阻隔後,特別懷念過往的時光,

Bill of Fare成立於1979年,40多年來經歷過大大小小的事件衝擊,始終屹立不搖、沒有被擊倒,早午餐店就像是個金雞母,愈賺愈多錢,而且培養了許多忠實顧客,就連蘋果創辦人賈伯斯等多位科技人都曾是座上賓。

Bill of Fare原老闆顧漢群、秦素惠夫婦兩人經營餐廳一輩子,2018年10月因為年齡因素,決定將餐廳賣給餐廳蔬果供應商的兒子George,兩人正式退休。雖然退休了,但兩人都沒閒著,時不時還是會到店裡走動、幫忙,仍把餐廳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照顧。

秦素惠說,她跟George的父親這40年來一直保持著商業與朋友關係,George還是個小小童時,就常在店裡走跳,因此將店面交棒給George,是最適得其所的安排。

George接手才一年多,就碰上了新冠病毒疫情。George說,雖然店內提供外帶或外送服務,但營業額掉了5成以上,真的是非常艱困的時期,完全沒有辦法跟之前座無虛席時相比,不過店家也透過老品牌、老顧客的支持,慢慢回穩,重上軌道。

George說,5日聖他克拉拉縣開放戶外用餐後,特地將原本的停車場重新設為戶外用餐區,一早就來了超過100組客人來用餐,多半都是超級老顧客,也讓他忙碌得很開心。幾乎每組客人都可以聊上好幾句天,彼此問候,就像見到老朋友。

消費者盧小姐說,居家避疫期間幾乎都在家煮,也不敢買外食,都悶壞了。得知縣府開放戶外用餐,第一天上午就來到Bill of Fare,成為解封後的第一餐外食。

顧漢群、秦素惠兩人都說,他們還是會時常在店裡,因為這家餐廳本來就是走家庭式餐廳的路線,而他們兩人和George的家庭,也都在這裡成長茁壯,他們也將繼續陪伴矽谷人,面對各種挑戰。

--Bill of Fare新老闆George與原老闆顧漢群、秦素惠夫婦認識30多年、情誼深厚,三人在開放戶外用餐首日,都在現場忙得不可開交。(記者江碩涵/攝影) --Bill of Fare新老闆George與原老闆顧漢群、秦素惠夫婦認識30多年、情誼深厚,三人在開放戶外用餐首日,都在現場忙得不可開交。(記者江碩涵/攝影)
矽谷逾40年的早午餐店Bill of Fare首日開放戶外用餐,一早吸引了上百組老顧客造訪。(記者江碩涵/攝影) 矽谷逾40年的早午餐店Bill of Fare首日開放戶外用餐,一早吸引了上百組老顧客造訪。(記者江碩涵/攝影)
矽谷逾40年的早午餐店Bill of Fare已成了當地地標。(記者江碩涵/攝影) 矽谷逾40年的早午餐店Bill of Fare已成了當地地標。(記者江碩涵/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