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79931/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政府「撐腰」租霸頻傳 華人房東遭辱罵威脅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年收14萬房客喊窮無法交租,但購買大量健身器材,打造私人健身房。(任女士提供) 年收14萬房客喊窮無法交租,但購買大量健身器材,打造私人健身房。(任女士提供)
疫情間小麗多次受房客夫婦爭執、發出巨大聲響影響,身心壓力增大,需靠藥物控制。(小麗提供) 疫情間小麗多次受房客夫婦爭執、發出巨大聲響影響,身心壓力增大,需靠藥物控制。(小麗提供)

受新冠肺炎影響,州府延長「禁止驅趕租客令」至8月20日,保護疫情期間收入頓失、無法繳租的房客不被驅趕;但一群華裔小房東組織的紐約房東業主協會表示, 不但遇上惡意不繳租房客,更有八成房東遭言語污辱和威脅, 心理、經濟雙重負擔,目前只能先設法保留證據,為日後上庭辯訴做準備。

史泰登島(Staten Island)的任女士說,租客此前就有延遲繳租金問題,自己每回均給寬容期限,「沒想到疫情開始後,房客態度立刻變樣,直接說政府讓我們不用交錢」。

任女士表示,租客夫婦年收入達14萬元,疫期失業也拿救濟金,不相信兩人無法負擔千餘元的房租;她還指出,租客喊窮無法負擔租金,但卻頻繁使用網路購物,送來大批健身器材,甚至把自己私有後院改造成健身房。

任女士還說,她有次忍不住上門催租,被對方罵「你怎麼有臉來要錢,政府說現在不用給錢,我繳租不就是傻子」,甚至遭侮辱稱「臭中國佬」;她嘆說,7月自己除要繳店租及地稅,銀行此前通融的房貸,也須在7月一次繳齊,「這些鳩占鵲巢的『租霸』沒有任何同理心,希望政府聆聽小房東心聲,否則真不知道怎麼辦」。

在皇后區貝賽(Bayside)與房客同住一棟樓的小麗(化名)5日受訪表示,疫期房客夫婦已連三個月無繳租,夫妻倆感情也不和睦,經常摔門、敲打東西發出巨大聲響,多次引來警方上門關注;她指出,自己經濟、身心備受壓力,造成恐慌症發作,目前需定期求助心臟科服藥控制。

小麗說,她去年底和房客協調,等他們的孩子今年春季學期結束後搬離,雙方口頭達成約定後便未續簽合約,未料州府頒布延緩繳租和禁止驅趕租客令後,房客態度突然大轉變;她也說,由於時間逼近,自己著急收回房源,願意退回押金,不計較疫情間拖欠的數千元房租,還主動聯繫地產業者,替一家人找合適房子,卻遭對方惡言相待,「實在沒想到,第一次當房東就遇到如此不講理的房客」。

她嘆道,自己壓力大到無法上街、看電視,醫生也評估精神有「立即危險」,想到「禁止驅趕租客令」到8月20日後不一定能順利解決,血壓又立即升高,「協會不排除就此收集租客黑名單,警示所有華裔房東」。

康州廚房擔任炒鍋師傅的Willam,在皇后區可樂娜(Corona)有一套421-a稅務減免公寓。他指出,西語裔租客咬定自己不能於疫情間驅趕,即便申請失業救濟金、孩子補助等也不交房租;他說,自己3月起就被老闆告知不用上工,數月來只能吃老本積蓄苦撐,「我們都是努力打拚買房子,但卻因生活開銷、房貸等吃盡苦頭」。

Willam也指出,疫情嚴峻期間,房客通知房子斷暖,自己跑遍店面,沒有人願意上屋處理,只得花兩倍價錢購買新鍋爐,「但我每次上門打掃衛生,詢問房客是否有能力分期還租時,卻遭各式理由搪塞。」

紐約房東業主協會表示,即使目前法院尚未開放受理新提出的房東租客糾紛,程序還恐拖逾一年,律師也提醒,所有房東都應盡可能蒐集和保留自己權利、或遭言語污辱、威脅等證據,在法庭上用證據發聲。

年收14萬房客喊窮無法交租,但購買大量健身器材,打造私人健身房。(任女士提供) 年收14萬房客喊窮無法交租,但購買大量健身器材,打造私人健身房。(任女士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