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76261/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彝族女孩走出大山 組首支棒球隊

「強棒天使隊」贏得的獎杯。(取材自人民網) 「強棒天使隊」贏得的獎杯。(取材自人民網)
棒球隊全員列隊歡迎新隊員。(取材自鳳凰網) 棒球隊全員列隊歡迎新隊員。(取材自鳳凰網)

42個貧苦孩子在中國「盜壘王」孫岭峰的帶領下,走出大山,透過棒球與傳承,正為自己的未來揮出一片藍天。

「六一」國際兒童節到來前,北京某民間棒球俱樂部的幾個孩子,在家長陪同下到基地與強棒天使棒球隊進行一場友誼賽。男孩們在場上飛奔,10個黑黑瘦瘦的女孩在場下教大人們投球、揮棒。

中國青年報報導,她們是國內首支彝族女子棒球隊隊員,最小的6歲,最大的11歲。這群從四川大涼山走出來的「小老師」在教練孫岭峰帶領下剛學了4個多月,還不能上場比賽,但認真且專業的技術動作,獲得「大學員們」一致好評。

在她們的世界裡,「爭」回來的每一天既證明「夠努力」也代表「夠聰明」。畢竟,去年年底,當孫岭峰把她們和8個男孩帶出大山時,她們對棒球還一無所知,如今,這顆白色小球已經被寫進他們的未來。

●廢棄場區 成18孩子的新居

18個孩子從西南大山的褶皺裡來到「電視裡的北京」時,住進的是球隊在通州宋莊一片廢棄廠區裡改造的新家。當年,中國棒球國家隊前隊長孫岭峰與合夥人組建球隊,免費為貧困兒童、「事實孤兒」做棒球培訓,但「地方得夠大,要滿足幾十人生活訓練,還不能貴」的條件要求,讓愛心基地不得不多次在北京郊區遷移。

新基地安置在廢棄的廠區裡,建築垃圾堆成小山包,孫岭峰帶領隊員和建築工人親手築建家園。去年10月,30多名師生進駐,18名大涼山的孩子後來也跨越2300多公里來到此處,開始了「強棒天使隊」嶄新的生活。

為給孩子們過個好年,基地囤了不少食物。但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迅速蔓延,孫岭峰迅速封閉基地,除了疫情風險,他更擔心「彈盡糧絕」。工作人員加孩子五十來個人,一天三頓飯,「平時手掌大的包子,小伙子一人一頓飯就能幹掉五六個。」之前儲備的物資開始告急,還好至今獲得過很多愛心人士的幫助。

隨著疫情逐漸得到控制,球隊也迎來轉機。報導指出,宋莊基地再往南30公里,接近河北地界,孫岭峰一個朋友為孩子提供了新家,園區裡一片荒廢已久的專業棒球場地,讓球隊暫時告別「打游擊」一般的生活。新基地還有一片菜園,不訓練時,孫岭峰就組織孩子們在老莊稼把式的指導和帶領下種菜自給自足。

●喊教練爸 盼能獲一技之長

除了棒球,在紙上寫寫畫畫是這群女孩最喜歡的事情。她們中的多數都會把筆下的小人兒畫上長長的頭髮,女孩們大都和11歲的爾洛一樣留著長髮,為了打棒球才剪短,但仍愛美的她們,會用耳環填上五六歲時家人幫打的耳洞,讓自己看來「像公主一樣」。

來到北京後,「公主」們還做過蛋糕、打過雪仗、學過自行車,孫岭峰希望孩子們的生活不只有棒球。他的操心讓孩子們感受到愛與信任,爾洛表示,「我們會叫孫教練『爸爸』,叫他妻子『媽媽』。」

「父親的定位不適合我,我就是教練。」孫岭峰坦言,他不願被叫「爸爸」,「因為容易戳中我心裡最軟的部分」。他說,並沒打算把孩子都變成職業選手,「能通過棒球有一技之長,變成對社會有用的人就可以了」。

但7至9歲的標準很有講究。孫岭峰說,孩子10歲以後很快就進入青春期,有特殊時期的思想和認知,也相對會隱藏,一旦影響到其他孩子後果就很可怕,球隊很可能有解散風險,那這幫孩子怎麼辦?

報導說,管著40多個孩子,需要橫下心的時候仍是多數。一個孫岭峰帶了多年的隊員,出生時沒有父親,5歲時,母親把他的雙胞胎哥哥賣了7000元後便不知去向,他跟著二伯生活。「一開始覺得我是騙子,又踢又踹不願來,待了兩年後又不願回去。」

孫岭峰記得,去年春節,孩子家鄉來人想帶他回去過節,他心不甘情不願地上了車,回家後便拚命折騰,大年初四就被送回基地,但回來後也一反常態,多次出走,無奈之下只能把他送回老家。

4月,41歲的孫岭峰突發心梗被緊急送往醫院,做了4個心臟支架。出院第二天,他便前往這名隊員家中查看,「覺得孩子心態還沒完全調整過來,所以我只能抽空去探望,無法把他帶回來,畢竟我要對40多個孩子負責。」

●賣慘受疑 夢想與現實拉鋸

「如果外界硬要把這件事情看成產品的話,我想『賣』的不是苦跟慘,我要『賣』的是未來。」孫岭峰的球隊從無人問津到廣泛關注,像站在花灑下,理解與質疑同時沾身。

於他而言,無論對孩子的變化還是對輿論的褒貶,他要做的就是「繃緊一根弦」。這是他從棒球場上學到的智慧,「運動員太興奮動作容易變形,太低迷又沒狀態,需要專注、持續增加精神力量」。

正是這種節奏,讓孫岭峰走到今天。攤子越大,需要的錢和資源越多,對他的能力要求越高。於是為了融資和求援,這個被稱為「中國鈴木一朗」的棒球選手穿上西裝,八字眉一緊,「底層邏輯」、「產業模式」便層層脫出,「我只有不停提升,才能扛得住這個盤子」。

這些棒球帶來的財富,孫岭峰在退役後有了更深體會,他確信,棒球能改變自己,也能改變這些被密林罩住的孩子。

18歲時,孫岭峰就入選中國國家棒球隊,獲得過中國棒球聯賽最有價值球員。孫岭峰的啟蒙教練72歲的張錦新在隊伍剛成立時,來球隊給孩子們指導技術,現在他一年中有300天住在基地,成了孩子們的「師爺爺」,「我覺得他們明天也需要我,後天也需要我。」他說。

●贏得榮耀 代表亞太區比賽

張錦新教導過各種性格的孩子,在他看來,這支隊伍中的孩子多數都會察言觀色,家庭的原因讓他們很早就懂事。每每此時,他都覺得為他們琢磨出路重任在肩,「現在有三四個孩子可以輸送到專業隊,其他孩子未來可以轉型當教練或從事棒球方面的工作,我更希望他們能以棒球特長進入大學,所以抓學習就特別重要」。

報導說,這群從山裡來的孩子逐漸在球場上贏得高光。2017年7月「強棒天使隊」有4名孩子入選國家少年棒球隊,赴日本參加著名國際青少年棒球賽事PONY杯獲成長組冠軍;次年8月,球隊受邀作為亞太區唯一代表隊,參加2018年PONY世界大賽U11 Bronco組決賽,這是中國棒球歷史上首次直接獲邀代表亞太區參加國際青少年棒球賽事,刷新了中國體育的歷史。

2019年12月,球隊受邀參加在深圳舉行的「第三屆海峽兩岸學生棒球聯賽」U10組別的比賽,並獲得該組別所有的個人單項獎。

「即便未來不打職業,但有他們出現,對中國棒球來說就是財富。」孫岭峰說,棒球在中國一定會成為關注度極高的運動,「我要做的就是不停播下種子,助力那天早日到來。」

「強棒天使隊」男女隊員合影。(取材自人民網) 「強棒天使隊」男女隊員合影。(取材自人民網)
孫岭峰(右)。(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孫岭峰(右)。(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強棒天使棒球隊女隊員們在場邊觀賽。(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強棒天使棒球隊女隊員們在場邊觀賽。(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強棒天使棒球隊的小隊員在進行棒球學習。(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強棒天使棒球隊的小隊員在進行棒球學習。(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高宇鳳是球隊招收的第一名正式女隊員。圖為2019年,當時9歲的高宇鳳練習時,拚勁不輸男隊員。(取材自鳳凰網) 高宇鳳是球隊招收的第一名正式女隊員。圖為2019年,當時9歲的高宇鳳練習時,拚勁不輸男隊員。(取材自鳳凰網)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