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7480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美國

徵文:懷念與希望/寄故友慶生

圖/Pixabay 圖/Pixabay

慶生,我畢生難以忘懷的好友:

時光荏苒,歲月無情。一轉瞬間,你離人間已二十有六年。二十六年,也覺其短,亦感其長。在這當中——這個世界不知發生了多少的事情;我的人生也經歷了無數的滄桑;你的家人也有著難以言喻的變化。如果要把這一切全都與你詳談,可能要用上二十六年的光陰。想與你說的,何其之多,但卻不知從何說起,亦不知最應該說些什麼。你看——才剛剛開始與你談幾句,心中的淚早已不再聽我的話了。

在我開始動筆給你寫此信之前,我已多次的自我叮嚀:「千萬要把淚水壓在心頭,決不可讓他噴發出來。」可是,我始終情不自禁,唯有讓它任意的宣洩吧。或許如此可令我的心覺得稍安,因為這些淚水,我把他壓抑在心裡已有二十多年之久,今夜得以一泄,未嘗不是人生的一件樂事。——啊!既然不知該談何事,那就不必太著意去考慮該與不該談的事情了吧,你就讓我暢所欲言好嗎?反正是與老友聊天,想談什麼就談什麼,無論是悲是喜、是苦是樂、是好是壞、是錯是對.....都無所謂。

天有不測風雲 ,人有旦夕禍福。不知道明天一覺醒來之後,又有多少人死於新冠肺炎的魔爪之下!這場可謂世紀的瘟疫是人類的公敵──不知道殘殺了多少無辜而寶貴的生命;不知已有多少如日中天的企業,因之而倒閉停產;不知已有多少幸福的家庭,因之而家破人亡...而這一切的發生,對於全世界、全人類來說都如當頭一棒,猝不及防。——但願這疫情早日得以控制及消滅,讓世界各國的民生得以正常如前;但願患者早日康復,不要再讓無數人無辜地喪生;但愿人人都平平安安,不要再讓無數人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的親人和朋友突然離去!——親人的離去是非常痛苦的,最真摯的朋友的離去也同樣是痛苦的,尤其是在離去得太突然的狀況之下,你更加難以承受!

慶生,你可知道當你離開的那個晚上,我是如何的難過的嗎?——雖然事隔多年,但卻宛如昨天。的確,時間是可以把人的大部分的傷痛撫平的,但是也有某些的創痛是永遠難以平復,例如——雁行折翼。無論是過了多少年華,上天總不能還我一個青梅竹馬 、兩小無猜的朋友。——你說,我的痛,能平的嗎!

我還清楚地記得——那是一九九四年農曆十二月十六日的一個晚上,約在九點時份,那时月色蒼茫,星輝邈邈,冬風凜凜,行人稀少。我剛剛看完了電影踱步回家,心緒莫名其妙的混亂,預感告訴我——將會有不測之事發生,但是卻不能明確地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心緒總是亂個不停。——誰知道,當我走到將近你家門口約一百五十五米左右的路程時,一位街坊驚愕地告訴我:「強啊,你的好朋友——慶生死了!」

乍聽之下,為之一愣,但瞬間又轉過來獨自暗忖:「怎麼可能呢!幾個小時之前我們還見面。他說今晚十六,他學武的武館做尾牙,還叫我一起去,怎麼可能他......」我半信、半疑地慌張了起來,霎那間已亂了方寸。我本能地加快了步伐向你家直奔,當我的視線透過朦朧的月色看見你家門前擠滿了人的時候,我便意識到——你很可能真的出了事。及到你家,聽眾人都在紛亂中說你剛剛因為酒駕發生車禍已遭不測,屍體還在醫院。

我連忙拜託人送我到醫院去看個究竟。在驚愕中我仍然希望那不是事實,那時我真的曾有起過自私和不良之心——但願那人不是你!可是,蒼天無情,事與願違,一踏進醫院大門口,便看見——你僵直地躺在移動病床上。——我痛哭、我哀號、我無奈、我不知所措、我匍伏在你的額前嚎啕大哭、我使盡渾身解數悲呼你的名字,在絕望中仍然希望能把你從死亡中復蘇過來,可是無論我怎樣哭,無論我怎樣喊——我始終都無力回天!我不停地哭,哭個不停。

那時侯你哥哥與你爸爸站在距離你大約五六米左右,他們抽泣著,你哥哥大概看見我哭得太久了的緣故,他便走過來勸解我說:「德強,不要再哭了,而且我聽說在生的人不可以讓眼淚掉在死者的身上(老人說這樣死者會把生者的魂魄帶到陰間去)!」他一面說著,一面從背後用雙手摟著我兩邊的臂膀稍微用力地拉,目的是想把我拉直身子來,不讓我的額頭再繼續貼在你的額頭上,以免我掉太多的眼淚在你的面上,但是,當時侯的我哪裡還聽得進去呢!直至醫護人員走來向我再三勸告我:「不要再哭啦,夜已很深了,現在必須把死者的屍體移到醫院的屍房去。」那時我才無可奈何地挺直了身子。

因為夜已深,醫院人手不夠,所以最後是我和你哥哥把你移到屍房去的。我無法形容得了當我移動你到屍房去時的心境,尤其是當我和你哥哥親手把你從病床上搬放在屍房的那一刻——心裡很茫然、很空虛、很無奈...好像那不是真的,好像是在做夢似的...總之,我無法形容我那時那刻的心,只可告訴你,你的離去——我真的很痛、很痛,但是,只是一個「痛」字怎麼形容得了呢!回家後連續幾個晚上,我一直都沒有睡——只是不停地哭,不停地怨恨蒼天,不停地回想我們自少到大的快樂、純真的往事。

人的一生當中,誰都會經歷過許許多多的事情,有很多的事,是不堪回首的,但也有很多的事,是你永遠不想忘記的。——正如我們童年、少年時所度過的純真的歲月。明明知道回憶是天下間最無奈的事情,但是心中始終不願意把它忘記。

你是否還記得?有一次你特意去農場摘了幾橐芭蕉拿回來給我吃,當時我一口氣連吃了五六條,幾乎把肚子都撐壞了,弄得我整個下午都不用吃飯,肚子還是漲漲的。其實那時候,我並不是好吃,只是因為我想讓你高興,所以才故意吃了這麼多。——你可能不知道,是嗎?

每次去農場摘水果吃的時候,都是你摘給我吃的。因為你知道我懼高,所以你從來都不讓我爬樹。還記得那次去農場摘番石榴嗎?你為了摘一隻大的番石榴給我,竟然把自己從樹上摔了下來。雖然你說沒事,但是我知道你是摔得很疼的——從兩米多高摔了下來,哪有不疼的可能!幾天後我到你家,看見你塗藥酒在那天摔倒的位置上(腰背上和手上),我還沒來得及問你,你卻搶先告訴我你沒事。可是我看你走路不平常的樣子和手都腫起來,我知道你不是不痛,只是不想讓我難過而已。

我的童年沒有多少快樂的事,這是你所知道的,所以每當有快樂的童年往事,我都會常常想起,更捨不得把它忘記。——還記得那年你家剛剛砌了一個小水槽嗎?我們倆卻把它當浴缸,你我把衣服全部脫得光光的,然後跳進水槽裡去洗澡。說是洗澡,其實是在水槽裡玩水而已:你把水拔向我,我把水拔向你;一回把水澆在頭上,一回閉眼把水澆在臉上,一回用手拍打在水上,一回捏著鼻子把頭潛入水中;你不停地說好涼爽啊!我不停地說好舒服啊!不知道玩了多久,只知道當你爸爸叫我們出來的時候,你我同樣都打了幾個噴嚏。

你走了之後,我經常到你家給你上香,對著你的靈位默默地悼念,有時候又對著你的靈位不自覺地說起話來。如此者經年。因為每次去給你上香的時候,你爸爸都哭得很傷心,他老人家說,每次看見我,就想起了你。所以後來不想讓你爸爸傷心,我也少去給你上香了。直至到在我離開越南到美國之前,我才到你的墳前憑弔,與你道別。幾年後我從美國回來,到你家去探望你爸媽的時候,你爸爸也像以前一樣,一看見我,就哭了起來,因為又想起了你。

大約兩個月前,我到你家去探望你爸媽。你媽的腳不能走路了,起居飲食很不方便,幸好有你姨媽來照顧,生活方面到目前為止還可以解決。至於你爸爸,這次我看見他老人家的神情雖然也很傷心,但是沒有掉下眼淚,只是眼眶紅紅的,可能眼淚也都流亁了吧。他還是像二十幾年來那樣,一看見了我,就想起了你。他說啊:「我今年都已過八十歲了,可能再沒多久,就可以到那里與慶生見面了!」聽了他的話,我的心都酸了!

想與你說的,還有很多很多,可是天都快要亮了,我必須去歇一會,早上還要送孩子們去上學而後去工作。希望你在天之靈,聽到我對你說的話之後,不必太難過!同時希望你保佑我們平平安安地、健健康康地度過這場世紀的瘟疫,希望你保佑這世界——早日戰勝這場新冠肺炎,和平共處,風調雨順!

你童年的朋友 德強 2020年05月20日

➤➤➤點看更多更多精彩、動人的 


您也有故事想說嗎?美國疫情爆發至今有許多人失去了摯愛與親友,每一個告別都來得措手不及;但更有不少染疫者漸漸康復,希望您與我們分享在您心底那個獨一無二的故事,我們將會把獲選故事刊登於「懷念與希望」頁面,藉由這些有溫度的故事,撫慰疫情期間受傷、驚恐的心。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標題:[投稿]懷念與希望
投稿內容:
1. 形式不拘,文字、照片、影音皆可
2. 請留下您的名字/暱稱/居住的城市,如:安安 @紐約

最後,不管您身在何處,請勤洗手並保持適當社交距離,願我們與身邊的人都健康平安!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