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7261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痴迷與癮頭

張岱老先生斷言「人無嗜不可交,因為無真也」,這句話是否絕對正確我不知道,但私下認為,一個人如果什麼興趣和愛好都沒有,人生也太乏味。說到興趣愛好,也要分對人生的作用是正面還是反面;至於投入的程度,也要分適度和過度。古云物極必反,更深層的含義,也許說的就是度的拿捏吧。

與我共事的金髮碧眼「鬼妹」,這一年半以來正如火如荼地投身於瘦身和健身的行動中,且戰績彪炳。近六十多磅花腩肉成功減去後,不只體型窈窕了,還把馬甲線都練出來,去年年中在洛杉磯舉行的女子健美選秀賽中還拿了第四名回來。雖然三甲不入,當她把她穿著比基尼,踩著五、六寸高水晶鞋走台步的視頻回放給我看時,我不得不佩服她的毅力。

要知道這一年半多以來,她基本上是「不食人間煙火」了。每天午餐時間,她從背包裡倒出來罐罐瓶瓶裡,裝的全是粉狀東西,吃的喝的,全在那乾坤裡。熱水一加,微波爐一叮,那一坨坨褐色糊狀東西就是用來果腹的;那些五顏六色、每瓶約十二盎司的水,是粉末加涼水兌成的飲料,五至六瓶是她每天的必須任務。

我常常對著她喟嘆她的強大,這樣的飲食叫我吃上兩天,我就會覺得生無可戀,更別說她每星期至少要去健身房四次,每次不少於四十分鐘的揮汗如雨。

基於隱私,我不好打聽她的健身終極目標是什麼,但我知道凡事過度,好的見著了,壞的也隨之而來了。譬如,某天她對著我自嘲她那一馬平川似的胸部。有時熊掌和魚翅真不可兼得,脂肪是燃燒掉了,皮膚卻鬆下來,胸部也癟了。

我年輕時也有過減肥的經歷,不同的是,我非真肥,只不過是在某個點上忽然意識到「防肥於未然」。那時二十歲出頭,身高一米五八,體重約在五十七、八公斤左右徘徊;某天站在全身鏡前孤芳自賞,忽然間瞥見被牛仔褲包裹著的屁股好像跟身形不太協調,因此減肥的念頭油然而生。

具體做法很簡單,從此限制自己食物攝取量。說真的,那時在食堂搭食,一日三餐僅可以果腹而已,營養不良的可能遠遠大於營養過剩。但為了遇著自己心中那個更好的,我從此幾乎不怎麼吃零食,就算過年過節、親戚或朋友的宴席等難得大快朵頤的機會,也只吃八分飽,而且煎炸類食物也很少碰。幾年堅持下來後,胃的容納量基本上已經定型了,而且清淡的飲食模式和習慣就形成了。

這二十多年來,我的體重也一直維持在五十公斤左右,我想應該是一件好事。至於壞事,就是颳風的日子要特別的小心。

也許每個人的思維方式不一樣,所以才有許多截然不同的行為。就像我的「鬼妹」同事,追求的是立竿見影斷崖式結果,我則認為細水長流般,注重飲食和適當運動更符合健康的自然性。一句話,沒有最好的方式,只有更合適的方式。一個人若沒有喜好與憎惡基本上可歸納為不太正常,但正常人怎麼樣才能把喜好拿捏好呢?繞來繞去又回到「度」的問題上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