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7260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永遠的陳媽媽

二○○六年初嫁到矽谷,舉目無親,老公帶我到Sunnyval老人社區認識了陳媽媽和陳伯伯──他大學同學的雙親。陳媽媽是個很喜歡講話的長者,不論男女老少都能聊上,讓我完全去除了隻身一人在美國孤獨感。陳伯伯長陳媽媽十二歲,一言不發。二○○七年暑假,我兩個女兒第一次來美國,老公也很快把她們帶去認識這一對慈祥和藹的神仙眷侶。

陳媽媽正好大我二十四歲,比我的母親小一歲,又有很多共同點。我和老公很自然地把她當成母親一般,無話不談,生活上的麻煩事、內心的鬱悶都毫不掩飾向她吐露,從她那學習到很多人生的智慧。

陳媽媽永遠抱持著一顆年輕好奇的心,她堅強好勝不服輸,不願意增加別人的負擔,學習挑戰新鮮的事,充滿生命熱情。她跟我們學排舞,跟老公學用iPad、學上網、學習新科技產品,老公經常抱怨我的學習態度要跟陳媽媽看齊,隨時隨地做筆記。

陳媽媽喜歡園藝種花、種菜,她會把相片放到臉書分享給大家;還會聯絡住在台灣或華盛頓州的兒孫,視頻家庭聚會;她會用臉書跟我們聯絡、問問題;有機會碰到講英語或日語,她就盡量發揮練習,也結交外國朋友,有一位我們一起跳排舞的菲律賓太太,是她很好的朋友。

我最開心的美好時光就是到陳媽媽家聚會 ,不論是中國新年節慶或美國人的節日,我們每次都是全家齊聚一堂。最讓孩子們開心的,是陳媽媽會發壓歲錢給年輕的一代,無拘無束,大家話家常、閒聊,充滿感恩幸福,不光有美食,也是心靈的享宴。每次的聚會都是滿滿大豐收,這是金錢也買不到的。

二○一一年,陳伯伯九十二歲高齡離開了我們,陳媽媽傷心難過,自責沒有把陳伯伯照顧到百歲。但很快地,為了不讓兒孫們太擔心,她收拾起悲傷的心情,很快融入我們這些晚輩的活動,隔年我們還一起去墨西哥搭郵輪。

陳媽媽有四子一女,兒孫滿堂,個個都是善體人意,很懂得老人家的心,每年由不同的孩子陪伴著陳媽媽遊遍世界各地。我們曾經有過最大團一百零八人,她可是最年長的,我們總想敬老尊賢,讓她坐遊覽車坐在前面,等廁所不用排隊,但她堅持跟大家一起排。看似好像大家都照顧她老人家,其實何嘗不是她照顧我們,無聊沒有伴想找人說話的可以找她,體力不足走不動的,可以找她做擋箭牌。而事實上,我們還自嘆不如她的體力與毅力呢!

不論何時看到陳媽媽,她都是穿著打扮非常得宜,讓人賞心悅目,因為她很重視每次與人相遇,她在乎身邊的每一個人。

不僅如此,她也會把陳伯伯打扮得很帥氣;她不喜歡一般人總把老和邋遢聯想在一起。

二○一九年,陳媽媽結束了地球的人生旅程,在她離去前一周,我們還在一場音樂會相遇,她擁抱每一位在場認識的朋友,她沒有恐慌,她已經準備好了,向我們一一道別。陳媽媽還告訴了我一個小秘密,她到紐約見了初戀情人,雙方家人一起共餐。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