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72289/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疫區手記/黑白種族衝突下 惶恐又無奈的華裔社區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遭到示威群眾打破玻璃的華埠商店,在隔天釘上木板應急。(記者顏嘉瑩/攝影) 遭到示威群眾打破玻璃的華埠商店,在隔天釘上木板應急。(記者顏嘉瑩/攝影)

「我不斷看著網路上大家上傳的影片,整個晚上都無法入睡,我為華埠社區擔心、為紐約擔心,也為美國的將來擔心。」華埠居民伍麗卿一邊滑著手機,看友人們在網路上發布一條一條,關於反警示威者在華埠奔跑大叫、放火的消息,一邊眉頭緊皺的跟我說。

明州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白人警察沙文(Derek Chauvin)單膝壓頸致死案在全美引發暴動,已經至少有75個城市出現示威活動,更有超過40個城市實施宵禁,紐約市也無可倖免,州長葛謨(Andrew Cuomo)也在1日宣布於晚間11時至隔日早5時進行宵禁,另有1萬3000名國民兵待命,以因應當前狀況。

曼哈頓華埠社區自5月30日晚,連續兩天都有商鋪遭到示威者打破玻璃,受害者包括珠寶店、藥局,還有手機店,而百貨、精品商店林立的蘇活區(SoHo)災情更是慘重,不少精品店的商品趁亂被搶走,像是知名運動品牌愛迪達(Adidas)、衣服品牌Urban Outfitters,也可看到店內商品散落滿地、滿目瘡痍。

在其中幾部流傳在網路上的影片中,拍到示威者在店裡「挑選著」商品,即便商店的警鈴大作,而玻璃窗外可看到警車上的警示燈光忽明忽亮的閃爍,但這些人仍然肆無忌憚、慢條斯理的揀選。

示威者打破珠寶店玻璃,進入店內拿走商品。(截自網路影片) 示威者打破珠寶店玻璃,進入店內拿走商品。(截自網路影片)

➤➤➤快看世界/一分鐘回顧全美周末示威升溫 多城遭搶掠

➤➤➤〈圖輯〉記者現場直擊 紐約華埠商家遭砸 貨物洗劫一空

大樓管理員:無論如何,我都得保護房客

走在前一晚才遭受「洗劫」的華埠街道上,我明顯感到大家注目的眼光不同了,我試著要採訪那些玻璃遭到打破的店家,站在破碎的玻璃門外,用唇語試著與他們溝通,要求店家打開門與我聊聊,但其中有不少人即便與我對到眼,仍不敢將門打開,對於晚間發生的示威活動也不願意多談。

包厘街(Bowery)和喜士打街(Hester St.)和勿街(Mott St.)在5月30日晚,湧入數十名示威者,有許多影片的場景都是在這幾條街上,我試著詢問有沒有目擊者願意受訪,後來才碰到一名正在為住家加裝監視器的大樓管理員方Justin。

示威者打破華埠手機店的玻璃。(記者顏嘉瑩/攝影) 示威者打破華埠手機店的玻璃。(記者顏嘉瑩/攝影)

方Justin說,他是第三代移民,就像其他的移民一樣,他的祖父母當年從香港來到華埠之後辛苦做工,後來在喜士打街置產,如今家庭靠著收租過活,五層樓的公寓樓下是店面、樓上住著的有大部分的人都是華裔耆老,在經過一夜驚魂後,原本就受到新型冠狀肺炎疫情的影響已經不敢出門,如今更是躲在家裡,擔心被示威活動波及。

雖然門口左右兩邊原本就有裝上監視器,但方Justin坦言,這兩個監視器在之前無法運作,裝在大門口的用途主要為了起嚇阻作用,完全只能夠「防君子」,在他看到示威活動演變成暴力行為後,趁著白天趕緊再加裝幾個可拍攝不同角度的監視器;不過暴動四起,但疫情卻仍未塵埃落定,在無法找到工人來協助裝設的情況下,方Justin從一早就開始內外奔波,自己動手DIY,研究要如何裝監視器。

他說:「這棟樓是我的祖父母辛苦存下來的基業,這些示威者拿著紙箱在華埠街頭亂竄叫囂,無論如何我都得保護這棟建築,房客中也有很多老爺爺、奶奶,我也得保護他們的安全。」

示威者在華埠街頭焚燒垃圾。(截自網路影片) 示威者在華埠街頭焚燒垃圾。(截自網路影片)

珠寶店業主:少數族裔,都在同一條船上

由於擔心再遭到攻擊,原本在疫情之下就相對冷清的華埠街頭,如今又再添一分緊張感,在方Justin的牽線下,我得以訪問一間珠寶店業主;雖然有了方Justin的介紹,但該名業主依然要求我出示記者證,確認我身分後,才願意在店門口接受我的採訪;在採訪過程中,他不願透露姓名,即便只是姓也不願意,為了保護自己,也不想讓我拍下店門口,怕一旦曝光之後,恐將遭來「報復」。

該名業主說,他的珠寶店從2月受到疫情影響就開始關門,近日雖然疫情好轉,他也在等待州長下令後開業,但在看到示威活動的報導後,如今他的心境從期待轉為憂心,不知是否將可如期重新營業。

珠寶店業主說,不論是亞裔、非洲裔或是西語裔,在美國的種族議題上,大家都在同一條船上,但是示威活動卻遭到有心人利用,趁亂打劫、放火,而華埠鄰近市議會、市警總局等機關,正是「大河匯聚海洋的交點」,示威者經過社區屬自然,不過行為讓無辜的商店遭受池魚之殃,就不應該。

市警五分局在警局門口附近圍上柵欄,防止示威者攻擊。(記者顏嘉瑩/攝影) 市警五分局在警局門口附近圍上柵欄,防止示威者攻擊。(記者顏嘉瑩/攝影)

種族議題一直都是美國敏感議題,民權律師委員會主席兼執行理事克拉克( Kristen Clarke)日前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迫使多數民眾在家隔離,導致數千萬人失業,而受到資源不平衡的情況下,有色人種社區感染率偏高,讓許多非洲裔和支持者充滿憤怒與沮喪,在群眾感到絕望的同時,警察暴力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最後引發一場完美風暴。

如今席捲全美的示威活動,為民權領袖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 Jr.)在1968年遇刺以來,最嚴重的騷亂局勢;事實上,我在幾年前曾經到過位於喬治亞州亞特蘭大的國家民權和人權中心 (National Center for Civil and Human Rights)參觀,該中心介紹美國民權運動,以及全世界的人權運動成就,博物館有很大的部分都圍繞著金恩博士。

在博物館中,其中有一個互動式展覽令我印象深刻。那個展覽只有三個座位,旁邊沒有任何相關的介紹文字,志工要求我戴上耳機、坐在座位上閉著眼睛,把雙手平放在前面的桌子上;在調整耳機時我看到桌子上寫著大大的「警告」,要參加者若感到不適,立刻睜開眼睛並舉手要求志工幫助。

戴上耳機、閉起眼睛後沒多久,我聽到耳機裡面傳出有人在遠方講話的聲音,交談、碰杯的聲音此起彼落,接著耳機中傳來有兩名男子接近,對著我大喊「起來黑鬼」、「從座位上站起來」、「這不是你應該坐的地方」,然後身下的椅子模擬男子用力推我的感覺,感覺要把我推落椅子一樣的大力,整個過程我感到強烈的憤怒,雖然體驗只有短短的三分鐘,但在拿下耳機後我感到眼框濕熱。志工向我介紹,這個展覽是在模擬19年代初期黑白隔離時,非洲裔在酒吧中可能遭遇到歧視的情形。

➤➤➤反歧視 亞裔記協站出來現身說法

伍麗卿:身為亞裔,不能保持沉默

同樣身為移民,雖然我沒有遭遇過什麼歧視,但在疫情期間聽到太多亞裔遭到歧視的故事,每每都讓我感到心裡很沉,希望自己能做些什麼,但就像大家說的,亞裔在疫情期間積極提供協助,捐物資、捐口罩,但在外界的眼中,只要你擁有亞洲面孔,不管你是從哪裡來的,是否在美國出生長大,你就是「外國人」。

在美國出生長大的伍麗卿說,不聽、不看、不說,但種族歧視仍存在著,身為亞裔,我們無法也不想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但面對種族問題更不能保持沉默;為了讓社區、社會知道,示威者波及無辜的做法是不對的,她和幾名社區組織成員,在日前則藉由和平遊行的方式表達對華埠居民和商家的支持。

美國的種族問題像是一道刀傷,當你不去碰它時,你和它表面上相安無事、相處融洽,同時你也暗自希望,等到有一天刀傷消失無影無蹤、奇蹟似的癒合;但當你不小心碰到它時,又感到無比的疼痛,與此同時,你也只能忍著,希望讓這分疼痛感盡快消失,並繼續祈禱著,時間能讓刀傷癒合。

➤➤➤點看更多更多精彩、動人的 


202006021338401663 08620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