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6603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鳥兒與我的邂逅

圖/郭美儀 圖/郭美儀

二○一六年五月的某一天上午,我正坐在靠窗的沙發上,忽然聽到窗外悠揚百囀的鳥鳴聲。抬頭一看,發現一隻頸帶紅色的「紅雀」驚慌地飛走。再仔細一瞧,又發現屋簷下竟然藏著一個鳥巢,裡面還有一隻灰色的紅雀靜靜蹲著。我雖不知道這對新鄰居是何時搬來的,但這意外的發現,卻讓我這即將失去外婆的人,心靈上又有了寄託。

一有時間,我便迫不及待地坐在窗前,觀察這對夫妻飛進飛出,忙碌地守護著牠們的「家」。有一次趁牠們都不在時,我好奇地站到高凳子上觀看,裡面竟有五顆小鳥蛋。不久之後,鳥兒們的叫聲越來越熱鬧,這對夫妻也就更加忙碌地為孩子們覓食和暖鋪。我既興奮又感動,真是天下父母心!

幼鳥們似乎有靈性,每當牠們聽見爸媽帶著食物在遠處的叫聲時,便立刻歡欣地張著大口等著爸媽餵食。有一次,我等紅雀媽媽在餵幼鳥時,拿起相機正打算拍下,卻被發現了。紅雀媽媽唧唧叫一聲,孩子們領悟到警告,就不叫了,一片寂靜。當幼鳥忍不住再叫時,鳥媽媽又嚴厲地叫一聲,牠們再次安靜了,好奇妙呀!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用鳥語要求「安靜」的畫面。

又有一次,紅雀爸媽剛離去,幼鳥們還在巢裡嘰哩咕嚕吵個不停,我就爬上去窺視,牠們發現不對勁,便不叫不動,連眼睛也都緊閉著「裝死」,我就默默地看著可愛的鳥兒們。過了許久,有一隻幼鳥偷偷把眼睛張開,見到我還在,又趕緊把眼睛閉上。看來,鳥兒天生就明白「眼不見為淨」的道理。

幾個星期過去,鳥兒慢慢長大,翅膀也漸漸長硬了。有一天我聽到牠們發出用力揮動翅膀的聲音,往外一看,有一隻幼鳥在空中展翅,卻因沒經驗,刹那間從高處落下。另有一隻正站在鳥巢的邊緣,嘗試著起飛。

做為保護者,我趕緊把牠們送回巢。但牠們彷彿很失望,也許覺得自己長大了,窩太小,再也容不下五兄弟姊妹,想盡快離家去尋找自己的自由吧?那天晚上我睡不著,一直擔心牠們的安危。似乎感觸到小鳥跟人一樣,翅膀硬了,不知道天高地厚,自覺可以展翅飛翔去外頭闖蕩。

隔天太陽一出來,我便跑到後院去探視牠們,發現鳥巢裡只剩下三隻小鳥;有一隻躺在地上被凍死了,還有一隻不見蹤影。雖然明白物競天擇的道理,但還是很失落。後來發現紅雀爸媽正在教那隻不見蹤影的幼鳥飛翔,可愛又帥氣,我的失落也就隨之化為歡樂了。

那天下午又有兩隻幼鳥跟爸媽學飛去了,剩下最小的那隻,一直孤獨地站在鳥巢邉,似乎很鬱悶,也許是還不知道要如何飛吧?等到太陽快下山時,幼鳥終於鼓起勇氣撲撲地嘗試振翅,但旋即降到地上。

我想把牠送回窩裡,但牠卻半飛半跳地進了屋子,我邊追邊抓,花了十幾分鐘才抓到牠。走到後院,一不留神卻又被牠溜走,從籬笆縫鑽往鄰居的後院。我還翻牆過去鄰居後院尋找,可惜天漸漸黑了,只聽到聲音,沒找到鳥兒。最終天亮時,發現小鳥不幸地被凍死了。

世間萬物原本都是倉促短暫的,我和偶遇的紅雀鳥一家七口也就此別離,只剩空巢。心中十分懷念,慨嘆人生無常,但願有朝一日能再見紅雀來巢。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