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65693/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金庸的眼淚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九五年,金庸與池田大作進行了一系列「對話」,後集結成書:「探求一個燦爛的世紀」。因九七臨近,對話自然從香港回歸的話題展開,而全書開篇,有這樣一段題記: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正是香港回歸中國的日子,對於這個不單只香港本身,連全世界也矚目的「歷史性日子」,究竟「香港人的明天」該如何預測?

一位是中國大文豪,一位是日本大思想家,世紀之交的心靈碰撞充滿智慧與想象力,有對中日歷史的反思,有對人類未來的展望,而對香港,兩人都寄予「燦爛新世紀」的期許。

當時,輿論不乏悲觀預測,認為回歸後將香港出現混亂,但池田堅信,九七後香港只會更美好。作為亞洲心臟,香港的發展且關係世界的未來。早在八八年,池田就曾賦詩表達對香港的信心:

我一直堅信/這裡正是亞洲幸福的光源/是世界和平的港口/懷著重要使命的天地

作為回歸的參與者,金庸對香港未來的信念更是堅定不移。他對池田說,他對中國的預測大都應驗了,如推斷毛一定整肅林彪,江青一定被逮捕等。談到香港未來,他特別提到兩件事。

上小學時,老師講述鴉片戰爭政府喪權辱國、士兵遭英軍殺害時,老師掩面痛哭,學生也一起哭,「這件事在我心中永遠不忘」。收回香港天經地義,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金庸一生的家國情懷,兒時已埋下種子。

另件事,文革時左派發動「反英抗暴鬥爭」,丟炸彈襲擊港督府,英國派正規軍鎮壓,殃及無辜市民。後來周恩來出面制止左派,才維護了香港的穩定。這讓金庸感到,中共高層希望香港維持現狀。文革時如此,回歸後更應如此,「現狀不變,長期利用」,於國於港都有利。因此,金庸說,預測香港前途不難,「主要依據的是領導人決策」。

不過,金庸也有失望時。八九年坦克進城,他失望了,憤然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天安門槍響,他痛苦流涕:「不應當發生的事發生了,沒什麼特別可說的,傷心就是了。」

盡管如此,金庸對中國仍寄予厚望。一國兩制改革開放,是好政策,雖有波折,但「一個高明而正確的政策,往往可以行之百年而不變,並不是在朝夕之間反覆無常。」

當話題到如何培養洞見未來的舵手時,池田說了一段發人深省的話,日本明治時代出類拔萃的先賢凋零後,後來者頭腦發熱,變成夜郎自大的狂妄,於是有了一戰二戰的瘋狂、「總有一天神風勁吹」。

而面對今日香港,若金庸在世,會怎麼說?他會落淚嗎?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