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6442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永遠的夏天(六)

我嚇了一跳,扔下書包,跑過去問他們:「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我媽沒說話。我爸把手裡的菸頭在菸灰缸裡擰滅,然後說:「剛才警察來了。給我們看了幾張照片,讓我們幫忙辨認。是唐爺爺的照片。」

我聽得雲裡霧裡的不知所謂,我問:「唐爺爺的照片?警察為什麼會有唐爺爺的照片?又為什麼要讓你們辨認?」

我爸不說話,又點燃了一支菸,吸了幾口以後,才慢慢地說:「他們從和唐爺爺一起打太極拳的老人那裡,打聽到唐爺爺曾經有過租房的房客,在建材市場裡賣建材。後來去市場那調查,才查到我們現在的住址……」

我更不明白了。正要問,我媽卻開口了。

「唐爺爺死了。被人殺了。」

「啊?你說什麼?」我震驚地張大了嘴。

「有人在郊外的枯井裡,發現了一具男屍,身上沒有證件。後來在衣服兜裡,發現了一張聽課買低價保健品的傳單。打聽了很久,確定了幾個疑似的人,後來一一排除,只有一個姓唐的獨身老人一直聯繫不上。今天警察來給我們看了現場的照片,我們才確定,井裡的那個,就是唐爺爺。」

我媽盡量做到口氣冷靜,可我還是被嚇得癱了過去。

我爸過來把我拽起來。他說:「你看到了,社會就是這麼險惡,壞人到處都有。你自己也要當心。」

我媽這個時候反應過來了,她問我:「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我哆哆嗦嗦,可還是撒了個謊:「我,我去同學家一起,寫作業了。」

她沒再說什麼,我趕緊抓起書包,進了自己的屋。

4

唐爺爺的事是第二天社會版的頭條。我在上學的路上買了一份報紙,打開一看,心裡一驚,原來唐爺爺不是唯一的一個受害者。(六)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