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6251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宅家收徒弟

我在農村插隊落戶時,村裡請個理髮師,每個月來幾天為大家理髮。因為他的理髮工具從來不消毒,知青怕染上癩痢頭,就從上海自帶工具相互理髮,我因此學會了此技能。一九八九年去日本留學,行李中還帶著手動的理髮推子和剪刀。

日本理髮很貴,約三、四十美元,為了省錢,請不會理髮的室友幫忙剃頭,我拿著鏡子,邊指導邊讓他練。剃完後我前後拿兩面鏡子向腦後一看,結果剃得慘不忍睹,簡直像天狗啃月亮,腦後坑坑窪窪,疤痕累累,黑白分明的頭上就像套個大馬桶。可他還直叫好,說給我剃了個江澤民式的蘑菇頭,哭笑不得之下,只好剃個大光頭。後來我買了電動理髮器,他終於在我頭上學會了,成了我收的第一個理髮徒弟。

來美國後,我又教會一位工友理髮,十幾年來師徒倆一直相互理髮,既省錢又省時間。新冠病毒肆虐下,夕陽微信群的李老伯抱怨說,理髮店關門,家裡大男人小男人,個個都成了湖北神農架逃下山的野人啦!他知我是三腳貓理髮師,發微信來拜師,並開車來借理髮器。

我讓他全家先看YouTube理髮視頻,再指名他兒媳先幫他剃,他兒子在邊上監督,小孫子在一邊用手機錄像,大孫子拿iPad和我連線,我透過視頻指導,老奶奶則專門負責掃地。正是「霜毛垂半頂,舞刀公公前。講下諸徒弟,焚香蘋果邊。」

開始時,李老伯兒媳拿理髮器的手發抖,把腦後剃成一塊塊凹凸不平的疤痕狀,如收割後的麥茬兒,參差不齊地豎在田野裡,而相鄰的中間部分還沒有剃掉,就像壟溝裡一排東倒西歪沒割盡的剩麥桿,嚇得她不敢再剃。

我在視頻中發現她的理髮器是懸空行走的,讓她看小孫子拍攝的錄像,找到失敗的原因,指導她理髮器底部一定要貼著頭皮,有個支撐,刀刃向上翹起呈圓弧線行走。因為在YouTube上發視頻都是師傅,技能熟練,會忽略訣竅的說明,而初學者照視頻做就會出問題。

經指導糾正和全家共同討論,細心的兒媳很快領悟,終於圓滿成功,全家歡呼雀躍。兒媳再接再厲,給十年級的大孫子剃,最後給死要面子、不願給媳婦當模特的兒子剃。三個野人頭連續剃完,兒媳儼然成了理髮師傅,也成了我的女弟子。

看到理髮並不難,且趣味無窮,李老伯大孫子也躍躍欲試,搶著要給弟弟理髮。兒媳趁興讓大孫子執刀,幫七年級的小孫子剃,她則在邊上親自指導。大孫子也很快成功了,成了我的徒孫;他把弟弟頭剃得很帥,得到全家一致讚揚,高興得又蹦又跳,期盼著開學後能夠給同學們理髮。我叫他上網查看新潮髮型,給同學剃出更靚麗的帥哥頭。一家人在疫情中將理髮當成了娛樂。

幾天後,李老伯兒子特地買來理髮工具。僅隔兩周,大孫子就嚷著要給爺爺、爸爸、弟弟們理髮,說他找到好看的髮型,把他們當試驗模特了。而小孫子竟也纏著媽媽教他,要給哥哥理髮了。

李老伯一家理髮成功後,他將四張帥哥靚照在微信群中曬出,得到全網點讚,大家抑制不住獵奇和省錢的心情,紛紛來轉借理髮器。我如法炮製,一下子收了十幾個徒子徒孫,其中還有好幾個奶奶級的女弟子呢!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