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6251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閒來無事孵豆芽

居家避疫期間,時間平白多出來了。正好網上朋友發來一個發豆芽的視頻,只要少量綠豆和一把不鏽鋼茶壺,就能發出漂亮清香的綠豆芽。

視頻上那位和藹可親的女士和那把似乎全新的不鏽鋼茶壺,邊說邊操作。她笑臉甜美,映著從壺裡倒出來白白嫩嫩的豆芽,似乎聞得到豆芽散發出來的清香。她說:「就是這麼簡單啊!」

既然有時間,既然如此簡單,家裡又有現成的茶壺,就開始閒來無事孵豆芽吧!真是簡單:綠豆泡四個小時,洗乾淨打開壺嘴蓋子,放在陰暗地方;每天早晚兩次從壺嘴清水沖洗完,瀝乾水分打開壺嘴蓋子。記得是壺嘴蓋子不是茶壺蓋子,壺蓋永遠蓋著避免見光。三、四天後,一壺滿滿、白白胖胖的綠豆芽就長出來了。

第一壺豆芽出來,我高興得跟什麼似的,趕快傳照片通知眾好友,一位朋友說:「自己孵的豆芽吃的安心,店裡買的總擔心有添加劑。」

豆芽有件麻煩事,白胖的身子後面跟著一條鬚根,雖然很短,但是疙疙瘩瘩看著討厭,吃著無味。既然有時間,視頻上又有許多可聽可看的節目,就邊聽邊看邊掐掉鬚根。那乾淨清爽的本身,像剛洗完澡未著衣裳的佳人,楊貴妃的凝脂都比下去了。

不禁想起許多年前發豆芽、做豆腐的往事。先生在A城讀完碩士,找工作非常不順利。同學吳君說:「事情那麼難找,我們合資開個中國雜貨店吧!賣些新鮮的豆芽、豆腐等道地中國貨。」A城沒有一家像樣的中國雜貨店,兩條街之隔的一家韓國人開的雜貨店,有些次貨的豆腐,買回來常常是酸味充斥,新鮮豆芽更是沒有的。

不記得那時有沒有電腦,iPad、iPhone肯定是沒有的。不能從網上找資料,就聽從朋友說的,用麻袋鋪上一層綠豆,每天澆水三次,天氣熱三、四天就完成。後來發現麻袋會上霉,發出來的豆芽一股霉味,身材又細又短,當然沒有一點豆芽的清香。

全部希望寄託在豆腐上。合夥的吳君特別請朋友從台灣帶來一台磨豆漿的石磨,我們輪流開始做豆腐。泡黃豆、磨豆漿、煮豆漿、點豆滷,每天起早摸黑的,口中念念有詞「咕嚕嚕咕嚕嚕,半夜起來磨豆腐,咕嚕嚕咕嚕嚕,磨成豆腐真辛苦……。」念著念著眼淚滴落豆漿裡。

都是剛畢業的窮學生,資金有限,簡單進一些乾貨罐頭等,就開張了。兩條街之隔的韓國店早早掛起大紅布條「所有商品大特賣!」他們的特賣就這樣把我們的小店廉價賣掉了。

現在想來,那時如果知道茶壺孵豆芽如此快捷方便,說不定會讓我們的雜貨店撐下去一段時間呢!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