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6249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因尿而來美國

居家避疫整理抽屜,翻出一本獎勵證書,頒發單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運動委員會,內書:「為表彰在體育科學技術進步工作中做出重大貢獻,特頒發此證書,以資鼓勵。」下一頁:「獲獎項目:肌酐測試在體育中應用的研究。」時隔近三十年再看這獎勵證書,不禁勾起對當年來到美國往事的回憶。

說來可能難以置信,這個獎項竟是因尿而起,就是每個人都要排出的小便。在力量性運動項目中,比賽成績與運動員的骨骼肌含量密切相關。然而在一九八○年代後期,還難以準確測定骨骼肌含量。當時認為晨尿肌酐濃度方法比較有希望,就是收集運動員早晨第一次尿液,測定尿中的肌酐濃度。濃度高者被認為骨骼肌量多,有利於在舉重、投擲等項目取得好成績。

我產生了懷疑:同一受試者,如果前後兩天的晨尿量相差一倍,難道其晨尿肌酐濃度還會相同嗎?要回答這個問題得有實驗數據,受試者必須連續七天,每天收集二十四小時內排出的全部尿液。我花了半個月,竟連一個受試者都找不到,因為沒人願意隨身帶著個尿瓶滿世界跑的。

我不得不以自己及兩個女兒當作受試者,我們三個居家閉關整整一星期,生活的中心就是收集尿液。每隔四個小時各自把小便解到燒杯裡,用量筒測尿量,再取出少量尿液為樣品測定肌酐。那段時間我家冰箱裡堆放了一百多個尿液小瓶,妻子感到噁心,但也無可奈何。

功夫不負有心人,實驗證實晨尿肌酐濃度變異很大,不能用以估測骨骼肌含量;反之尿肌酐日排出量相對恆定,有希望估測骨骼肌含量。之後我發表了一系列有關尿肌酐的論文,獲得了上述獎項。

其實這不過是個部委級的小獎項,本不值得一提,如今我寫此文,乃是有感而發。一是感念家人的支持。時至今日,我不知道還有幾個孩子願意參加這樣的實驗,還有幾個女性能容忍自家冰箱裡放尿瓶的。二是感慨機緣的巧合。正由於對尿肌酐的探討,我受邀來到紐約,在哥倫比亞大學的相關實驗室繼續研究;掐指算來,我來到美國已整整三十年。由此說來,不僅這個小獎項,而且我全家生活道路的轉軌,竟然都是因為對尿的研究而起。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