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6249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謝謝師父

圖╱梁蘭蓁 圖╱梁蘭蓁

自從三月開始居家避疫後,大家都不能見面交流,有人天天看連續劇,有人在家賣力運動,也有人研究食譜,常常燒幾樣菜,放在網上露兩下好手藝。我是個急性子的人,一向坐不住盯著電腦看連續劇,也沒有力氣做激烈的運動,但我很高興因為居家令,現在每天都有好多時間可以不受干擾,專心做我喜歡做的事──彩色玻璃手工藝和寫作。

多年前我退休後,突然整天無所事事,真不知道怎麼打發時間才好。因為我的健康保險有包括免費去健身房,因此我像上班一樣,每天吃完早餐就到健身房去,直到中午才「下班」回家去。可是過了一陣子,我漸漸感覺無聊了。

大姊家和我家很近。有一天到大姊家去,注意到她家飯廳的玻璃窗上,有姊夫做的很漂亮的彩色玻璃作品。這些我以前就看過,那次我突然想到,何不跟姊夫學做彩色玻璃?一來可以學個手藝,二來可以打發時間。

姊夫從來沒有收過徒弟,連他的女兒都沒有興趣向他學習,他很高興我有心學習,就很爽快地答應收我為徒了。姊夫的工作室就在他們家的車庫裡,工具齊全,非常方便,我只要買一個割玻璃的刀子就可以拜師學藝了。

於是我開始了多年來流血流汗的徒弟生涯。流血是切割玻璃或用機器磨玻璃的時候,一個不小心手指頭就會被碎玻璃扎到,血流不止;幸好姊姊是護理師,立即急救包紮止血,小事一樁。夏天車庫很熱,姊姊好心拿電扇給我不停地吹著,還是熱到不行,但是這都抵不住我對彩色玻璃工藝的熱愛。

姊夫是個工程師,做事慢慢的,一板一眼,每一個細節都不放過,他做出來的成品是天衣無縫,非常整齊美觀。而我沒有那個耐心,每片玻璃的縫隙總覺得差不多就可以了,每當我要把它焊接起來的時候,往往得用「錫海戰術」才可以完成。甚至有一次姊夫認為我做的某個成品太粗糙了,還勸我不要把這個東西擺在外面,以免壞了他的名聲。

話雖如此,我還是跟著姊夫學了三年,終於出師了,自己買了磨玻璃的機器,親愛的也替我買了工作台,從此以後我可以在自己家的車庫裡做玻璃了。這是一個很好的嗜好,不但可以做些自己喜歡的藝品,還可以做好多小東西送給朋友分享,很受歡迎。這是拜姊夫之賜,所以我已經改口不叫姊夫,而尊稱他為師父了。

師父對我還有一個很大的影響,就是寫作。我的師父雖然是理工人,但是他在南加州還是個頗有名氣的作家,多年來文章頻頻見報。自從我拜師學藝後,看到師父如何構思寫文章,然後不斷見報,在「有為者亦若是」的心態和師父的鼔勵下,增加了我寫文章的勇氣。

於是我也開始不斷投稿,幾年下來,積少成多,加上親愛的最後發表的三篇文章,已經透過「大家來寫書」出版了一本書,也算是替親愛的達成了他要出書的遺志。

師父多年來因材施教,把我調教成有耐心、可以一次做幾個小時手工而不嫌累的人,做出許多漂亮的成品留給孩子、孫女兒做紀念。我還可以繼續寫作,把我的生活體驗都寫下來,讓我的生命沒有留白。就像這次,居家避疫期中,我又完成了一個第凡內燈罩。我真的要恭敬地說一聲「謝謝師父」。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