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6248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母親的肉炒麵

聽人說,上了歲數的人感染病毒風險最大,元月底,女兒就要求我宅在家裡。三個月來,我每天在家,除了關注新聞、讀讀寫寫、鍛鍊身體外,就是當好烹飪師。我常常琢磨製作品種迥異、又有營養的食品,以增強家人的免疫力。疫情雖還沒消失,但休城的供應還不錯。周末,女兒買來大批食材,中餐我做了好幾道菜,晚上我就來個「飯菜合一」的「肉炒麵」。

先備好料:蘭州寬麵條、豬碎肉、豇豆、香菜、蔥薑和生抽、蠔油、雞精、鹽、菜油。開始製作,將乾麵條煮軟,倒入冷水中沖涼、晾乾,在鍋中放進一大勺油,將麵條略炒,避免黏結,放入容器待用;起油鍋,爆蔥薑,下碎肉翻炒,加佐料:生抽、蠔油、雞精,放進豇豆煸炒;豇豆熟軟,將容器麵條倒進鍋內攪拌均勻,撒入香菜即成。

「油而不膩,色香味俱全,鮮美、好吃!」一道快速易做的肉炒麵,贏得家人連連稱讚!「比起我母親做的,差得遠呢!」我謙虛地說。趁大家吃得快樂時,我打開了記憶匣,想起母親的肉炒麵,興奮地介紹起來。

我的故鄉是皖南山區一個偏僻的鄉村,一九四、五○年代,我正值少年時,村民生活都不富裕。然而,憑勤勞和智慧,不少人家生活過得有滋有味,許多家鄉土食,像蕨滑溜、高粱粽、蒸年糕、肉炒麵……,尤其是母親的肉炒麵,那種鮮美簡直無法比擬,現在回想起來,仍會垂涎欲滴。

我還記得母親製作的情景:先取半精半肥的肉一塊,切成絲,待大鍋裡油燒熱、蔥薑爆香,放入肉絲煸炒,加入醬油、鹽炒熟,鏟起;加油,炒扁豆、筍絲、蘑菇絲、胡蘿蔔絲,加鹽燒軟,再倒入炒熟的肉絲;鋪上手擀麵、韭菜,蓋鍋。等蒸氣直冒,揭開鍋,添上熟豬油、芝麻油、野山菇汁、味精,拿筷,用勁解開麵條,上下攪拌均勻。一大鍋香氣撲鼻、奇鮮無比的肉炒麵做成了!

每逢炒麵,如果是夏季,母親還會配上一人一碗綠豆湯,桌上擺著一碟醃製紅辣椒片;冬季,給每人一碗蘿蔔骨頭湯,一碗臘糟(貯藏的酒釀),更讓肉炒麵吃得唇齒留香,回味無窮了。那時,饞貓的我,不吃個兩三碗是絕不罷休的!

「你現在做的肉炒麵,為何比不上母親做的呢?」家人提出疑問。我解釋道:鄉村的豬是雜糧和菜草餵養出來的,肉味特好;還有新鮮的竹筍、蘑菇、蔬菜;自製的佐料品種多、鮮味濃;麵條是手工擀成,有時在鄰家機器上現軋,軟嫩又滑爽;再是用大鍋柴火燒製;加上母親精心細作,還有配菜和鮮湯,自然特好吃囉!

看來不難,做好卻不易。記得我剛獨立生活時,一次老友來訪,我做了肉炒麵,結果麵條結成麵疙瘩,還爛爛的,幸好友人不介意。事後找出錯處:買來的溼麵未晾乾,開鍋時,未用勁解麵;菜肉已有湯汁,我還添了水,難怪成了爛疙瘩啦!

宅在家,有時間,有精力,我會努力做出母親的味道,讓家人吃得好,防疫有力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