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62197/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夫妻倆曾染新冠 華女丈夫捐血漿 又捐防護物資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謝嘉燕和丈夫出現疑似新冠症狀康復後,為捐血漿,決定做新冠抗體檢測,希望幫助新冠患者。(謝嘉燕提供)
謝嘉燕和丈夫出現疑似新冠症狀康復後,為捐血漿,決定做新冠抗體檢測,希望幫助新冠患者。(謝嘉燕提供)
謝嘉燕的丈夫檢測出有新冠抗體。(謝嘉燕提供) 謝嘉燕的丈夫檢測出有新冠抗體。(謝嘉燕提供)

美國華裔婦女商會會長謝嘉燕和丈夫今年初坐飛機出國及坐郵輪後,均出現疑似新冠肺炎的症狀,兩人在家隔離後康復,雖然沒做新冠檢測,但因為想捐血漿,決定進行新冠抗體檢測,先檢測出抗體的丈夫已經去捐了血漿,兩人還籌集防護物資捐贈給社區。

謝嘉燕26日表示,她和丈夫今年初回台灣投票後,就去新加坡坐郵輪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杜拜,2月初從杜拜坐飛機回紐約;不料就在上飛機前兩天,丈夫生病,開始流鼻涕,咳嗽嚴重到晚上只有坐著才能睡覺;坐飛機當天,她也開始生病。

謝嘉燕說,「當時新冠疫情主要在中國大陸,我們也沒往新冠方面想」;兩人回紐約的全程一直戴著口罩,到家休息了一段時間,症狀就消退了。

3月初,謝嘉燕的丈夫又開始生病,兩天後,她也開始生病,「這次的症狀和2月那次不一樣,和平時生病的感覺也很不一樣,我倆都感到肺部周圍很痛,與發燒、感冒的身體疼痛完全不同;我對照新冠症狀,不過這次丈夫只是輕微的咳嗽和發燒,我不發燒也不咳嗽。」那時是紐約的新冠疫情高峰期,醫院全滿、檢測劑不夠,他們決定不去醫院, 而是居家隔離。

謝嘉燕回憶,當時她痛到無法睡覺,但還是堅持不吃止痛藥,因為如果吃止痛藥就無法了解疼痛的程度,她用幾個暖暖包貼在痛的地方,加上床上的電熱毯,熱度讓痛度稍微減輕,連白天也一直貼著暖暖包。

「到了下午,身體就會很累;十幾年來,我們每天早上堅持喝生薑茶,仍繼續喝,還做了蒸冰糖大蒜水,以防止咳嗽。」她說,雖然丈夫是白人,也很願意喝。

他們的症狀在第三天開始緩解,之後又在家隔離了十多天,「期間,丈夫諮詢家庭醫生,醫生說我們很可能是新冠肺炎。」

雖然沒有做新冠檢測,謝嘉燕和丈夫在得知若有新冠抗體後可以捐血漿幫助治療新冠病人後,便決定檢測抗體;謝嘉燕說,「他先去預約了,檢測結果確實有抗體,而且水平很高;我們倆一直在一起,他有抗體,我應該也有,我正準備約檢測時,突然傳來在加州的92歲母親去世的消息。」

謝嘉燕表示,母親三年前跌倒後,住進加州洛杉磯一家老人康復院,還請了一名專屬看護每天去老人院照顧她,但新冠爆發後,老人院不許外人進入,專屬看護進不去,住在洛杉磯的妹妹也進不去,沒過幾天便得知母親開始咳嗽,抽了血送去檢測,但報告還沒出來,4月26日她接到妹妹電話說母親送去急診室,馬上訂了第二天到洛杉磯的機票,「沒想到當天晚上母親就過世了,雖然官方給出母親的死亡原因是肺炎,但我們認為就是新冠」。

自己和丈夫都生病、母親突然離世,謝嘉燕仍然關心社區;她說,「生病在家隔離期間,看到新聞裡報導美國、特別是紐約醫療防護物資緊缺,我們決定要做些事,我本身從事貿易行業,有一些資源」。

謝嘉燕特別委託在香港的親屬幫忙籌物資,她把買到的200套防護服、2000個N95口罩,全部捐給了社區和醫院。

謝嘉燕說,一名在佛羅里達州的好友上周突然去世,她前幾天剛從佛州回到紐約,「調整一下後,我就去做新冠抗體檢測,如果確實有抗體且符合標準,我也要去捐血漿。」

謝嘉燕和丈夫出現疑似新冠症狀康復後,為捐血漿,決定做新冠抗體檢測,希望幫助新冠患者。(謝嘉燕提供) 謝嘉燕和丈夫出現疑似新冠症狀康復後,為捐血漿,決定做新冠抗體檢測,希望幫助新冠患者。(謝嘉燕提供)
謝嘉燕把籌集到的防護物資全部捐給社區。(謝嘉燕提供) 謝嘉燕把籌集到的防護物資全部捐給社區。(謝嘉燕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