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6202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山村裡通了火車

一九九七年弟弟在外村甌江邊金溫鐵路通車後留影。 一九九七年弟弟在外村甌江邊金溫鐵路通車後留影。

我的老家在浙江省青田縣高市村,那是一個很小的村子,中間一條小溪,水很淺,兒童都是涉水而過。溪兩邊有一點平地,建了些房子,有的房屋緊靠山邊。

小溪流入甌江,那是我們浙南的一條大江,王勃名句「控蠻荊而引甌越」中的「甌越」就指我們老家一帶。我們村靠江邊的叫外村,過了小溪靠內側是裡村,我們家在裡村。

村子的交通很不方便,出行就要擺渡過江,對面緊靠山邊的地方在三○年代修了條簡易公路,有班車來往。人們通常說「上七下八」,指的是往江的上游七十里是麗水,往下游八十里是我們的青田縣城,所以上縣城辦事不很容易,如果路近就坐小船。

一九三○年我父親要去十五里外的上本村相親,就坐本村一條小船去。離開我們村幾百米外就有一處險灘,船工沒有把握好,落水喪生,那情景父親終身難忘。

村裡人多年以來就盼望什麼時候老家能有鐵路,我一九三二年出生,一直到我六十五歲,即一九九七年,才在愛國老人南懷瑾先生的幫助下,民間合資建成了從金華到溫州的鐵路。鐵路沿著甌江,從村邊的小山洞裡鑽出,凌空而過外村的民居。我們幾百年的窮鄉僻壤總算通火車了,這是老祖宗們絕對想不到的。弟弟特地在鐵路邊留影寄給我。

但是車站都設在縣城,所以要坐火車,仍然要「上七下八」到縣城裡去。劉伯溫曾在我們村邊的石門洞讀書,李白也來過,而且題了詩,一直是著名的景點,村人以此為理由,極力爭取在我們村設站,最後也沒有成功。

過了十來年,隨著改革開放的大步,原有的鐵路顯得擔負不了運輸的重擔,二○一○年政府決定再建一條電氣化高速鐵路大動脈,它和原先的金溫鐵路相距約一公里。從我們村來說,老路緊靠外村甌江邊,新路在我們裡村靠內一側,也就是我們村內外兩邊都有鐵路。

老路靠江邊,還有些平地,新路基本上在山洞裡穿行,小溪上建橋,橋的兩端連著隧道,因此工程艱難,費時費力。工程隊住在我們村裡,自己建起簡易房和停放工程車的停車場以及物資庫。他們每天開灶給工人做飯,饅頭又白又大。為了搞好群眾關係,也允許村民來買菜買饅頭。路基占用了幾家農戶住房,工程隊就給他們另建一座四層樓,住房條件比原先好得多,幾家農戶都很滿意。

新線於二○一五年建成通車,相當一部分路段都在隧道裡行駛,但車速大大加快,時速達到二百公里,乘坐動車從溫州到金華只需一小時,到杭州只需兩個半小時左右,到江西南昌也只需四至五小時。

現在我們村過了江有兩條公路,一條是上世紀三○年代的老公路,現在叫國道,和它並行的是高速公路。江這邊,村裡外各有一條鐵路。村民每天聽火車的轟隆聲就知道是什麼時辰了,由於公路、鐵路發達,江上的水運已經停業,船隻消失,碼頭作廢,江上建橋,汽車可一直開進深山,農民趕集都是開著小卡車,用電喇叭兜售自己的農產品,扁擔等肩挑的工具已難得用上一兩次。以前進出都靠兩條腿,從早走到黑,現在腿懶了,有摩托三輪運送客人,從江邊到深山的村子只需三、五元。新世紀人們的生活方式大變樣,和老祖宗時期不一樣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