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6202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滿山滿壟地拔野筍

一天早上,拉開大門,看見妻子小跑著回來,手上提著一只塑膠袋,沉沉的,有五、六斤吧,我接過一看,是些野筍呢。原來,她發現菜地之上的山上有了野筍,就尋了一陣,拔了些回家。

我打開一看,棕黃色或棕紅色的殼,是水筍呢。妻子上班後,我手上剝著筍殼,頭腦裡浮現出的全是有關野筍的事情。

在皖南山區,山上野筍多,一種接一種,有早筍、山毛丁、水筍、實心筍、紅殼筍等等,陸續生長,前前後後三四個月。

我們小時候,十歲左右,就會去拔野筍。先是跟著哥哥姊姊們去,什麼時候爬哪座山,有著哪種野筍,一一弄清楚之後,一些差不多年紀的同學們,會成群結隊地自己去了。那時去拔筍要起大早的,一是因為離出產野筍的山上路途不近,少則五、六里,多則十幾里之遠。二是那時村裡人多,自然去拔野筍的人也多,不趕早都是不行的。

黎明之前,天沒亮,我們就呼朋喚友,致使村莊鬧哄哄起來。沒哪個吃早飯的,往往是頭天準備一個麵餅、苞蘆餅,邊走邊吃,也有人餓著肚子就出發的。

去拔野筍,每人背一只「筍袋」,這是專門為拔筍而做,青苧布、白苧布的,比較厚實而牢固,柴棒劃不破,刺兒戳不進。此類筍袋,一般能裝十幾斤野筍,當然,大的能裝二十多斤,小的只裝七、八斤的也有;袋口縫了背帶,往肩膊上套,背在身上走,拔了筍隨時往袋裡放。遇上運氣好,野筍多時,袋子重了不方便,才放在山腳下,拔一大捧就跑來裝,直至把袋子塞得鼓鼓的。

我們小孩,一次能拔十幾斤的很少,沒大人跑得快,又不曉得某山某處野竹生長情況,更缺少的是經驗。拔筍要滿山滿壟地快速跑動,儘量到當天他人沒去過的野竹林,而跟在人家的後面,那是拔不到幾根的。還有,要不怕荊棘,刺蓬窠裡往往有較粗較多的筍。

說老實話,我有兩個哥哥常去拔野筍的,自己要和一些夥伴們去,主要是湊熱鬧,因為開始去的幾次,老天爺給我下過馬威。一次,我蹲在地上,遠遠望見那兒有幾根筍露出了地面,一時興奮,就忽的跑過去,沒注意兩根荊棘橫在眼前,頓時幾個刺戳在臉上,幸虧眼皮自動夾上了,否則刺進眼睛,那問題就大了去。

這還不算,有一次,我發現前面傳來「叭叭叭」、很清脆的拔筍出地面的聲音,就知道那兒筍多,就急急忙忙弓著身子跑過去,正是一個夥伴在拔呢。

突然,他大叫一聲「不要動!青竹蛇,趴下!」我馬上趴下,緊張得要命,大氣不敢出,隔了一陣,才敢往上看。離我三四尺遠的一根竹子上,有一條青竹蛇,不大,尺把長,指頭粗細,身子綠綠的,正張開嘴,唯有吐出的信子有些紅色。

我真的嚇壞了,癱在地上,閉上眼睛。「別動,我來!」夥伴過來了,「啪」的一聲,一片枝葉的響動,他才說「好了」。

原來,他拿根柴棒,橫掃過去,把蛇打跑了。

我生來怕蛇,遇上這樣的事情了,更是心有餘悸,之後再上山拔筍,爬得就更慢,鑽進一叢竹林前,老是往前方看了又看,認為沒蛇的,才爬進去找筍拔筍。如此慢吞吞,自然落後於別人,拔到手的筍,也更比別人少多了,別人筍袋鼓鼓囊囊,而我的筍袋常常癟癟,有人家三分之二就不錯了。(上)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