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5642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一床絲棉被

多年前,我們在小城開了一家中餐廳,小城中餐廳少,沒有太多競爭對象,生意從最初的清淡到漸漸穩定成長,算得上很幸運的。

有一天接到先生在台灣教書時的一位同事來信,她想移民美國發展,聽說用廚師的身分很容易申請到,希望我們餐廳能幫她出份聘請廚師的信件。

先生按照這位同事所說的書寫內容及所有申請步驟,辦完了一切手續。先生也在信裡告訴她,美國中國餐廳廚師工作非常辛苦,多半是男士們在做的,讓她有心裡準備,最好到台灣的中餐廳去實習一段時間,熟悉廚房實際操作情況。

人都不是先知,她一定覺得我又不是真的去餐廳當廚師,只不過做個跳板從台灣跳到美國去而已,便沒把先生的話聽進去。說也真巧,移民官面試後,真的把她帶到一個中餐廳的廚房,讓她炒一盤芥蘭牛。她連中國廚房的鍋子、鍋鏟都不會拿,哪裡炒得出菜來?就這樣被移民局拒絕了。我們知道這消息後,真為她感到遺憾。

十多年後,她的女兒申請到小城的大學讀碩士學位,從台灣帶來一床絲棉被,「我母親讓我帶來謝謝你們當年幫她的忙。」忙沒幫成卻收到一份禮物,有些無功受祿的感覺。她女兒說:「媽媽說雖然沒幫成功,但是麻煩你們很多,應該謝謝的。媽媽說不是多麼貴重的東西,但是禮輕人意重啊!」

那床絲棉被輕軟舒適,最適合春秋天乍暖還寒時節。小城的冬天常常冷得牙齒打顫,我又特別怕冷,睡眠時一床棉被常常不夠禦寒,下面鋪上這紅色絲棉被,就真是暖和得像床上放了個熱水袋似的。因為說明絲棉被不能洗衣機清洗,我用床單替它做了個罩袍,保持它的清潔。

又過了十年,我們退休了把餐廳收起來,搬到達城跟兒女住得近。原有在小城用的床單、床罩等要淘汰換新,都沒有帶來,只有那床絲棉被跟隨我遷入達城新居,因為它蘊含著一段故事,一段感情,一段助人的快樂,是一份人意重的禮物!

幾十年過去了,先生的那位同事也該跟我們一樣步入老年,可惜我們搬家後沒有再保持聯絡。想來她女兒學業完成早已工作而取得美國公民,替她母親完了美國的移民夢吧!

那床絲棉被也變老了,但是它依然溫暖。每次清洗罩袍,看到它的深紅照眼,一份熟悉的感動油然而起。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