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5642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雪中送炭的紓困款

妻子前幾天鄭重宣布,到曼哈頓唐人街購物的時候,要順便取出銀行帳戶裡兩天前才收到的政府紓困款。

對於妻子打算到銀行取現金的魯莽行為,我自然是當即反對,嚴加阻止。要知道,那時正是曼哈頓疫情最嚴重的四月中旬,無形無影的冠狀病毒難以捉摸。如果說購買食物屬不得不為之的緊迫事,那麼到銀行取款,無疑是大可不必節外生枝的小事了。要取錢,至少也等到疫情緩和、甚至顯露曙光的那一天也不遲,反正紓困款放在咱們銀行戶頭裡,穩如泰山,何苦冒被感染的風險取錢呢?

妻子可不理會我的良苦用心,情緒有些激動反駁說:「紓困款不紓困,還怎麼算紓困款?」我被妻子突如其來的話震得呆住了,不知所措,細想了一會才開口:「難道我們家裡沒有一點現金了嗎?」無可否認,我向來對家庭財政收支是不聞不問的,因為我清楚,女性通常比男性更懂得精打細算。

「家裡的積蓄已經用完,再不取出紓困款購物,就無米下鍋了。」妻子憂心忡忡地說。

我有些內疚,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愧疚。因為近兩個月來,妻子幾乎沒有工作收入,她的收入向來作為家庭財政總支撐,現在自然而然水乾河裂了。我無言以對,因為我的薪水完全用在還房貸上,一點也幫不上忙。我無奈地說:「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就到銀行取紓困款使用吧!」

戴上帽子、眼鏡、口罩、手套,還備有免洗消毒液在口袋裡壯膽,我和妻子一如全副武裝的醫護人員,在捨我其誰的豪邁中出家門。

我們還沒有去到銀行,遠遠就看到銀行的門口已經排起了長龍,始料不及;大約一個小時後才輪到我們進大門辦理。我剛想越過小門,早被一扇硬梆梆的玻璃擋住了進路,差點碰上了我的頭。

我正在迷茫間,裡面一個戴著帽子、口罩和手套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隔門問我:「你是存款還是取款?」我趕緊答是取款。中年男人聽了我的話後吩咐我:「你填好提款單,然後將票據和身分證從門縫裡塞進來,我替你轉交給營業員,待會我將錢交給你。」

聽了中年男人的話,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是個臨時「跑腿」,用這樣的獨特方式與顧客保持「距離」,謹慎得令我有點兒哭笑不得。

我能理解,畢竟是在人人要防護的非常時期,你好我好大家安全最好。但教我尷尬的是,兩千多元的紓困款,每次幾張,費了好大的勁才完全將它們從門縫裡塞出來,害我手忙腳亂對應接收。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