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55966/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學者:新藥與療法誤導性報導 後果很糟糕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史華茲堡教授說,記者報導中若引用一些本該被質疑和誤導性的療法和藥物,結果會很糟糕。(取自柏加大官網)
史華茲堡教授說,記者報導中若引用一些本該被質疑和誤導性的療法和藥物,結果會很糟糕。(取自柏加大官網)
圖為新冠病毒解剖圖。(取自柏加大官網) 圖為新冠病毒解剖圖。(取自柏加大官網)

柏克萊加大最近舉行視頻會議,討論新冠疫情中記者的角色和挑戰。柏加大公共衛生學院名譽臨床教授史華茲堡(John Swartzberg)表示,記者報導中如引用一些本該被質疑、有歪曲和誤導性的療法和藥物,結果會很糟糕。

史華茲堡說,記者報導新冠疫情,挑戰頗多,常常被置於一個很不舒服的位置。一般情況,某研究被同行審議,且經仔細編輯、刊登在期刊上,才能成為報導的可靠信源,記者此時可使用其中某些論點。但實際上,很多半生不熟的研究結果也常被媒體抓取刊登。如針對某些重度患者,有藥物具有潛在的臨床重要性(指同情用藥),從而被使用。有的論文在預印版期刊(pre printed journals)上刊登,沒被同行評議,但相關治療情況卻被媒體過早的披露。

本質上,公眾依靠新聞媒體,將其視為一個了解專業信息的管道,而媒體獲取專業訊息採訪成文。媒體是反應靈敏的系統,從這點上說,值得稱道。但如果媒體報導某些有歪曲和誤導性的療法和藥物,這些藥物本該被質疑、而不應被接受或應用,那結果就非常糟糕。

史華茲堡舉例說,5日,Los Alamos 國家實驗室的新研究說,新冠病毒在2月份進入歐洲時發生了突變並變得更強,再傳播到美國,成為全世界的主要毒株,甚至可以感染康復(擁有抗體)的人。這項研究在24小時後已經被質疑使用數據的準確性。「所以,當整個社會被信息轟炸時,記者要怎麼做?科學家要怎麼做?都值得重新思考。」

史華茲堡說,記者在疫情中的第二個挑戰是,他們代表一個重要工具,傳遞資訊,但如何傳遞卻並不容易。例如,來自白宮的資訊是混亂、推諉的。社會被撕裂,因此來自政府的資訊也不能始終如一地信任,記者在此時的角色變得更加關鍵。

他認為,記者在報導中還要處理虛假、錯誤的「對等關係」,需要知道,某些時候針對一件事,不需要同時兼顧正反兩種觀點。在政治新聞報導中,新聞記者經常被困在兩者之間。比如全國抗議要求復工,看起來應兩方都要報導,抗議者要求重新上班的自由,以及如何防止讓更多人暴露於病毒。但實際上,這是錯誤的對等。加州可能只有200個抗議者,卻另一邊有接近4000萬居民。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