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54629/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被炸重傷…川男用焦手寫下「全力救媽 我無所謂」

盧佳龍爸爸靠寫字表達需求。(取材自紅星新聞) 盧佳龍爸爸靠寫字表達需求。(取材自紅星新聞)
盧佳龍爸爸寫下「全力(救治)媽媽,我無所(謂)」。(取材自紅星新聞) 盧佳龍爸爸寫下「全力(救治)媽媽,我無所(謂)」。(取材自紅星新聞)

盧佳龍的父母親因經營的炸雞店爆炸被燒成重傷,無力負擔百萬醫療費用,盧父日前勉強撐起燒焦潰爛的手,握住馬克筆顫抖寫下「全力(救治)媽媽,我無所(謂)」幾個字,讓盧佳龍淚崩。他對父親說「你一定要堅持,哪怕我到外面賣血也要治好你們的病。」

紅星新聞報導,三天前的凌晨,由於炸雞高溫引燃微波爐,盧佳龍父母經營的炸雞小店發生爆炸,父母兩人被火焰、熱油重度燒傷休克,經成都市第二人民醫院燒傷科診斷顯示,盧父頭面頸部、四肢、胸腹背及臀部燒傷面積72%,其中有12%到30%的一到三度燒傷;盧母則是65%全身多處二到三度熱油燙傷,並有中度吸入性損傷。兩人都在加護病房救治。

20歲的盧佳龍三個月前剛到福建工作,獲悉意外消息後趕回成都,醫師告知後續治療費用可能還需100多萬,盧佳龍說,這對他們這個普通的農村打工家庭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家裡目前花費還是找親戚朋友借的,唯一的一輛車仍然在還貸,根本付不出治療費用。

考慮到加護病房每天的花費不貲,加上父母的狀況還算穩定,盧佳龍在5月20日將父母從加護病房轉出,和叔叔一起照料父母。

「轉出後,我爸就對我一直抖手,我才知道因為說不出話,他想拿筆寫字,我就找了一隻馬克筆,後面他就寫斷斷續續寫『聽著』、『全力』、『媽』、『我無所謂』、『我感覺不行了』,我一個字一個字的解讀,寫完全力後,又寫了一個字但看不清,我就問是不是救治媽媽的意思,然後他點頭。」

盧佳龍叔叔見狀,忍不住在一旁抹眼淚,盧佳龍一度情緒崩潰走出病房。他說,父母為了家計,在他小時候就外出打工,兩人感情一直都平平穩穩,「我爸爸是一個沉穩中帶一些幽默的人,媽媽經常會被逗笑,除了平淡打拚的生活,他也會在節假日準備小驚喜,買一些手鍊、蛋糕。」沒想到在平淡而又普通的相處裡,父親會為了母親而願意犧牲自己。

目前,水滴籌志願者已為盧家發起籌款。「我一直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長大,直到我最深愛的父母,突然因為意外爆炸受傷住進監護室搶救,我才明白,我肩上的責任,我不想放棄救治爸爸,他們兩個我都不會放棄!」盧佳龍說。

盧佳龍照顧媽媽。(取材自紅星新聞) 盧佳龍照顧媽媽。(取材自紅星新聞)
盧佳龍叔叔餵水。(取材自紅星新聞) 盧佳龍叔叔餵水。(取材自紅星新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