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5312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大仁說財經

大仁說財經 | 努力十年 推升通膨或能成功

在一兩年內,全球還不會見到嚴重通貨膨脹。(Getty Images) 在一兩年內,全球還不會見到嚴重通貨膨脹。(Getty Images)
Fed向來將通貨膨脹率目標設定在2%。(美聯社) Fed向來將通貨膨脹率目標設定在2%。(美聯社)

十多年來,聯準會(Fed)和全球其他中央銀行一直試圖推升通貨膨脹率,將其視為經濟成長必備的特徵,但始終失敗。但現在這種情況可能已有不同。

摩根史坦利(Morgan Stanley)和華爾街的其他經濟學者認為,儘管近期通膨率仍低,但未來幾年內,在空前的財政和貨幣支持下,對經濟日益嚴重不均的退縮和不斷增加的國債將推升通貨膨脹。

摩根史坦利首席亞洲經濟學者艾亞(Chetan Ahya)在報告中說:「推升通貨膨脹的力量正在融合。」「我們預計在2022年開始會出現通膨威脅,並認為通貨膨脹率將會升至更高,並在本周期內超過央行的目標區。這給商業周期帶來新的風險,未來的經濟擴張也可能會縮短。」

Fed向來將通貨膨脹率目標設定在2%,並採行多種策略來實現這個目標。其他中央銀行不像Fed這麼具體,但通常認為適度的水平對提高生活水平和使經濟保持擴張動能有所幫助。

艾亞認為,全球的政策反應將有利於提高通貨膨脹率,但與歐洲中央銀行(ECB)、英格蘭銀行(BOE)和日本銀行(BOJ)的行動相比,這對美國影響最大。不過,他說,通膨的實際增幅可能會超過央行目標,並且對經濟成長產生長期的負面影響。

這項預測是根據艾亞提出3個「T」,即貿易(Trade)、技術(Technology)和巨量(Titans)。艾亞說,由於它們導致財富分配不均,針對這三個因素的強烈政策執行將最終導致通貨膨脹上漲。

他寫道:「政策行動總的來說很可能導致潛在生產力增加趨勢的嚴重扭曲。」「因此,在本輪周期中通膨回升是個嚴重的威脅。它可能會轉變為惡性通貨膨脹,尤其是如果強力扼制3個T將導致企業獲利前景發生體制上的轉變。」

在短期內,大多數經濟學者認為未來通膨率仍然很低。社交隔離規定和隨之而來的經濟停頓很可能會降低總體成本,這將在本周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報告中得到映證。

艾亞的預測沒有預見通貨膨脹失控。但他指出,物價不穩定對經濟復甦構成重大威脅,他認為復甦將比金融危機時期「更快但更短」。

他說:「就像一般想像低估了過去30年的通貨緊縮趨勢一樣,學界可能未充分了解通貨膨脹的威脅。」「作為回應,我的看法是,通膨的驅力已經統一,主導力量正在轉移。近期的通縮趨勢將很快被再通膨取代,然後出現通貨膨脹。」

推升通貨膨脹的另一個壓力點是公共債務的迅速增加。

在美國,國債總額首次超過25兆元,隨著華盛頓承諾投入更多資金來挽救經濟,國債將繼續上升。美國財政部宣布將本季將發行3兆元的債務,其中540億元將以發行新的20年期債券因應,用以協助支付財政支出並延長美債期限。

為了控制國債激增,Fed和政府可能採取更多有利於通膨的政策,讓債券更便宜。

Capital Economics首席經濟學者艾許沃思(Paul Ashworth)在報告中說,「如果長期利率處於超低水平,財政部發行更多長期國債的計畫就十分合理,但是債務發行政策的明顯轉變可能表明,決策者希望通過設計通貨膨脹率的上升來協助控制迅速增加的債務。」

因債務而導致的通膨史上通常沒有好下場,因為它通常會導致更高的利率和更昂貴的融資成本。但是,Fed已經採取購買期限更長債券的作法,以保持殖利率偏低。

艾許沃思說,「持續買進長天期債券將使通貨膨脹意外上升,從而更容易減輕聯邦債務的實際負擔。後者將提高名目GDP,從而增加用於償還債務的稅收收入。」

不過,他補充說,要讓債務貨幣化還為時過早,儘管有人認為,只要通膨控制得宜,政府承擔高額債務並不重要。

的確,Jefferies的經濟學者馬柯斯卡(Aneta Markowska)表示,隨著經濟對需求不足的壓力更大,這將減輕物價壓力,對通貨膨脹擔憂是「多慮」了。

他說:「供應鏈中斷可能會導致某些產品的價格飆升,但在收入受限之下,這只會導致需求破壞並開始自我限制。」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