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5304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愛你(一)

王幼嘉/圖 王幼嘉/圖

八幾年吧,孫路頂替他爸當了柯橋鎮郵差。上班第一天,他就遭茶館一眾老茶客奚落。因為他壞了規矩,沒按慣例把信落在茶館進門的方桌上,而是挨家挨戶投遞。

年長的起身攔住他,告訴他他爸的一貫做法,幾十年來的習慣。但小郵差不聽,他要按郵政所的規矩辦,於是他們有了言語衝突。老人們吵到鄉政府,找領導評理。

鄉長哭笑不得,打電話給郵政所長。所長召回小郵差孫路,示意堅決按局裡的指示辦,克服干擾,一心一意提高為民服務的質量。

孫路有了領導的寶劍,義無反顧地開展工作。不多久,習慣被打破,二、三十年來約定俗成的規則動搖了,老茶客們理所當然取信喝茶的藉口被破壞了。

茶館端茶倒水的夥計是鄰村的小芹,十九歲。她被小郵差的勇敢打動,為他的朝氣著迷。孫路起先也沒太在意,只是每每路過,被她熱情的目光和一碗冰涼清澈的茶水吸引。

她比他大兩歲,一個午後,他們約了在鎮東頭的土地廟聊天。那兒風吹稻浪,河邊還有搖曳的蘆花。有這一次就有下一次,他們暢敘各自的過往和少年趣事,彼此增進了解。

這事被茶館老闆察覺了,這個單身漢正威逼利誘小芹跟自己成親。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插上門板,老闆強行把剛擦乾左腳的小芹按在茶桌上非禮了,造成既成事實。萬般無奈加上身不由己,事後小芹懊悔莫及,她刻意避開小郵差,暗自神傷。

小芹突然不理不睬,孫路得不到要領,心緒茫茫。思前想後,不小心連人帶車掉進河裡,摔成工傷。就在眾茶客幸災樂禍,茶館老闆緊鑼密鼓籌辦婚事的當口,小芹突然失蹤了。

養傷中的孫路被小芹的決絕燃起了鬥志,他決心找到小芹,哪怕走到天涯海角。千辛萬苦打聽,曲折離奇道聽塗說,差一點把小郵差逼上絕路。他藏好一個月工資,拖著沒好全的傷腿,踩著公家的郵政單車離家出走,踏上尋小芹之路。

幾番錯過,幾乎近在咫尺,一個鎮、一個市的,他喜歡去人多的地方。他在迎面而來的人群中,期盼看到小芹的面孔。日復一日,毫無希望,孫路灰頭土臉回到老家,回到郵政所長辦公室。

想不到你還是個情種?所長笑他,給我滾回去送信。

無聊無休的日常工作,消磨了孫路蓬勃的熱情,他終於變成了他爸的拷貝。小郵差一大早騎車到茶館,將一落信擺在近門的方桌上,引來眾茶客嘖嘖稱讚,他們為小郵差的覺悟倍感歡欣。茶館老闆也逐漸化敵為友,因為小芹,他倆倒是惺惺相惜。

一晚夜酒正酣,五迷三道,老闆告訴小郵差,據說有人在南潯見到過小芹。小芹在做雞。幾乎青天霹靂,悲憤中的孫路思考了兩日,下定決心再找小芹。

因為有了目標,還有那輛公家的綠色單車,騎行一百多公里,找到南潯風月一條街。褲襠都磨破了,走起路來就像個重度羅圈腿。第一晚他從頭找到末,沒有小芹,第二晚從末找到頭,還是沒小芹。

第三天,他在到底第三家透過玻璃移門,一眼看見小芹。胖了麼?她懷裡揣著一個暖水袋,嫌燙,兩隻手不停左右擺弄。

他沒錢進門,裝得像個有錢的嫖客,他也怕冒冒失失讓小芹難堪。一路上他艱難地想好了,哪怕她真的做了雞,他也要她。

等到第二天凌晨,下班打烊,姊妹們三三兩兩關燈出門,相約搭伴回各自住地。突然從柳樹下冒出來的孫路還是嚇了她們一跳,他直盯盯看著小芹。漆黑中小芹一時沒認出小郵差,她說:我要回去睡覺了,明天早點來吧!孫路耿直不搭話。(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