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5286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大仁說財經

大仁說財經 | Z世代能擋得了這「疫」波衝擊嗎?

在經濟衰退中失業,對剛離開學校的人們的影響尤其嚴重。(新華社資料照片) 在經濟衰退中失業,對剛離開學校的人們的影響尤其嚴重。(新華社資料照片)
超市打工是許多年輕人尋求經濟獨立的第一步。(Getty Images) 超市打工是許多年輕人尋求經濟獨立的第一步。(Getty Images)

17歲的穆瑞爾(Will Murrell)曾希望能在今年夏天通過倫敦一所大學的考試,並試著在零售店或超級市場打工,以在求學之際賺取一些外快。

然後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爆發了。

現在,這個年輕人和父母一起被困在家裡。他的考試已被取消,所有計畫都被擱置。

穆瑞爾說:「我一直在找工作,但因現在處於封鎖狀態,所以找不到任何工作。」「這場疫情來得真不是時候。」

根據丕優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定義,穆瑞爾是屬於1997年後出生的Z世代。這群人的主力現在正要逐步進入勞動市場,但卻承受全球大流行的打擊。

★短期金融混亂衝擊

就疾病本身而言,新冠狀病毒對老年人的危害最大。但對Z世代來說,至少在短期內將承受隨之而來的金融混亂衝擊。

丕優研究中心和決心基金會(Resolution Foundation)指出,與上個世代相比,這個世代的勞工更有可能從事在因社交隔離限制而關閉的產業工作。

Z世代的未來前景也令人沮喪。決心基金會的分析表明,與大流行相關的裁員可能長期影響這些年輕人的薪資和工作前景。

目前全球仍處於193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初期,封鎖措施、社交隔離和生產損失引發全球衰退。在英國,今年經濟可能萎縮14%,預計失業率將達到9%。

疫情讓美國失業率飆升。(美聯社) 疫情讓美國失業率飆升。(美聯社)

★工作實習機會少了

在經濟衰退中失業,對剛離開學校的人們的影響尤其嚴重。年輕人能得到的工作和實習機會較少,特別是在諸如酒店、旅遊和零售等產業,這些產業通常提供大量入門級職位,但卻在這波大流行病和遏制病毒的努力中特別受挫。

根據決心基金會的分析,預計英國18至24歲的失業率今年將達到驚人的27%,高於2019年的10.5%。這意味著該年齡層至少有64萬人可能失業。

報告指出:「當前危機的獨特性質已經破壞了相當大部分應屆畢業生就業的第一步,目前尚不清楚這些產業何時以及會以何種程度復元。」

★主要失業打擊青年

這場危機可能會留下永久的傷疤。由於英國失業人數激增,與沒有大流行的情況相比,如今的畢業生在3年內受雇的可能性低了13%。

根據該報告預測,具有中階技術資格的人在3年內受雇可能性降低27%,而退出學校的「低技能」成年人的數字上升到37%。

丕優中心資深研究員佛萊(Richard Fry)表示,在美國,情況也差不多。24歲以下勞工受到與新冠病毒有關的首次裁員影響尤其嚴重。

經濟封鎖引發美國失業人數激增,4月流失了2050萬個工作崗位,是自1939年政府開始追踪失業數據以來最大降幅。

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的數據,4月所有主要勞工階層的失業率均急劇上升。16-19歲青少年的失業率最高,為31.9%。成年男性的失業率為13%,成年女性為15.5%。

佛萊指出:「裁員至少一開始只集中在某些產業,對16-24歲年齡層的人群打擊尤重。」「主要的失業非常集中在受創最重的Z世代。」

目前面臨裁員風險最大的勞工是在零售、飯店、酒店和兒童保育部門工作,這些部門最受社交隔離限制影響。皮尤研究中心表示,總體而言,年輕勞工占因大流行而被關閉的高風險產業的24%。

儘管這些早期數據,佛萊仍認為Z世代有一定理由感到樂觀。他說,年輕人有足夠的時間從病毒的影響中恢復過來,特別是與千禧世代相比。

他說:「在財富累積方面,如果能有更多時間去調整因應,就更能應對危機。」

儘管佛萊對Z世代的前景持謹慎樂觀的態度,但來自決議基金會的研究顯示,在經濟衰退期間退出學校的人們在事件發生後數年內仍承受就業率下降和工資下降的困擾。

★輟學生受創恐最深

報告指出,「在離開學校後幾年中,以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為例,離開學校人群的就業率要低於在危機之後離開學校的人群,輟學生遭受的衝擊最大,時間最長。」

佛萊補充說,初步數據顯示,年輕人通常會選擇繼續與父母住在一起或搬回家中以利用家庭資源來度過低迷時期。

他說:「在2008年經濟大衰退期間,千禧世代通過與父母同居來應對金融風暴。」「現在Z世代可能也會做同樣的事情,但這已不像當初千禧世代那樣簡單。他們可能已成立自己的家庭,無法取得這些資源。但是我不認為我們能確認長期的影響,因為我們不知道這種低迷會持續多久和多深。」

★千禧世代的第二次挫折

儘管眼前的危機擾亂了Z世代的教育和工作前景,但也是千禧世代遭受一系列打擊中的最新一例。千禧世代被定義為1981年至1996年間出生的人,曾受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和隨後緩慢的經濟復甦影響。

根據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的研究,2014年,美國千禧世代男性戶主的收入比1978年嬰兒潮世代的收入低10%。千禧世代女性的收入要比嬰兒潮世代女性要好一些,但仍比1998年的X世代低3%。

丕優研究中心將X世代成員定義為年齡在39至54歲之間的人,而嬰兒潮世代年齡是在55至73歲之間。

New America Foundation兼任研究員克萊默(Reid Cramer)指出,「千禧世代是一群特別受委屈的年輕人,」「他們的工作黃金時期和組建家庭時光被經濟大衰退大大地損害。」

「他們的積蓄較少。建立長期財富的軌跡較低。許多人不住在單獨家庭中,相反的,他們通常合住或仍與父母住在一起。」

千禧世代也沒有多少儲蓄緩衝空間可以經歷即將到來的經濟危機。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在2014年至2016年間,52%的22-29歲英國人的儲蓄帳戶中沒有預留任何錢。

根據美國商銀在1月發布的報告,在美國,這個年齡層的人有27%沒有儲蓄。儘管如此,在有儲蓄的24-41歲年齡增中,有近四分之一的儲蓄額超過10萬元。

與Z世代不同,千禧世代在這場193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全球衰退中,可能成為美國第一個累積財富比上一代還少的群體,實在是非常反諷。

Z世代的未來前景令人沮喪。(美聯社) Z世代的未來前景令人沮喪。(美聯社)

★需要政府更多協助

克萊默認為,年輕人需要政府更多協助,才能從新冠病毒的金融影響中恢復過來。他認為,應採行公共政策解決「學債負擔過重」問題,這是阻礙美國千禧世代的一大問題。

在住房政策方面,英國也有類似的情形。年輕人的住房擁有率已經下降,如今30歲和40歲的英國人租房的可能性是20年前的3倍。

智庫Chatham House主席、英國上議院議員奧尼爾(Jim O'Neill)說:「千禧世代在住房方面處於極大又極不利的境地。」「我希望將來政府能更關注提供社會和經濟適用房。」

克萊默指出,2008年後的經濟大衰退以另一種方式影響千禧世代:這群人達到成年標準的時間更長,甚至永遠無法達成。

他說:「在美國,千禧世代的房屋擁有率要低得多,但這只是部分挑戰之一。」「他們很少有人結婚並生孩子。這些都是美國夢的傳統元素。」

嬰兒潮世代最能擁抱美國夢,他們仍是美國和英國最富有的一代。隨著千禧世代忍受著社會和經濟進步緩慢,Z世代現在面臨著同樣的命運,這種情況似乎不會很快改變。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