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52435/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

被屍體包圍的日子…大四生當運屍工 目睹死亡學會尊重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大四生梅瑞兒.桑德在紐約市一家抗疫醫院搬屍體,讓她對死亡有了新的認識,也體會了更多憐憫之心。(哥倫比亞大學網站)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大四生梅瑞兒.桑德在紐約市一家抗疫醫院搬屍體,讓她對死亡有了新的認識,也體會了更多憐憫之心。(哥倫比亞大學網站)

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大四生梅瑞兒.桑德(Mariel Sander)4月中旬找到一份短期工,讓她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目睹疫情造成大批患者死亡的嚴峻現實,也在無比黑暗中,體驗人性閃爍的光輝。

她的工作是在紐約布朗士一家前線抗疫醫院,擔任運屍工人。

●時薪25元 將屍體抬下床 送上冷藏車

「這完全不是我期待的大四畢業人生。」桑德本以為大學最後一個月會參加各種派對、趁春假走訪五個國家公園,但校園因疫情關閉後,家住新澤西州的她,忐忑不安地申請到這分時薪25元的工作;自4月14日至5月15日整整一個月,將屍體從病床抬下來、送上冷藏拖車。

紐約市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數逾2萬人,醫院太平間和殯儀館面臨空前壓力;據紐約市衛生部統計,各醫院雇用100多名太平間臨時工人,桑德就是其一。

她在太平間的工作,經歷了只會出現在人們噩夢中的時刻:扯破屍袋、看到殘破不堪的軀體和床單上滿布的不明液體。

桑德向紐約時報回憶了自己在太平間工作的那個月;4月14日是她抵達工作第一天,平日太平間通常容納約10幾具屍體,但當天有90多具遺體需要存放;醫院外有兩輛冷藏拖車充當臨時停屍間。

●屍袋破了 學會用腿力 抬起沉重屍體

桑德工作時,會戴上防護N95口罩,再戴上外科口罩和面罩、兩層手套和兩件防護衣。她曾用錯誤方式抓起屍袋,結果袋子破了;她也學會使用腿力抬起比自己重很多的軀體,而非靠背部用力。

桑德說,她曾獨自一人站在停屍間,看到一個打開來的屍袋露出一個男人的臉,她害怕地靠大聲說話,好讓自己平靜下來,覺得自己被周圍木製架上的數十具屍體吞沒。

她當班時,有時無人死亡,也曾遇過中午前就抬走六具屍體的日子。曾有殯儀館開來UHaul卡車,車內已有四具遺體;館方打算直接把醫院送出的遺體推放在其他屍體上,被她同事拒絕,指屍體堆疊可能導致體液流出,也不尊重被置放在下方的死者。

●像個夢境 只有兩三人死 就是好日子

桑德說,醫院過去每月通常約40至50人死亡;4月死亡人數是平日七倍以上;若有朋友打電話來,桑德很難過地告訴他們,碰上只有兩三人死亡的一天,就是她的好日子。

5月初,醫院內部氣氛變得略為樂觀,急診室看到空床。桑德覺得自己必須打電話給她母親,她「只想和某個人說說話,確認這世界仍真實繼續著,在太平間工作、唯一接觸者是死人的生活,並非一場詭異夢境。」

5月15日桑德工作最後一天,太平間只剩下九具屍體;她接受病毒測試,三天後得知結果是陰性。她終於可以回家,與家人共同慶祝19日的虛擬畢業典禮,重新感覺自己是個學生。

桑德說,這段經歷讓她對死亡儀式有了新的尊重,太平間團隊教她謹慎對待每個人的身體;搬運屍體時,她會瞥看屍袋上的死者出生日期,想像他們的年紀與自己親人的差距。她說:「我體會到更多的憐憫。」

桑德在哥大主修神經科學和英語專業,現在的她,確定自己想上醫學院,希望更深入理解人體運作原理,服務人群。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