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52289/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疫區手記/「病毒檢測真的很痛」一名紐約華裔女記者的親身經歷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工作人員進行檢測登記。(記者黃伊奕/攝影) 工作人員進行檢測登記。(記者黃伊奕/攝影)

「我發燒了!」如果是疫情之前,體溫計上顯示的攝氏37.9度我根本不會放在眼裡,但如今我不敢輕視,立刻作出自我隔離的決定。

一周前發現自己體溫異常,當時正在電腦前工作,一開始只是覺得很熱,後來跟老公半開玩笑說:「我好像發燒了。」老公拿來溫度計一量,還真燒了起來。

看到體溫計上的數字,我有些不敢相信,外出時保護措施都做得很好,口罩、護目鏡全程不取下,也隨時隨地用免洗洗手液清潔雙手;除了發燒,我也沒有任何其他症狀,不咳嗽、不疲勞,更沒有呼吸困難。

但是,攝氏37.9度馬上驚動全家,其他人立刻戴起口罩,一邊進行各種消毒清潔,一邊轉移生活用品,為我的隔離做準備;一切就緒後,老公跑到地下室和女兒及公婆聚在一起,然後朝著樓上大喊一聲「好了」,我便從閣樓書房衝入臥室將自己關了起來。

隔離期間 感受自由可貴

隔離期間我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量體溫,每隔幾分鐘就用各類體溫計查看自己口腔、額頭、腋下的溫度,好在體溫達到攝氏38.2度後沒有再繼續上升,吃了退燒藥後當晚11時左右就降了下來。

紐約市居家避疫政策已經實施了兩個月,原本以為隔離只不過是換個小一點地方繼續居家避疫,結果在臥室才關了一天我就幾乎崩潰,好像坐牢一樣;然而,坐牢還有放風的時候,還能和別人聊聊天。

更加讓我崩潰的是,期間我口腔體溫一直在攝氏37.2或37.3度,吃飯或者運動之後,體溫又會上升約0.5度;這是一個很尷尬的溫度,因為正常口腔體溫應該在攝氏36.3至37.2度,我的體溫在邊緣線上,究竟算不算有發熱症狀呢?

在被隔離了兩個晚上後,我通過視頻和家人討論,不過是短短數小時發燒,是否有繼續實施隔離的必要?我認為沒有感染,可家裡有老有小,萬一不是呢?在長達一小時爭論不休後,最後決定「打電話給家庭醫生」;可是家庭醫生給出的答案更加尷尬,「中國規定正常體溫不超過攝氏37度,美國規定正常體溫不超過攝氏37.2度,你還是去做個檢測吧」。

檢測點門口多種語言告示牌。(記者黃伊奕/攝影) 檢測點門口多種語言告示牌。(記者黃伊奕/攝影)

檢測點多 過程歷盡波折

為了「早日釋放」,我和老公開始不斷查詢能最快進行核酸檢測的方式,最先找到聯邦疾病防治中心(CDC)登記檢測的網頁,在回答一系列問題後僅得到「不符合檢測資格,建議繼續隔離」的答覆。

之後朋友告訴我亞美醫師協會(CAIPA)在紐約各個華社有提供新冠病毒流動檢測車,其中一個檢測點離我家不遠,並傳來一個檢測登記網頁連結,填寫完成後我很快就獲得檢測機會。

➤➤➤紐約市最大連鎖急救站開放免費核酸檢測 無健保也可

次日下午我穿戴好防護裝備,獨自前往新冠肺炎檢測點,沒想到當天卻因檢測車出了問題,臨時取消了檢測服務,加上周末休息,想要檢測得等到19日;熱心的負責人幫我致電幾個附近的醫生,詢問他們的診所是否有提供檢測服務,並推薦我去了其中一家,我立馬趕去,等待了一個小時後,診所醫生說他們不能提供檢測,原來他在電話中誤解以為需要幫我提供檢測推薦信。

我只能買了杯奶茶作為安慰,回到家繼續隔離與尋找檢測地點,發現通過谷歌地圖輸入「covid test」就會顯示大量的檢測點,但是大部分屬於大型醫院或急救中心,不僅需要提前預約,我也擔心去檢測的人太多,別本來沒有感染,最後檢測途中感染了。

進一步多方打聽後,朋友發來紐約市公立醫院所有無需預約檢測點的網站,「直接去這些地點,沒人排隊。」

布碌崙(布魯克林)下城的坎伯蘭(Cumberland)醫院。(記者黃伊奕/攝影) 布碌崙(布魯克林)下城的坎伯蘭(Cumberland)醫院。(記者黃伊奕/攝影)

周六當天,提供檢測的市公立醫院地點沒有平時多,多方考量後我決定前往位於布碌崙(布魯克林)下城的坎伯蘭(Cumberland)醫院;當日該地點10時開始檢測,為了避開人流我盡早出門,10時30分準時到達醫院門口。

門口站著幾個閒聊的工作人員,「來檢測嗎?」「是的」,一位工作人員在我手上擠了幾滴洗手液,便立刻帶我前往檢測點。

過程很疼 像芥末塗鼻腔

檢測點設立在醫院大廳門口的大型帳篷內,內用屏障分成兩區,前面為登記處,三個工作人員坐在電腦前,其中一人跟我要了醫保卡和身分證,再詢問了一些個人信息便讓我完成電子簽字,簽完字又在我手上擠了幾滴洗手液,然後帶我去帳篷後方正式開始檢測;期間我問他「檢測一直都不用排隊嗎?」他說「除了第一周很忙,其他大部分時候都不用」,「真好,看來紐約疫情真的在好轉」。

工作人員帶我進入進行檢測的帳篷。(記者黃伊奕/攝影) 工作人員帶我進入進行檢測的帳篷。(記者黃伊奕/攝影)

為我檢測的醫生十分友好,同樣問了幾個簡單的問題,然後告訴我口罩戴得不夠嚴實,並教我如何調整;我問「檢測疼嗎」,「會不舒服,但是就十秒」,隨後拿出一根約十釐米長的白色小棍子和一瓶裝有粉紅色液體的試管,讓我抬起頭來。

來之前我查看過其他檢測視頻,確實有被插入鼻子的深度嚇到,但是想也應該不過像嗆水一樣難受,事實證明我太天真;檢測用的白色小棍子前端像是帶有無數小尖刺,醫生將它從我左邊鼻孔伸入鼻腔深處,一邊輕聲數著秒一邊不停轉動確保觸碰到鼻腔內每一處,強烈的痠痛感立刻湧了上來,就像有人用芥末塗抹在我已經流血的鼻腔內,我眼淚瞬間流了下來。

完成檢測後,醫生告訴我一般二到五天能有結果,到時候會有人電話通知我,他們也會通過郵箱發查詢網站連結,可供自己查詢,但是速度會慢一些;謝過醫生後,我快速離開醫院。

➤➤➤紐約市新增兩處新冠社區檢測點 全市共150處檢測點

從我踏入醫院到離開不到十分鐘,只有在離開時,才看到另兩個前來檢測的人。

18日中午,我如期收到醫院來電,告訴我檢測結果是陰性,掛了電話我立馬興奮的衝出房間,大喊「我沒有感染,我女兒呢,快讓我抱抱。」

紐約市公立醫院新冠肺炎檢測點網站:https://www1.nyc.gov/site/coronavirus/resources/covid-testing.page

➤➤➤點看更多更多精彩、動人的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