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5106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疫情下的夫妻情懷

先生是位建築師,工作太過認真,公司九點上班,他八點就到;五點下班,他不超過五點半絕不走人。他上班時,我仍在床上,他下班時,吃完晚飯沒過幾小時,睡眠時間就到了。

他大部分時間在公司,常常對口說話的是同事。而我早上起床,刷牙梳洗早餐後,整天時間都是我的,看書、讀經、參加讀書會上網追劇,整整院子,剪剪花草;與朋友逛街聚餐,參觀博物館藝術館等;天氣好時,三五好友走花園逛公園,倘佯在和風與陽光中,日子過得愜意又舒爽。

他有他的日子,我有我的活法,他下班不談公事,我也不和他談我的私事,真的是井水不犯河水。即便如此,晚上時間到仍然相擁入眠,相親相愛。

但是實施居家令至今將近兩個月以來,我們夫妻感情與生活,也有些微頗奇妙的變化。

第一天我依然故舊,晚晚起床,梳洗過後下樓準備早餐。猛一發現,怎麼有個人在客廳?一秒鐘時間我恍然大悟,喔,今天是居家令的第一天,往後的日子,先生都將在家上班。雖然居家令下,我也不能像以前一樣外出,然而一想到我將早也看到他,晚也看到他,家裡無時無刻都有他的蹤跡,心裡著實像有顆石頭壓著,我的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的好時光,似乎將暫時畫下句點。

果不其然,當我在書房看書讀經,或流連網上時,總有個人不請自來,有時坐在身邊的椅子說話,有時探頭看看我在做什麼,我也總要停下正在做的事,與他聊聊天。這倒也罷了,他有時還說:「你在做什麼?你在看什麼?」咦?我需要回答嗎?不回答,他兩眼盯著我;回答嘛,心裡不樂意。什麼時候我需要向他報告呢?

最痛苦的是,雖然不用早起做早餐,然而中午十二點休息時間到;晚上六點,他下班一小時後,我需要準時做午餐和晚餐。平常我一人在家,想吃什麼做什麼,不想做就去外面吃。現在則不行了,準時做廚娘是必須的責任。

這種本來有點緊繃的心情,隨著日子一天天過,我竟然還頗欣喜的。有人說話,有人陪伴,飯食熱騰騰,話語也熱騰騰。因為在家工作,我能肆意地走在他工作的電腦前,也看看他的工作情形,得有空時,他還會秀給我看他正在設計的案本,看著電腦上線條交錯林立的圖樣,對他的工作也有點概念,可以和他交流彼此的看法。

隨著相處的時間增多,有些以前沒有說的話,或是因為老夫老妻而遺忘的話,像是撥轉了時光流轉機,又唧唧淙淙地說了起來。那時刻彷彿回到了年輕時談戀愛的時光。

不再一個人守著房子、守著電腦,而是有一個溫暖活潑的聲音在耳畔,噓寒問暖也罷,好意詢問也好,總是帶動空氣流動,宣洩著生命的氣息。啊!我不是一個人,是有人陪伴的幸福人!

疫情來,疫情也將有去的時候,雖然居家令下難以外出,卻也豐潤了我們夫妻久違的熱情與愛意。當居家令解除,他回去公司上班後,這段因為疫情來去之間而得到的難得收穫,將會是難忘的甜蜜記憶。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