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4957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木棉花開(一八)

這是當時年近三十的韋伯夫婦第一次出國,他們自己也沒想到,這一飛就飛到了遠東,來到戰爭重創後的南韓,將年近兩歲半的小順來接養。他們總是說,這只能以他們的信仰才能講得通──那是上帝的召喚。

照片是由美聯社駐釜山記者在他們一家登機前,讓韋伯夫婦抱著小順來,站在飛機懸梯上拍的黑白照片。小順來穿著朝鮮傳統服裝,頭上是一個高高翹起的沖天小辮,細細的雙臂緊緊摟著一頭淡色鬈髮的韋伯太太。

小順來身上那套裙子,如今整齊地疊放在韋伯夫婦送給她上大學時用的牛皮衣箱裡,放在地下室深處。雖然有近二十年沒看過了,辛迪閉上眼睛,都能知道那上面鮮艷的桃紅和潔白的緞子拼接的順序。那深桃紅的裙子摸上去柔滑如水。母親韋伯太太總是說,那是他們去韓國接她前路過洛杉磯,專門尋到那兒的韓國城裡買的。

辛迪沒有自己穿這條裙子的印象,卻在好些早年的照片裡見到它。它確認著她的血統的一脈。她是生母順子與英國水兵私生下的混血兒,她是順來人生背景裡難以磨滅的紅字。

生母除了給她留下韓國名字,別無他物。辛迪從記事起,就再沒人叫過她「順來」。直到她年過四十,看到自己的出身證後,終於決定將這個韓文名字,正式加到自己的法定名字中。

辛迪低下頭,向左踱了三步半,一抬頭,正對的果然就是那組自己當年回韓國尋根的新聞剪報。她退出一步。她在首爾──那天南韓最重要的報紙《朝鮮日報》頭版頭條,出現占了大半版的美國來客辛迪‧韋伯小姐的尋人啟事。(一八)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