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4939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班對的婚姻

台灣前監察院長王建煊夫婦兩人的故事,最近頻頻在網上轉載。他們兩人是我哥哥嫂嫂的摯友,所以好多好友特別轉傳給我。其實他們兩人的故事我是耳熟能詳的。

我大哥比我大十四歲,他出國留學後,留了許多照片在家,大部分是他在成大時的照片,十幾歲的我沒事就翻看,其中有很多是他與王建煊及蘇法昭的合照,我大哥那時就是他們兩人的電燈泡。王蘇在大學時就是班對,不知道同屆但不同系、不同班是否可稱為班對,總之就是在大學就開始談戀愛,畢業後,等男生服兵役完就走上結婚禮堂。

我的婚姻就是標準的班對婚姻。十八歲到台北求學,班長竟然也是同一所空小畢業、比我大一屆的學長。我對小學的他略有一丁點印象,他對鄉下來的學妹特別照顧,然後我們就成了別人口中的班對。

畢業後他去服兵役,我回花蓮工作,他有空就會來看我,書信來往更是不斷。服兵役的最後幾個月,他被調到馬祖的離島,他寫信更勤,可是在離島的離島,郵遞沒那麼方便,常常一收就是一大疊信,連郵差都忍不住問「你男朋友在馬祖啊?」

他服完兵役找到穩定工作,半年後我們就步入婚姻殿堂,然後養兒育子,一起攜手走天涯。或許有過艱辛歲月,兩人一起相互扶持也不覺得辛苦,轉眼算來從認識、戀愛到現在已經超過六十年,婚齡也已四十五年之久,真的算是老夫老妻。

那時我們班上同時還有好幾對班對,有兩對比我們還要早半年結婚,幾乎是男生一退伍就結婚了,跟我們一樣有四十五年的婚齡。有一對移民加拿大,唯一的女兒嫁到美國,他們就定居在美加邊界,隨時可以開車到美國看孫子孫女。

另一對在台灣,他們兩人是歡喜冤家,天天吵架鬥嘴。我們回台灣到他家作客,他們的小女兒知道我們是青春時期的好友,特別問我們爸媽是不是年輕時就愛吵架,我說沒錯,年輕時就吵個不停,那是他們表現愛的方式。

還有一對同班同學,在學校沒有聽說他們是班對,畢業後結為連理了,九○年代移民到美國洛杉磯,我們常常聚餐,共話往事。同一背景、同樣學歷,也許是班對婚姻穏定的重要元素。

班對最怕兵變,男生去服兵役的二十二個月是愛情最大的考驗;時空的改變,未知的誘惑,在在都考驗人性。通過這嚴峻的考驗,能走上婚姻,大部分婚姻穏定,至少我周圍的朋友是如此。

婚姻的故事很多,好的、壞的、曲折離奇的、纏綿動人的,我的班對婚姻沒有波瀾,沒有動人情節,只是平平穩穩走了四十五年。回首一看,能安然走過這麼長的日子,也是一樁幸福的事。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