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48641/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疫區手記/葛謨「美國人優先」為民請命?作秀?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葛謨提出「美國人優先」法案,呼籲對於所有無法將員工數量恢復至疫情之前水平的公司,不得接受聯邦救濟。(新華社) 葛謨提出「美國人優先」法案,呼籲對於所有無法將員工數量恢復至疫情之前水平的公司,不得接受聯邦救濟。(新華社)

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讓以服務業為主的美國經濟遭受嚴重打擊,國會3月曾通過「新型冠狀病毒援助、救濟和經濟安全法」(Cares Act),其中有5000億元提供給航空業等受疫情影響較重的大企業;不過,紐約州長葛謨(Andrew Cuomo)日前提出「美國人優先」法案(Americans First Law),呼籲對於所有無法將員工數量恢復至疫情之前水平的公司,不得接受聯邦救濟。

➤➤➤「把員工甩給政府」 葛謨籲停止救濟裁員企業

葛謨13日也在華盛頓郵報上發文對提出該法案的初衷進行了解釋;他在文中說,4月份全美企業裁員超過 2050萬,失業率升至14.7%,為1948年以來的最高水準,意味著每五個美國人中就有一個人失業;他表示,本次經濟衰退的程度更深,需要的復甦時間比2008年金融危機更長。

他表示,政府不應該重蹈2008年金融危機救濟大企業的覆轍,用納稅人的錢對大企業進行毫無條件的援助,讓大企業的高管繼續享受高薪,然而很多納稅人自己的房子卻被法拍;但葛謨說,這一幕正在重演,「聯準會(Fed)和財政部聯合推出了一項規模5000億美元的債券購買計畫,不要求接受救助的公司必須留住員工,也不要求限制向高管和股東發放救助資金,這對高管和股東來說都是好事。」

新冠肺炎下,各地經濟重啟也面臨重重艱難。(美聯社) 新冠肺炎下,各地經濟重啟也面臨重重艱難。(美聯社)

葛謨表示,目前已經有許多大公司正在利用疫情來裁員,在接受救濟的同時讓更多工人下崗,通過永久減少員工以增加利潤率,「這將意味著在更長的時期內,結構性失業率將顯著上升,同時意味著各級政府需要增加支出來救濟失業者,最終將導致更大的不平等、更大的收入差距和潛在的更大的社會動盪。」

因此葛謨提出「美國人優先」法案,要求接受聯邦救助資金的企業必須將員工數量恢復到疫情爆發前之前的水準,政府不應該為企業裁員計畫提供補貼,而任何企業裁員都必須要求返還政府補貼;他說,紐約州的國會議員已經同意,將在國會聯合提案。

納稅人跌倒、高管吃飽?

乍看之下,作為中左派的葛謨提出該案實屬正常,但論點並不新穎,也不及時,甚至也不現實。早在「新型冠狀病毒援助、救濟和經濟安全法」通過後的3月底,就有左翼媒體指出,聯準會推出的5000億計畫沒有設定限制條件,會導致大公司濫用納稅人的資金,為自己謀利;因為類似的橋段在2008年金融危機曾經發生,當年美國國際集團(AIG)獲得政府1700億美元救助,隨後便決定向公司部分高管支付獎金1.65億元,影響極其惡劣,「納稅人跌倒、高管吃飽」也成為近十年來美國左右翼民粹主義的肇始,而當年負責此案的正是時任州檢察長的葛謨。

「納稅人跌倒、高管吃飽」的現象固然可惡,2008年金融危機的救助計畫儘管沒能對大企業高管薪資作出限制,但整個救助計畫短時間內是奏效的,避免了更長時間的市場動盪和金融崩潰,拿到救助的大型金融機構迅速恢復元氣,穩定了金融市場,用來救助銀行的納稅人的錢也沒有被浪費,收回注資後還能盈餘超過1200億元。除了「納稅人跌倒、高管吃飽」這種令人厭惡的現象,美國政府沒能對救市做好公關也是民眾痛恨華爾街的原因之一。

葛謨反對給予航空公司等大企業巨額紓困金。(歐新社) 葛謨反對給予航空公司等大企業巨額紓困金。(歐新社)

然而,這次經濟危機恐怕不是撒錢就能夠解決問題了:在疫苗和療法遙遙無期的情況下,公眾恐怕得繼續保持社交距離,交通運輸、餐飲業等大型聚集性服務行業的需求將大幅減少,短期內不可能恢復到疫情前的狀態,強行要求這類公司保持員工數量是沒有道理的。

就像葛謨在記者會上常說的:世界只能進入防疫的「新常態」,不要想著回到過去了;連他自己都這樣說,再要求公司不能裁員,是否有些強人所難呢?

實際上,國會給航空公司的250億元直接撥款是有條件的,其中就包括要求航空公司到9月30日時仍須維持疫情前的員工數量,而且法案已經要求航空公司必須冒著巨大損失維持運營,包括空載飛行。沉重負擔讓接受注資的航空公司也無法承受,因此聯合航空隨即就宣布,將從10月1日開始開始裁員,預計將有1萬5000名全職員工轉為兼職。

還有一項研究預計,到明年將有20%到30%的航空業崗位將消失,各大航空公司必須削減開支來應對航空服務需求大減;更不要說FEMA的統計數據顯示,每當遇到大型災難,至少有40%的企業災後倒閉,另有25%的企業也將在災後一年內消失。

參院通過可能性極低

而且,葛謨的提法沒有界定何時為「疫情結束」:連葛謨自己都不清楚疫情何時結束,這就意味著企業若要保留員工,可能需要無限期接受政府援助;這種帶有社會主義色彩的法案在參院通過的可能性極低,就如同眾院民主黨人剛剛通過的第二輪紓困法案的命運一樣。

因此,從經濟層面和政治層面,葛謨提出「美國人優先」法案大概率無法成真,那麼他此舉就有作秀的嫌疑。但是,葛謨為什麼要在大企業救濟計畫提出一個多月之後,才抨擊這項計畫呢?這裡就存在「為民請命」的動機了。

新冠疫情給航空業帶來重創。(Getty Image) 新冠疫情給航空業帶來重創。(Getty Image)

葛謨提出此法案的真正動機可能並非意在真的推動這個法案,而是配合眾院民主黨人推出的第二輪紓困法案,向共和黨人施壓。他首次提出「美國人優先」法案是5月10日,而隨後的一周正是眾院第二輪紓困法案提出並通過的一周,該法案寫有葛謨夢寐以求的給州府撥款的條款。

想挽回左翼選民的心?

葛謨在過去幾周一直強調州府在疫情當中的財務困難,並一直抨擊共和黨人不願救濟民主黨州的觀點,稱共和黨人通過的救濟方案只救濟大公司,而忽略州府資助的抗疫一線人員,包括警察、消防員、醫護人員、公共交通人員等。藉助「美國人優先」法案,則可以繼續塑造共和黨「只在意大公司、不在乎普通民眾」的形象,同時為民主黨和他自己加分。如果施壓真的有效,讓參院通過了第二輪紓困法案,那他也算真的為全國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紐約州民眾爭取到了聯邦撥款,更有利於防疫和復工。

另外,葛謨選擇這個時點推出「美國人優先」法案的另一重動機則是繼續保持自己的中左路線,在一定程度上挽回左翼選民的心。在提出「美國人優先」法案之前,葛謨先是在5月5日宣布和蓋茲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合作,召集專家制定計畫,探討防疫新常態下如何利用新技術重新設計學校教育模式;然後在5月6日宣布任命谷歌前執行長施密特(Eric Schmidt)擔任「重新構想紐約」(Reimagining New York)專家委員會主席,帶領15人組成的專家組對重啟經濟建言獻策。

然而,葛謨倚重科技億萬富翁的做法引起了左翼人士的猛烈抨擊;左翼人士表示,葛謨此舉的首要目標似乎並非為了恢復經濟,而是幫助科技巨頭建立在疫情期間的業務壟斷,尤其是教育界人士認為遠程教育的全面鋪開可能導致州府教育經費的縮減,進而導致裁員,進一步擴大貧富差距。葛謨在選舉時需要極力爭取的工人家庭黨(Working Families Party)就非常不滿,該黨總監倪美卡(Sochie Nnaemeka)表示,「我們不需要億萬富翁來『重新構想』我們的學校和醫院,而是需要州府官員們要對他們加稅。」

新冠肺炎給各地經濟帶來重創。(路透) 新冠肺炎給各地經濟帶來重創。(路透)

作為執政經驗豐富的封疆大吏,深諳中間路線的葛謨自然深知「左」、「右」不可偏廢,爭取人心要靠「左」,經濟發展要靠「右」;與畫地為牢的各派議員不同,葛謨要當選州長、順利推行政令,則同時需要民主黨集中的紐約市和共和黨占優的上州的支持。因此,雖然他本人雖然屬於民主黨籍,時常表達左派觀點,但真正行事則需要左右兼顧:這就是他此前為何要在州參議會暗中支持與共和黨合作的「獨立民主黨」(IDC),並且在大麻合法化等極左翼支持的議題上猶豫不決的原因,他本人早年甚至接受過川普和共和黨大佬科赫(David Koch)的捐款;亞馬遜在紐約市建設第二總部的計畫被極左翼政客逼退之後,他也曾大罵左派人士根本不懂政府治理。

堅持中間路線瞄準2024

所以,中左的葛謨在做出偏離左派意識形態的事情後,勢必要有所作為進行平衡,而10日推出的「美國人優先」法案,就是這種平衡的結果,這是實幹派政治家的基本功,也是葛謨深諳治理之道的表現。

隨著美國社會分化日益嚴重,極左和極右逐漸成為兩黨政治的主流票倉,中間路線已經不復存在;今年如果不是兩位極左的候選人桑德斯和沃倫互相分散選票,加上民主黨內部對桑德斯的打壓,溫和路線的白登也很難勝出。

但一場疫情讓葛謨異軍突起,如果堅持中間路線的葛謨真的能在2024年當選總統,也許會帶給美國一個結束極化政治的機會。

➤➤➤點看更多更多精彩、動人的 


和釗宇0424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