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4492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雷公屎

「別看作為食材的乾海參長相古怪,渾身長滿了凸起觸手,黑不溜秋地像條乾癟的大毛毛蟲,一旦經過水發、雞湯的小火煨燉,就會變得油光烏亮,飽滿挺實起來,再澆上油炸蔥白段熬出來的醬色湯汁,頓時,香氣四溢,吃進嘴裡柔嫩Q彈。北京豐澤園餐廳的蔥油海參是我吃過最好的人間美味。」

上個世紀七○年代,中小學校裡的食堂不對學生開放。中午下課後趕回家吃飯的我們,總是與飢餓相伴,尤其是春末夏初、青黃不接的時節,回家吃午飯路上穿越的大野地裡,根本找不到可以墊補一下肚子的「野味」,我們能想出的望梅止渴法子就是每人每天講一道自己吃過的美食,由此來分散一下注意力。

某天,正當飢腸轆轆的我們,被談論著的蔥油海參饞得口水直流的時候, 一道閃電劃過天際, 緊接著狂風大作,原本晴空萬里的艷陽天,轉瞬之間就變得天昏地暗,在轟隆隆的雷聲中,銅錢大小的雨點劈哩啪啦地落了下來,我們趕緊跑到大土崗子下面的廢棄土窯裡去避雨。中國北方春末夏初正午的豪雨,總是這樣驟然而至。

「這大土崗子上的『雷公屎』也是人間美味,去年這個時候,老爸帶我上去撿過。」觸景生情,有一位同學忽然感慨到。「雷公屎?」我們中的多數人還是第一次聽說,根本就不相信世上還有這樣的東西,都起鬨地說他胡扯。

「不信?我找給你們看。」這位同學被逼急了,火急火燎地脫鞋,赤著腳帶著我們向大土崗子上面人跡罕至、長有草稞子的地方艱難地爬去。

扒開風雨中搖曳的草叢,隨著落在地面上的雨點,原本乾燥的地表,在雨水的浸潤中很快沒來由地聚合鼓脹龜裂,長出一坨坨像海苔般有墨綠顏色,形態類似木耳一樣的東西來。「看這就是雷公屎!」被證明沒有瞎扯的同學臉上洋溢著驕傲,趕緊脫下身上的背心,鋪在草稞子上。我們感到神奇,冒著滂沱的大雨,在草叢中找尋這些黏糊糊、水濟濟又滑溜溜的東西。雷公屎嬌嫩易碎,撿到的雷公屎被我們小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裡,放到同學鋪好背心上。

「它也叫地皮菜,或者地耳菜。」這位同學得意地告訴我們:「咱們北京就算是在人跡罕至的大土崗子草叢中,也只能在大雨滂沱、電閃雷鳴的時候,才會出現。一旦雨過天晴,很快也就沒了蹤跡。因為它與雷雨伴而生,且長成墨綠色一坨一坨的樣子,還像來無影去無蹤的雷公一樣神祕,所以,就被人們想像成了雷公經過時,遺留在大地上的便便。用雷公屎加上雞蛋、大蔥爆炒特好吃,我老爸說,口感跟蔥油海參類似,但更稀罕。」

雷公屎不好找,我們翻來覆去地搜遍了大土崗子上的草叢,和在一起也就撿了巴掌大小的一坨。這位同學拎在包著雷公屎的背心,像是打到了什麼獵物似地興奮,將我們帶到他家,學著大人的樣子,找來雞蛋、大蔥爆炒。

炒出來的雷公屎很少,每人就能嘗上的一筷子的量,但用筷子夾起時,雷公屎顫顫巍巍的樣子,放進嘴裡滑溜、柔軟透著清香的口感,卻長久地保留在我的記憶之中。

「我們小時候,在北京的大土崗子上撿來的雷公屎,配上大蔥、雞蛋爆炒比蔥油海參更稀罕,還好吃。」 前幾天,和一位老友聊起膠原蛋白為主的柔軟滑脆的蔥油海參時,我吃過雷公屎的感覺油然而生,於是,這樣的話脫口而出。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