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4313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瘟神占領的城市

車輛停駛

城市空盪無人

瘟神裹著風衣戴上口罩

沿著每家窗戶和螢幕散播著恐和慌

衪指揮病毒像指揮雲的方向

叫人們用肺把汙濁的空氣吸回去

每個街角都聽得見祂陰陰的笑

地球正在關機當中

唯有口罩機像印鈔機似忙碌

棺木一夜間黃金般被搶購一空

在武漢在東京在倫巴底在馬德里在倫敦

有孩子不停問:為什麼看不見摸不著會叫病毒

天空滴下、河流流出清澈的眼淚幫忙回答

只剩下老鼠蟑螂在街頭悠哉漫步

在紐約在馬尼拉在雅加達在吉隆坡在開羅

野豬闖蕩餐館麋鹿在巷弄中迷路

瘟神用祂的袖子大筆一揮

全世界引擎一起熄火

一片風衣拍拍蝙翅飛走了

留下這塵世無法呼吸的黃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