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4125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超音波意外事件

一個例行的超音波檢查,竟然節外生枝,出現如此棘手的劇情。

莎莉是個十六歲的青少年,出生前就查出患有多囊性發育不良的左側腎臟。隨著成長,左腎漸漸失去功能,但右腎功能正常,她也像一般健康的女孩,除了醫生叮嚀她得多喝水、少吃鹽巴之外,她和同齡的夥伴沒有太多不同,喜歡打扮漂亮、活躍在社群裡。

她每年回來診所追蹤,不外就是量血壓、測尿蛋白、做超音波的檢查。我蠻喜歡這一類的病人,從小看到大,回診時大部分時間都在聊天。在忙碌沉重的門診裡,帶來一些輕鬆的氣氛。

這一天莎莉來看診,檢查時一切正常。我幫她約了同天下午照超音波。母親陪伴她離開診所時,我們約好報告出來後,會再打電話通知她們。

下午忙碌的門診時段,護士通知我有通電話,是超音波技術員打來的。這種電話常有,通常是安排超音波時,輸入錯誤的電腦編號。我正要道歉然後修改時,技術員為難的聲音傳來,吞吞吐吐地說:「嗯……醫師啊,妳的病人檢查有問題喔……」

她不知是賣關子,還是不知如何措辭,電話另一頭竟然安靜了下來。

「是啊,她只有一個腎臟,有腎盂積水或結石嗎?」

「不是的,她的右腎很健康,但是……」她停頓了一下,然後宣布謎底:「超音波檢查出她子宮裡有個胎兒,已經二十周了。病人現在獨自哭個不停,叫我不能告訴等在外面的母親。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技術員說話的速度越來越快,顯然很著急,不知道如何處理眼前的燙手山芋。

「蛤?」我在電話另一頭也傻眼了,還真的沒有碰過這樣的情形。

這個節骨眼上,叫她們去家庭醫師掛診或是去婦產科,好像不太妥當。再說,病人也不能一直留在超音波室,將麻煩扔給技術員,產前諮詢並不在她的工作規範裡。

「請妳轉告病人和媽媽,請她們回到門診吧。」

我聽到電話另一端如釋重負的聲音,督促病人回診。

好啦,燙手山芋馬上要轉回到我手上,得趕緊複習小兒科青少年醫學的課程,有關隱私權的內容:十六歲的患者是否可以保密,或是需要通知家長?

我想了老半天,找不到妥善的答案,也覺得法律並不是最緊要的部分,眼前得處理的是莎莉的健康。一個十六歲的女孩是否有能力照顧自己、照顧一個尚未出生的生命?

當莎莉和母親回到診所時,我請母親在外頭等待。我發現,母親沒有想像中地焦慮,反而很鎮定地配合我們的要求,讓病人單獨和醫師談話。我想,以母親的直覺,她或許已經察覺出端倪。

當我獨自和莎莉談話時,紅著雙眼的她不知所措,好像闖了禍的小孩,又不能自己承擔後果。其實,她在還沒照超音波之前,就已經知道自己懷孕了,只是不知如何對父母坦白。超音波的風波倒成了催化劑。

我們談了一會兒,莎莉決定要坦承告訴母親,讓我鬆了一口。母親進來後,莎莉啜泣地告知她,眼裡盡是惶恐。平時嚴厲的母親並沒有責備她,只是靜靜地擁抱著她。

兩人離開後,我慶幸莎莉做了對的決定,在徬徨無助的時候,找到可以依靠的港口。無論接下來的狂浪驚濤如何困難,她不再是孤獨一人了。(寄自加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