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3786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木棉花開(一○)

辛迪迎上去的時候,被珍妮摟在懷中的戴安忽然大放悲聲,引得樓群裡出入的人們停下來觀望,漸漸圍成一個圈子。

辛迪一邊示意大家散去,一邊蹲下來,握起戴安綁著紗布的手,平視戴安的眼睛,輕聲說:「好女孩,你現在安全了!」

也許是聽到「安全」這個詞,戴安的哭聲一下就輕了。辛迪慢慢站起身,將低聲抽泣的戴安輕輕從母親珍妮的臂膀中攬過,擁入懷裡。待她安靜下來,才小心牽著她的手,引領她進到自己的辦公室。

皮膚黝黑的小姑娘戴安,從那天起,開始了在灣景心理治療中心三年多的治療。那是做為韓戰遺孤的辛迪,在職業生涯中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女孩──在知道自己被生身父母遺棄的身世後,反覆自殘的戴安。

「我真的不該讓她去參加那個尋根旅遊團。」珍妮在接下來跟辛迪單獨會面時,流著眼淚說。「我見別的女孩子去了一趟中國回來,都很歡喜。想到我母親是第三代的愛爾蘭人,還常會念叨要回愛爾蘭尋根呢!弄得我和兄弟們,如今講到愛爾蘭,都會有很特別的感情。我就想,像戴安這樣從一有意識,就知道自己背景的孩子,更不用說了。所以她想參加尋根之旅,我和她爹地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辛迪點頭:「每個孩子都是不一樣的。」──她當然明白,戴安遭遇了自我認知障礙。

「她一直都把自己母親想像得太完美,放在至高的位置上,就像弄來個玩偶,隨興給它穿衣打扮,後來就愛的是自己給玩偶穿的衣裳。我們那時可不都由著她,想反正是孩子,只要能開心,怎麼都好。有時被她的想像力吸引,跟著她打扮那玩偶。現在才知道,這裡面有潛在的大問題。」(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