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3786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艾爾默城的楓糖節(四)

凱麗說自己沒染過頭髮,不了解染髮的產品。

「還以為你不會在乎這些。」凱麗說。

「讓說不好看。」喬安說,顯得無奈。

她的選擇也沒這麼多,凱麗想,釋然起來,說了許多寬慰的話。

出門的時候,喬安送出來。她看到喬安的側影,細瘦的臉、纖弱的身材。藏在黑髮下的白髮,雖然她看不到,卻覺得刺眼,不由得哀愁起來。

4

早春的夜晚,風捲著鵝的呼喚吹向深藍的夜空,遠方清冽明亮的星,照亮了一條街道。

他們坐在車裡,等暖氣熱起來。窗外可以看到喬安獨自回到廚房,應該是給自己斟了一杯酒,然後她回到客廳坐在沙發上。

車窗起了白霧,她取出手帕去擦拭。一小塊拭亮的地方看見喬安拉上了窗簾,厚的棕紅色的窗簾。

開車回去的路上,紅燈綠燈紅燈,夜裡行人稀少,白天的攤位都散了。酒吧裡還是熱鬧,外面可以看到擠滿的人。

總不缺喝酒的人。

唐問她,還想不想去再喝一杯。她沒回答,唐也不是認真問。她知道,唐想再喝一點酒,最好是在酒吧裡,人可以湮沒在鼎沸的人聲中。在家裡,兩個人面對著,有種義務需要說什麼。他們結婚不過三年,兩個人的目的都非常明確,他老了,她為了從之前慘淡的生活中抽身出來。

路過金店,她說她想進去看一下,順便問一下她戴著的項鏈。她戴了一條金項鏈,是她父親留給她的,最近穿孔的環有些鬆了。

店裡的店員說,可以幫她調試,又說這條項鏈很久了,問她是不是舊物。她說是她父親留給她的,是十五歲的生日禮物。她記得那個生日,和她所有的生日一樣,只有她的父親、母親。(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