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3733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小弟50年前患腦炎

時過半個世紀,我腦海裡依然記得小弟患腦炎之事,更記得幫忙搶救小弟性命之人──杜叔。

一九六九年初夏時節,東北家鄉桃紅柳綠,一派生機盎然。在人們歡天喜地擁抱又一度美好時光之際,我們一家人卻先後患上感冒,父親買來藥品讓家人服用後,病情相繼減輕。

不料,一天傍晚,剛滿周歲的小弟突然發起高燒,跟著抽搐不止,口吐白沫。母親急得手忙腳亂、不知所措時,父親和工友杜叔一同下班歸來。一見小弟狀況,兩人幾乎異口同聲:「不好,趕緊上醫院。」

杜叔比我父親高一點,略顯魁梧和健壯。見母親包好小弟,搶上前抱起就往外走。先到附近一家醫院,後轉到市傳染病醫院,直至晚上九點多,父親才一個人回到家中,傷感地告訴我和三個弟妹:「小五(小弟)得了乙型腦炎,在傳染病醫院住院了。」

當時我剛滿十歲,還不太知曉乙型腦炎的危害,只知聽從父親的督告:「明天開始,你們幾個都在家裡玩,出外別到人多的地方。」我和弟妹一起點頭。

翌日,朝霞剛映紅天空,父親就帶著兩個飯盒走出家門。起身之前告訴我:「我先坐早車到醫院看看小弟,之後再去上班,你在家好好帶弟弟和妹妹,別讓他們淘氣和餓著。」

傍晚,我做好高粱米粥,備好剩餘的窩頭和鹹菜,等父親回來。父親沒回來,杜叔卻來了。杜叔看到桌上的飯菜,笑了:「你們幾個有飯吃就好,你爸下班去醫院了,我順路來看看你們。」接著又說:「小五得的病容易傳染,你們在家聽話,常開窗戶,多喝水,按時吃感冒藥,千萬別到外面亂跑。」說完,急匆匆走了。

杜叔家住郊區,上班回家需坐火車和公交班車。第四天,父親下班後又去了醫院,杜叔又來到我家,而且給我們帶來一小袋蘋果。

著急上火,奔波忙碌,一星期後,父親的膽道蛔蟲病復發了,一時間腹部疼的坐臥不寧、彎腰揉肚、大汗淋漓,痛苦不堪,但第二天早晨又堅持上班去了。

只是沒過多久,父親被杜叔攙扶著回來了。杜叔說:「剛才我領你爸到醫院打了針,開了驅蟲藥,待會兒你讓你爸吃下去。」說完,轉身回班上了。

父親的病情很快得以控制。半月後,杜叔和父親一起將我母親及小弟接回家。看著從死亡線上逃回來的小弟,母親感慨萬千:「是杜叔及時幫忙救了小五的命啊!」

這話從此印刻我的心間。但不想諱言,乙型腦炎還是給小弟留下印記:身材沒長高,腦袋比常人大一圈,從小被鄰里譽為「胡司令」。不過還好,大腦殼裡存儲的不是漿糊,而是聰明才智,求學尋職、娶妻生子都無礙,三十多歲就躋身企業中層幹部。

回想小弟的死裡逃生,回想小弟的人生之旅,我思憶和感念杜叔之情愈加濃烈。杜叔也是不幸之人,童年一隻眼睛被摔斜且半失明,因而一直有人戲蔑「斜眼吊炮」,但我要說,杜叔心靈慈善,心腸似火,是好人,是我小弟的救命之人,是我們全家的大恩人!

當下,杜叔也年逾耄耋了,我在海外曾無數次祝福他老人家:願杜叔多多保重身體,與我父親一道健康長壽,長命百歲!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