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3571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青少年往事

這是我青少年時期生活在柬埔寨與游泳有關的兩件真實故事:

一九六二年,那年我十五歲,在臨近金邊湄公河一間手工藝社打工。一天清晨,我到河岸散步,看到幾十個青少年在河裡游泳,第二天便拿著水布也去游泳,沒幾天便跟著大家學會了蛙泳,從那時起游泳便成了我的愛好。遺憾的是人們都穿著游泳褲,有些還戴上游泳帽,我卻是唯一穿著普通闊短褲的人,不但游得慢,從水中上來更是難堪。

我的老闆娘知道了,送我一件老闆早已不用的游泳褲,我很高興,以為從此不再被人用異樣的眼光注視。第二天早上到了河岸換上老闆的游泳褲才知道褲子又大又寬,原來老闆個子高大、我太矮小,穿著不倫不類更加難看。我沒錢,也不知哪裡有賣游泳褲,那時候真是我最大的遺憾。

終於有一天我經過一個叫「老市」的商場,無意看到幾間連在一起賣游泳褲的店鋪,便前去挑一件問價錢。女店主說「三百六十五元」。「我的天!我一個月的工資才三百元。」我只好離開。女店主急忙問:「阿弟慢走,你出多少錢?我可考慮賣給你。」我說我不會還價,她糾纏著我說:「你還沒還價,你說一個價錢來。我硬著頭皮說六十五元。」她裝著很生氣的樣子說:「三百六十五元哪有還價六十五元的?」我紅著臉走開了。沒想到她竟然大聲說:「慢走,我賣給你!」我嚇得拔腿就跑。

一九六八年,我生活在柬埔寨波羅勉省河良鎮渡口父母經營的藥材店。我每天清晨到湄公河游泳,河邊有一群女孩在洗衣服時常望著我,岸上有十幾位小貨船的越僑船夫也站著觀賞。我來回不停的游,每次約一小時,自豪又愜意。

有一天游畢上岸時,一位船夫說:「你若敢游過對岸,我給你三百元。」我早就躍躍欲試,對岸約有一公里距離,但我每天游的距離都超過一公里,當即說:「不要你的錢,明天早上我游給你看。」

第二天朝陽初升,船夫們還沒出現,我熱身後下水了。帶著興奮與決心,輕鬆游過了河。感覺精力還很充沛,意猶未盡,一鼓作氣再游回來,岸上已站滿圍觀的人群。從那以後,我大約每一、兩周就橫渡一次,有一回是一口氣來回兩次橫渡。

此後,白天游泳、渡河,晚上和一班進步青年學習毛澤東著作,生活充實又充滿挑戰和刺激。

然而,時局緊張,紅色高棉蠢蠢欲動。西哈努克親王關閉全國五家大多宣傳毛思想和文革的華文報章,河良培才學校因禮堂懸掛毛畫像遭到安寧局警告。傳說安寧局長派出許多便衣監視政治活躍分子。河良地方小,便衣不久就被人們知曉,於是便衣下面再設更隱秘的「暗探」。

一天中午,一便衣突然來到我店門口,指著我說:「你現在就跟我到安寧局。」我想,必是學毛著作被暗探得知而出事。父親也擔心,悄聲說:「你可要小心應對。」

便衣帶我進入三岔路口的安寧局。有些華人長相的局長讓我站著,問過我的名字、年齡,再問:「你就是每天在河裡游泳,還橫渡河的嗎?」

「是。」

「我聽人們說了。我也到過河邊親眼看了。親王不久要來我們河良,為新落成的高中學校舉行隆重剪綵儀式。到時我將向親王推薦你,介紹你游泳的事蹟,我要你來回橫渡湄公河給親王看,你敢游嗎?有把握嗎?」

「敢。我有把握。」

「好!我不知親王哪天來,可能不久,也可能較久。你回去吧!到時通知你。」

回到家,父親鬆口氣,但也警告我:「在人家國家別再學什麼毛澤東思想了。」

我沒機會在西哈努克親王面前大展身手。大半年後的一九六九年初,西哈努克親王終於來到河良,而我於一九六八年底到金邊藥材出入口商行打工去了。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