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3442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軍校生的康樂表演(下)

共匪在許同學的尖叫聲中抓住他,把他往舞台後方拖去。此時歌聲轉為雄壯激昂:「去吧!去吧!你受難的孩子們呀,我們要把復仇的種子,播放在祖國的地下,在今天發芽,在明天開花,開花──」幾個同學裝扮的國軍,忽然湧出舞台,共匪放開了許同學,步步往後退。「碰!」的一聲,持手槍的國軍,把共匪朱同學擊斃,倒在舞台上。

關燈,落幕。台下響起一片掌聲,隊長交待,自己的節目,掌聲一定要熱烈。

晚會最後壓軸的,也是我終身難忘的,是二十九期學長演出的平劇《現代空城計》。克難演出,鑼鼓點響過後,諸葛亮套了床單剪成的戲服,嘴上黏了長鬍子,手搖鵝毛扇,腳踏大八字步,一搖一擺走上舞台,舞台左側椅子坐定,扮王平、趙雲兩將軍的同學分立兩邊。

「報、報、報…」舞台右側急促喊著,一位同學演探子,背上綁了一支柄朝上的掃把,上寫著「令」字三角旗,騎著一輛破腳踏車衝上舞台,騎了兩步,跳下車。

「馬謖敗陣,街亭被圍!」他單膝跪地,向諸葛亮報告。

「大事不妙。再探!」諸葛亮同學緊張的從椅子上站起來。

「報、報、報…」不旋踵,探子又急回,「街亭已失!」

「這!這!這!這如何是好?」諸葛亮一聽,渾身顫抖,跌坐在椅子上。失了街亭,司馬懿的大軍可直取西城,守無可守,退則必為所擒。諸葛亮雙手攏扇沉思,唉!如今只能設空城計,立刻傳令,城門大開。城樓是四張學生餐廳的餐桌拼成,前面畫了城門的白床單擋住,餐桌上置一張椅子,旁邊一個茶几。諸葛亮登上城樓,剛坐定,曹營大將司馬懿帶了幾個牙將奔上舞台。

「司馬將軍,久未晤面,近況可好!來、來、來,上城來,一同欣賞這城郊景色。」他們本是舊識。

「操琴!」諸葛亮同學鎮定自若,看司馬懿引馬不前,準備唱一曲。趙雲同學在旁遞給諸葛亮一把吉他,他調了調音。

「焚香!」諸葛亮同學唱歌講究氣氛,焚一支香,製造氣氛。趙雲同學立刻點了一支長壽牌香菸,遞給了他,諸葛亮同學當場在舞台上吞雲吐霧,大吸香菸。司馬懿在舞台上看著諸葛亮吸菸,他看呆了,我們也看呆了,隊長、教官也都看呆了。吸菸是嚴重違反學校紀律的。

「來!來!來!上來吸一口,再喝杯小酒,聽我唱一首!」諸葛亮嘴裡叼著香菸,故作悠閒,用鵝毛扇招呼司馬懿。接著放下羽扇,撥弄幾下吉他琴弦,輕鬆的唱起了「桑塔露琪亞」,有名的義大利那不勒斯民謠:「黃昏遠海天邊,薄霧茫茫如煙。微風疏疏幾點,忽隱又忽現。夜已深欲何待,快回到船上來,桑塔露琪亞…」諸葛亮學長吉他彈得不錯,唱起民謠,歌喉也還可以。

「諸葛老兒!勿裝神弄鬼。你空城也罷,實城也罷,有埋伏也罷,無埋伏也罷,老夫我拿定主意,不進你的城,不上你的當。」司馬懿怕有埋伏,不敢越雷池一步。

「眾將官聽令!前軍作後衛,退兵四十里。收兵!收兵!」司馬懿同學下令。

司馬懿眾軍達達的馬蹄聲逐漸遠去,諸葛亮同學拿了毛巾,擦了頭上身上的冷汗,擰出許多汗水,長吁了一口氣。熄燈,落幕。精彩,精采,真精采!可是事情還沒完!

第二天,連隊輔導長單獨約談諸葛亮同學。「你怎麼可以在大庭廣眾下違反校規,公然吸菸。叫我怎麼處理!」輔導長問。

「報告輔導長,那不是我,是諸葛亮抽菸。」諸葛亮同學回答。

「諸葛亮不就是你扮演的嗎?」輔導長說,諸葛亮同學回:「是我扮演的。我扮演諸葛亮,我就是諸葛亮,就不是我。諸葛亮吸菸,你罰他,不干我的事,別罰我!」

「菸是你吸的呀!當然要罰你。」

「報告輔導長,照您這麼說,如果我演共匪,豈不是要把我送軍法審判。」諸葛亮同學足智多謀,輔導長啞口無言。

晚會節目評審結果揭曉,《現代空城計》第一名,《夜夜夢江南》第三名。獎金,三一電全班石門活魚八吃聚餐用掉,榮譽假大家放的高興。

如今退休,旅居美國,軍校往事都是五十多年前的事。回想起二十九期學長演出的《現代空城計》,和我們班排演的《夜夜夢江南》,還會沉醉在當時情境,還會開懷的笑,還會回到當年的年輕。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