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932605/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種櫻桃

有一天我們車遊安大略南部地區,逛著逛著,突然看到路旁櫻桃園正在採收,這場面難得,立馬停車欣賞。

有別於開放櫻桃園的遊客自行採摘,大面積的專業種植戶採用的是機器採收。大大的採收機開進園裡,伸出一條機械臂套住櫻桃樹幹後一陣猛搖,櫻桃紛紛墜落於隨車的一張大網,再由另車逐批載走。這種採收方法,可真大大開了我的眼界。

我在加拿大前後兩個住處都種有櫻桃樹。在加拿大的玫瑰市(賓頓市)擁有我們的玫瑰小築之後沒幾年,內人和兒子便在原有庭院裡加種幾株喜愛的花木,前院最出色的一棵北美櫻是前一位屋主人種的,後院我們加種的是兩棵八重櫻和兩棵櫻桃樹。八重櫻純為欣賞之用,櫻桃樹除了賞花還可兼採果之趣。春來,四棵間隔不遠的樹一起開出滿樹粉紅色花朵,形成一座花之巨牆,使得後院變得非常浪漫可觀。

只可惜我似乎註定了只能賞花、賞葉,及賞入冬後一樹乾瘦枝枒。在玫瑰小築前後二十幾年間,後院櫻桃年年盛產,而我卻因彼時仍在台灣職場拚搏,只能利用假期台、加兩地飛來飛去,不巧的是居然年年錯過自家櫻桃成熟時刻,能不扼腕!雖然超市裡櫻桃時時可買,沒能吃到一顆自家後院所產,畢竟是件遺憾。

賣掉了玫瑰小築,我們改住到南安尼加拉市郊的一處林中老屋,兒子很快就在院裡種櫻花和櫻桃,以及玫瑰小築年年盛開的牡丹、芍藥,用以彌補我的遺憾。

但我們命名為五甲方舟的這個新家園,野生動物特多,紅莓藍莓是松鼠和土撥鼠的最愛,鹿則特別鍾情於櫻桃樹,嫩葉老是被牠們啃得一片不剩。接下來,櫻桃開始長了,卻又引來群鳥爭食,搞半天,想吃櫻桃還是得往賣場跑。

在台灣我一心打造出的「仿加拿大家園」白石莊,種有各種果樹,卻一直不曾想過種棵櫻桃,因為直覺台灣根本不是櫻桃之鄉,不可能種出櫻桃的。沒想到去年好友先後帶來許多櫻花和果樹,在小園裡找到合適位置之後就一一幫我們種下,一面種,一面介紹各種名字。我只記得有一棵說是巴西櫻桃什麼的,聽完笑笑直接把他忘了,心裡想台灣不可能長櫻桃啦。

種下沒幾個月,開花了,開出密密麻麻許多白色小花,這小樹用來賞花倒是不錯。接著,花開花謝兩三回合之後,居然在淍謝之後的花托留下了滿樹的小小果粒,然後便看著果粒逐漸長大,由綠色變成橙色、紅色,最後出現了和常見成熟櫻桃一樣的深紫色。

我還在欣賞枝頭上這奇妙的小果子,一轉眼有鳥飛來,狠狠一啄,整顆就被銜走了!急急出手搶下一顆送進嘴,這味道可鮮甜啊!終於我享受到第一顆自家所產的櫻桃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